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世山河_九渊无夏【完结】

  《倾世山河》九渊无夏

  文案

  一个是当朝伪装风流保全自身的王爷,一个是江湖第一杀手阁的阁主,却由一次合作开始,从此结下不解之缘。

  朝堂风云卷,边国起战乱,唯有身边那人那心,死生不变。

  然而,并,不,是!

  第一年,

  他恭恭敬敬,“阁主,将您卷入这潭深水,是在下的不是。”

  第二年,

  他眸带笑意,“轻君,朕以江山聘,君应我可好?”

  第三年……

  他成了本阁主身上的八爪鱼,“君君~,你再亲我一个呀!”

  “……”

  谁能告诉本阁主,为什么这人身份越来越高,心越来越硬,在本阁主面前,却越来越二,越来越不要脸了呢?

  内容标签: 强强 年下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玄昭,沈轻君 ┃ 配角:楚玄昕,赫连辛,楚玄青,格吉思,肖鹰 ┃ 其它:权谋,朝堂,战场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雾花江南

  第1章 信王

  江南春雨绵绵,已是下了一整天,山中小路上,一辆马车缓缓而行,在洇湿的路面上留下一道长长的车痕。

  后面数十个身着统一深蓝亲卫服的人一路踏过,路上瞬间多了层凌乱的靴子印。

  前方一个同样着蓝衣的亲卫匆匆跑来,在马车前急急躬身行了个礼,“回禀王爷,我们已经进入江淮境内,属下探过了,前方不远有座旧庙,或可安身,只是……”

  马车停下,车帘却并未掀开,一个清朗的声音传了出来,“只是什么?”

  “只是,庙中似乎新败不久,看痕迹……,属下觉得,庙中僧人似乎惨遭了突然的屠戮!”

  车中一阵沉默,半晌,车内似乎是一句自言自语,“又是僧人……”

  “王爷?”亲卫试探着开口。

  “立即前往旧庙,本王就住那了!”

  “是!”

  ……

  在玉芒山山巅,有一处平崖,崖上郁郁葱葱,绿意幽幽,不见归处。

  绿意环绕间,一座大殿拔地而起,高庭阔路。门前两根漆红色的柱子高约数丈,以俯视之姿凌然于崖上。

  高大的巨门缓缓打开,一个黑衣男子单膝跪在地上,朝门里的人垂首,“禀阁主,朱堂主和碧堂主传来消息,他们出现在江淮一带,我们,是否?”

  “江淮?”如昆山玉碎般的声音飘散落入黑衣男子耳中。

  黑衣男子头更低了,“是。”

  “这事不用你管。我会亲自走一趟。”

  黑衣男子一愣,“可是阁主,您?”

  “肖鹰。”声音有些微冷,“此事事关重大。”

  肖鹰轻叹了口气,“…好。”

  他也知道,这件事,直接关系着辰隐阁的声誉,不能任凭那些宵小放肆,只是,

  “…阁主,”

  “还有事?”

  肖鹰略作犹豫,终于还是开了口,“阁主,又快一年了,寒冬才过,恐有倒春寒,您,要小心。”

  ……

  次日,春雨过后,天朗气清。

  江南州城烟雨楼。

  “客官,您里面请!”

  店小二抖了抖手里的抹布,甩在肩膀上,笑得一脸和气,以他迎来送往多年的经验看,眼前这两位可是能让掌柜都乐呵奉承的贵客。

  “要最好的酒,最好的菜,若让王爷满意了,本公子少不了你的赏!”

  说话的是位锦帽华服的小公子,边说着话边往一侧侧开了身子,让出另一位年轻男子来。

  小二一听“王爷”二字,当即心中有数,便更加殷勤几分,快速报了好酒好菜,又不禁拿眼去瞧,见到小公子让出的贵客竟愣了一瞬,不怪小二不能自制,而是这位王爷实在身姿气度不凡。

  只见那王爷二十三四岁模样,身材修长,一张脸如同神刀鬼斧雕出的一般,长眉入鬓,眸若星点,狭长凤眸尾端上挑,两片薄唇因为轻轻地勾起,非但不显得冷肖,反而带了一种似笑非笑的风流之意。

  他一头黑发被镶玉金冠高高束起,一袭绛紫华袍及地,一双似挑眉梢,加上手中一柄折扇,当真是“峥嵘岁月,何惧风流”。

  这位,便是如今大渊朝的三皇子,信王楚玄昭。

  信王的风流在京城几乎是上到皇宫贵族,下到平民百姓都会在闲谈时聊起的话题。

  传闻,信王曾为博欢喜楼的倩雪一笑踏雪寻梅,也曾为与一俊俏书生拼书恶补四书五经,一桩桩下来,信王也成了诸人皆知的“荤素不忌,男女通吃”的风流王爷。

  因此,不知多少攀附权贵之人盯准了他的性子,姑娘少年的不停往他府里送。

  这时,信王却说了一句“没个长处的不必送了,本王爱美人儿不假,却只爱有才的美人。或是能歌善舞的,或是会琴棋书画的,便送来。只一张好脸蛋的以后就别送了,送来的这些便去做个下人吧。”

  此言一出,不多时便传遍京城,此后再有送人的便要斟酌一二了。

  “王爷见惯了京城的美人儿,也该看看我们江南的美人儿!王爷有事只管提,在下自当为王爷效劳呀!在下知道的,知无不言,不知道的,也定能打听的来,王爷若开心,便是在下之幸了!”这位小公子请了信王爷坐在首座,动作娴熟地为他倒了杯茶,便也坐了下来。

  侯庆是本地知州的小公子,奉了父命来好好招待南巡的信王。

  这次渊帝照例要派人进行两年一次的南巡,信王直言要瞧瞧江南的美人儿是何等模样,求了皇帝给的这个差事,为此不知多少朝臣觉得他太胡闹,以公事假私心。

  小王爷却禀了皇帝后第二天一早就带了一队亲卫溜之大吉了,让一干朝臣连反驳的机会都没有。

  小王爷一路游山玩水般走走停停,一个多月才到了这浙江一带。

  一路上听闻小王爷喜好,巴结逢迎的自是不在少数,言行试探亦是不少。无非是想往上爬一步或是怕一个不谨慎便丢了自己头上那顶乌纱帽。

  这侯庆也是其中一员。信王才到浙江,便殷切地迎接,请来了酒楼吃饭。只是到底是单纯的奉承还是有所试探便暂时不得而知了。

  “哦?知无不言?”信王唰地打开了手中折扇,轻轻摇了摇,扇风带起鬓边发丝,扫地侯庆不禁一颤。

  “自然自然,在下为王爷赴汤蹈火亦是心甘情愿啊。”侯庆殷切地看向信王,目光触及信王手中的折扇,不由眸色一闪。

  只见上等的白玉扇面上书四个大字——美兮公子。

  小王爷见他瞧着自己的扇子,不由得合了折扇敲了敲他的肩膀,“赴汤蹈火倒是不必,你且告诉我,这州城之中,哪里美人儿最多便是了。”

52书库推荐浏览:安思源| 殿前欢| 绿角马| 大风刮过| 巫九| 张恨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