将死之人_汉臣徐渭【完结】

  《将死之人》作者:汉臣徐渭

  文案:

  这是一个快乐且搞笑的小短篇萌文,就是讲一堆男孩子在一起如何你一刀我一刀的温馨向田园生活-v-

  一千个贾宝玉有一千零一个林妹妹,cp如何站全凭各位爱偏好

  处女作

  内容标签: 江湖恩怨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孟长英 ┃ 配角:楼离,聂尧,孟玉,孟忆 ┃ 其它:甜甜甜,甜死人不偿命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第 1 章

  一:日暮沧波起,雪满长安道

  我走的那天,天是阴的,初秋,有点冷。

  官道上人太多,京城太热闹,我走了一条小路。

  我要去临城,听说楼离被埋在了那里。

  走在去向临城方向时,突然想起与之背道的孟府。

  又记起答应聂尧去找大漠雪蕊的那个早上,孟忆对我说:大哥,早就听说锦州的剑鞘做的十分好,你此去可否帮我捎一把回来。

  我一笑,算作点头。

  手边挑起那把剑,往门外走去。

  孟忆也随我走动,又道:之前宜州之行到今日满打满算有三月余,大哥你总是不在孟府,此去大概要多久才回来。

  我道:一月左右。

  脚步顿了顿,又道:我不在家,你要勤加练习,书文刀剑,皆不可一日废弃,我…不在,你今后也自如此日日坚持,男儿方能顶天立地。

  他努了努嘴,眼中顽皮之色一闪而过,嘴上嘟囔着“知道知道了”,一边继续往外走去。

  到了门口之处,我停下,道:就送到这吧。

  孟忆似有话说,但看我已然持剑上马,嘴张了又合,最后只说了一句:大哥,注意安全,尽早回来。

  我说:好。

  一个好字,尘缘尽断,此生…不再相见。

  马蹄在道上踏空而起,再落下击起一片灰尘。

  我没告诉他,我要去的不是位于江南富庶之地的锦州,我要去极北寒冷的临城,楼离得埋骨之地。

  依稀还记得楼离的模样,不知是不是人都是如此,越想要刻在心里的东西,越是轻易模糊。

  不敢忘记。

  此生若要有辜负之人,定是楼离。

  二

  孟家权高位重,向来懂得权衡利弊,三朝元老,势力早已盘根错节地生长在大陈的朝廷上。

  主家人孟阔下有七子,嫡长子孟徽,是大陈的丞相。

  孟徽育有一独子孟玉,容貌俊逸,风华超众,精通韬略,有治国之才。

  无法忘记那天下午,突如其来的一切。

  直到身体已经无法动弹,我也无法相信,娘亲说:长英,你要听话,你的父亲接咱们回孟家了。

  苦日子终于到头了。

  当时娘亲这么说。

  当她摸着我的头,给我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时,我也是这么以为,因为娘亲从没有对我那么温柔过。

  不知是不是人被温暖舒适的布料包裹时都会这样,竟也会颤颤巍巍地去相信一切难堪过往都可以被抛诸于在身后。

  当时是真的很开心,虽还不知道父亲是谁,但却仿佛可以真的脱离困苦,从此不再饥寒,不再受打。

  会有一个父亲,一个家,和街上所有的孩子一样。

  衣帛撕裂的声响仿佛还在耳边,鼻尖有淡淡的血腥气味。

  没有多少力气,我有些茫然地想,那句苦日子到头的话,是说给谁听的。

  娘亲不见了。

  身上的官员体型肥硕,压得我不能呼吸,力气也很大。

  先是大腿,滑到膝盖窝,再流到脚踝。

  我的血。

  到底多久了,痛也麻木了。

  突然一声惨呼,身上顿时轻了不少,温热的液体洒在了皮肤上。

  勉力扭过头,茫然地看向他,只见他一身墨蓝锦衣,玉冠微扣,面色微冷,无波瞳中一抹轻微厌恶。

  那人道:这便是孟家老五的第三个儿子?

  孟家老五,是孟徽同父异母的胞弟,婢所生,贪恋女色。

  那是我的父亲,一无是处,孟家的一个败笔。

  和我一样。

  一人道:回大人,是。

  旁人询问:大人,杀否?

  他几乎微不可查地摇晃了下下颚,眼神冷漠,语气却是柔的:留着吧,也是可怜。

  如果耳朵没有在刚才挣扎时被那个官员打伤,我就会听到他说:虽然是这么一个窝囊东西,但训练后也还是可用的。同是孟家人,与孟玉比来,这个云泥之别也是有趣。

  可惜我只听到了那句:留着吧。

  留着吧,也是可怜。

  我看到了他因说出某个名字而露出的那一瞬温柔笑容。

  当时不懂,以为那是给我的。

  如果是现在的自己,就会清楚,就会避免自作多情。

  那时其实并不想死,除了恨意,还有不知何处来的茫然。

  不知到该怪谁,被母亲假装温柔,欺骗着进入孟府、被父亲讪笑着送进房间的那一刻,我想起了他们在门外的笑脸。

  对着一箱金银珠宝。

  那时候大概就没了父母了,成为一个孤儿。

  这样也好,孑然一身,自由自在。

  从此再也不会被至亲伤害,再也不会期待什么。

  可笑的是只记住了片面的假象,聂尧杀掉了我身上的官员,聂尧留下了我的性命。

  聂尧对着我笑。他可怜我。

  开始坠入无边苦寒的地狱。

  那时其实并不想死,却也忘了这本容不得我选择。

  若我是想死,大概也不由自己作主。

  只是觉得无边的冷与痛,仿佛从前往后,都是如此。

  作者有话要说:  长英:听说你死了?

  楼离:……听谁说的,我去砍了他。

  长英:听说你喜欢孟玉?

  聂尧:是不是傻,老子是喜欢你!

  第2章 第 2 章

  三。只为来时晚,花开不及春

  三

  我杀楼离的那天,天也是阴的。

  剑入心脏,皮肉撕裂。

  他以手握刃,将剑从我手中夺走。

  就算受伤,他内力也依旧深厚,我无法握住我的剑。

  楼离抽出剑刃,用受伤的手弄脏了我的脸。

  没有质问,没有暴怒,他只是抱住了我,胸口贴着我的胸口,说道:长英,你的心是热的吗?

  他说:我用我的血将它捂热好不好。

  当时以为必死无疑,而现在却不敢在怀疑。

  普天之下,不会再有第二个人,如楼离。

  我杀死了唯一可能对我好的人。

  是我对不起他。

  历经一个月,走走停停,累死了好几匹马,终于到了临城。

  不知道楼离家具体在何处,也不知道他葬在哪个山头的哪片土地下。

  我无法找到楼离的尸骨,或许他已化为一抔黄土,

  只得计算倒数着日子,随地停下。

  从马鞍上取下最后一坛秋滕酒,是给楼离的。

52书库推荐浏览:石头与水| 曾国藩| 长着翅膀的大灰狼| 荔箫| 沈南乔| 妖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