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欢/一朝欢_清九夜【完结+番外】

  《一日欢》作者:清九夜

  文案:

  拼将一生休,尽君一日欢。

  国舅吴鸾有着一颗热爱美女的直男心,

  一次宿醉醒来却发现身边躺着一个男子。

  那人虚弱道:“国舅爷龙马精神,在下昨晚领教个十足。”

  一个晴天霹雳炸在头顶,吴鸾想死的心都有。

  从此吴鸾走上了不断自我修正,却越来越跑偏的断袖之路。

  最终断得彻底,断得无怨无悔。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因缘邂逅 阴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吴鸾,云绝 ┃ 配角:柳亦儒 ┃ 其它: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爷不是断袖

  吴鸾平生最恨断袖,他就想不明白了,为什么有人放着娇滴滴的姑娘不抱,偏偏喜欢去抱一个大老爷们儿。别看吴鸾面白如玉,长相俊美,但是他有一颗热爱美女的心和直得不能再直的取向。

  可是偏偏就有那不长眼的,江宁巡抚包黎回京述职,一同跟回来的还有他那不成器的断袖儿子包平。

  包平在江宁也是横行惯了的主儿,在京城当街看到了一身浅碧色锦袍,腰系白玉带,手拿折扇的吴鸾,顿时感到一股温热的液体从鼻腔喷涌而出。

  包平忍不住上前挑起吴鸾的精致的下颌,痴痴道:“美人,跟爷回江宁吧,跟着爷有肉吃!”

  吴鸾正斜眼看着街边秀楼上窗棂处露出的一只女子的雪白柔夷,如盛开的兰花般执着一根撑窗扇的木棍,冷不丁下颌被人挑起,一回眼便看到了包平色眯眯的老鼠眼儿和一口玉米豆儿一样黄龅牙。

  吴鸾差点儿没晕过去,待听见包平叫他美人,立刻明白过来,气得头发根都立了起来,俊脸涨得通红,手中折扇一挥,向身后跟着的喽喽招呼,“来人,给爷往死里打!”

  一群人蜂拥而至,围着包平拳打脚踢。包平鼻青脸肿,抱头哀嚎,犹自放着狠话,“你个兔儿爷,小爷看上你是你的福分,你也不打听打听爷的名号,说出来吓死你!”

  “啊呸!你才是兔儿爷,你全家都是兔儿爷!”吴鸾用折扇使劲儿扇着风也难肖心中怒火,冲过去扒拉开一个喽喽,亲自上去踹了几脚泄愤。

  打手们见吴鸾出马,下手越发狠了,“孙子,瞎了你的狗眼了,咱们国舅爷也是你能招惹的!”

  “啊?!”包平这才知道自己惹了祸,这个看上去白净秀气的弱冠青年竟然就是当朝国舅,圣上唯一的小舅子。

  大周开国百余年,当今圣上李彧是大周朝第八位帝王,娶的正是比吴鸾大十四岁的胞姐吴倾颜。

  说起国舅爷“吴鸾”这个名字,还是先帝爷御赐的名字,这是先帝爷除了自己的儿子以外,唯一一次给别人的儿子赐名。倒也不是因为吴家有多大的脸面功勋,让先帝爷额外施恩。

  当年吴鸾的爹,文忠侯吴良老来得子,在书房里憋了三天三夜,给儿子取名“清流”,既显示了吴家两袖清风的官风,又是对这个儿子寄予的殷勤厚望。

  老爷子的意愿是好的,却忘记了他本家姓“吴”。“吴清流”,就是没有清流,先帝爷知道吴良给独子起了这么个名字差点儿没背过气去。

  当时先帝已经给太子李彧选定了吴良十四岁的女儿吴倾颜为太子妃。国之储君有个叫“无倾颜”的正妃和一个叫“无良”的老丈人就够要命的了,偏偏还有个叫“吴清流”的小舅子,多堵心!于是一道圣旨送到文忠侯府,圣旨上只有一个“鸾”字。

  可惜吴鸾终究没有逃脱老爹的魔掌。两年多前,吴鸾十八岁时,已病入膏肓奄奄一息的老侯爷拉着吴鸾的手,“儿啊,你已成年,为父送你一表字。”

  吴鸾涕泪横流,“爹,您说吧!”

  老侯爷缓缓吐出一口气,“国之清明系于吾辈之身,为父为你取字为‘晏清’,取‘天清日晏’之意,你可明白为父的一番苦心?”

  吴鸾已然哭得头昏脑涨,对着只剩下一口气的老爹当然如鸡啄米一样的点头,“明白明白,儿子定然不负父亲的教诲。”

  国丈吴良含笑而逝。

  一日,吴鸾走在街上,身后瑞王爷的外孙子秦峥叫他,“前面可是晏清贤弟?”

  彼时吴鸾还不熟悉自己的这个表字,依旧走得昂首阔步,目不斜视,直到秦峥大喝了一声,“乌眼青!”

  吴鸾诧异回头,就见周围过往的人捂嘴而笑,对着他指指点点,此刻吴鸾才悲愤地意识到,自己还是被老爹给坑了。

  然而,吴鸾却实在是对不起老爹给取的这个字,京城里的人都知道,国舅爷虽然承袭了老爹文忠侯的爵位,但委实没什么作为,成日游手好闲,最大的乐趣就是与一群狐朋狗友逛花楼喝花酒找美人。

  老侯爷不在了,吴鸾的娘去得更早,早三年就先去那头等着老侯爷去了。如今偌大的侯府只有吴鸾和老祖母二人。老祖母七十多岁,耳聋眼花,还老犯糊涂。

  吴鸾唯一的姐姐是当今皇后,对这个幼弟一向溺爱。这世上已经没人能阻止吴鸾花天酒地,混吃等死。众人私下里对他的评价是白长了一副好相貌,可惜是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草包。

  白日里受了腌臜气的吴鸾依旧心情烦闷,派人将被打成猪头,只剩下半口气的包平扔回包府,然后招来几个死党陪他喝酒解闷。京城中好吃好玩的地方,吴鸾都是常客,最适合消遣的便是城东的教坊区。

  点灯时分,正是平常人家围坐一桌吃晚饭的时间,而白天静寂的教坊此刻却仿佛从沉睡中苏醒,红红的灯笼高悬,一阵阵的脂粉香气迅速弥漫在教坊上空,浮动的香雾如同勾魂的手,招引着过往宾客,这里便是京城有名销金蚀骨窝。

  整个教坊区有不下百家花楼,其中最有名头的一家便是位于教坊区最里面东南角,临湖而建的盈袖园。不同于其他喧嚣吵杂的花楼,盈袖园是一个寂静的园子,高高的青色院墙,朱红色的大门,若不是大门口高悬的两串红灯笼,这里与寻常官宦人家的府宅没什么不同。

  但是京城里的人都知道,这里有最醇的美酒,最精美的菜肴和最销魂的美人。来这里的客人都是京城中的达官显贵,往往一顿花酒就抵得上平常人家一年的花销。

  此刻,吴鸾坐在最大的包间里,两边是盈袖园的头牌月影和星瑶。月影举着装满美酒的琉璃盏递到吴鸾嘴边,声音比美酒更加让人醺然欲醉,“国舅爷,再来一杯!这可是咱们这儿珍藏十年的胭脂酿。”

  星瑶夹起一块蜜汁莲藕放在吴鸾面前的盘子里,“国舅爷,您尝尝这个,江南新送过来的莲藕。”

  吴鸾就着美人的手饮下美酒,嘴里又噙了清香软糯的藕片,阴沉了一下午的脸终于笑成了花。就是嘛,男人就应该怀抱美女,温香软玉在怀,娇声软语入耳,这才叫人间极乐。

52书库推荐浏览:豪门总裁| 困倚危楼| 微笑的猫| 阿城| 张恨水| 西西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