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雪紫阳_和予和【完结】

  《沉雪紫阳》和予和

  文案:

  死了就是死了,这个人已经彻底离开了,再也不会出现了,你觉得有了一个能够代替他的人,这纯粹是自欺欺人。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爱情战争

  搜索关键字:主角:梓枫,安之苍 ┃ 配角:一叙,皓辞,孤川,墨皇 ┃ 其它: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祭拜

  天尘二十一年,墨皇在他新建的朝安宫内度过了人生中最后一个冬至日。

  连日的大雪覆盖,天无暖阳,雪层总也消不下去,积雪使得宫门外的路都不通畅了。原本在冬至这一天,老皇帝是想带着自己的儿子亲自去围猎的,碍于种种不便,最后他们父子两个人只得在空荡荡的殿内对饮吃饺子。

  都说老骨头抗不过寒冬,墨皇在腊月的末几日便去了,太医说走的时候没受多大的痛苦,就是在睡梦中去的。

  出殡那日,皇子梓枫亲自为墨皇换上他生前最喜欢的墨色袍,墨皇之所以称之为“墨皇”,就是因为他长年都是一身黑色的衣服,不管是在朝堂之上还是在宫院之内,就没换过颜色,唯一的一次大概就是迎娶皇后的时候,大红的喜袍加身,但据贴身伺候的柳公公说,当日墨皇的里衣是黑色的。

  “你说人多大岁数才算是年纪大了呢?”

  站在墨皇的大墓前,我敬上了一把白冬菊。他的离世对这个国家而言是个意外,人生百年只走了一半,算哪门子的寿终正寝呢?

  “如果此人命数只有这么短,那么我父皇这个年岁就已经老了。”

  站在我身边的梓枫,将带来的陈年酒倒入小酒盅,一撒而过。我似乎看不透他脸上的表情,那是一种介于悲伤与凄凉之间的,近乎于惨淡但又略带欣慰的神情。

  随后他又为自己斟了一杯酒,一饮而尽。

  “你带的这酒,我也想分一杯。”

  我搓了搓被冻红的手,这大冷天的,又是在这样四下无人的空旷地,有杯酒暖胃简直不能再愉悦了。

  “只能喝一杯。”

  梓枫还真的倒了一杯给我,我知道这酒是祭先皇的,我也只是随口说说,没真的想大不敬,我们从小玩到大,玩笑惯了,我也改不过来这个随口而出的毛病了。

  “得了得了,我也借这一杯敬墨皇,愿您在地下保佑梓枫的江山无碍。”

  酒滴入土,沉香四散,不知里面加了什么特殊的东西,我举着空杯朝着梓枫晃了晃,他自然是知道我想要问的话。

  “这酒里泡过紫阳花瓣。”梓枫回答说,“我并不知道是什么原理,是皓辞当初放进去的。”

  “你别说,皓辞真的是个别出心裁的能人啊,等机缘到了,我定要问问他这小子还有多少翻新的花样。”

  说话间,我偷偷瞄了几眼梓枫,每当提到皓辞,他就变得怪怪的,尤其是我们这些旁人提起皓辞的名字,他仿佛极其的不爽,但这一两年好多了,就看现在,他还是很镇定的,没有狂躁,我就偷着乐了。

  “那个,你别沉默啊,这边祭拜完了,要不咱回?”

  我收拾了酒杯酒坛,顺便又整理了一下祭台,征求咱们这大皇子的意见,梓枫的心思不知道飘哪儿去了,我又冲着他喊了好几声,好半天才回过神。

  “我想见见皓辞。”

  梓枫望向我,这时候反倒又成他来征求我的意见了,明明回去之后还有一堆糟心的事要处理,新皇登基的准备还没妥当呢,这人还整天瞎跑呢,真是的……

  “咱回去还一堆……”

  我想拒绝他的要求,但还是不忍心说出来,皓辞离这里不远,去见见也着实耽误不了多长时间,我就是心软如豆腐。

  “我就停留一炷香的时间。”梓枫强调。

  “你都这么说了,我还能拦着你不成吗,走吧,雪又开始下大了,别让皓辞看见咱们两个变成雪人,他又该笑个不停了。”

  我起手拍掉了梓枫身上的雪片,带上东西和他一起离开了墨皇的大墓。

  先皇啊,就请您在这深沉的冬季里静静地安歇吧,不要担心您的儿子,他接手的江山一定会更加的灿烂。待到万山复苏,雪消水动之时,又是一番万花春景,也是您最爱的不是吗?

  第2章 登基

  正月伊始,新皇登基。

  时已接近二月,早春的风携着红梅的幽香在御殿上徘徊,梓枫踏着散落在地的梅花花瓣,一步步走向属于他的权力象征。

  柳公公说,历代皇帝登基都是身着金色绣龙袍上御座的,先皇已经算是一个特例了,依着他的性子,登基的时候是好说歹说才穿着绣着南国金丝的龙袍,黑色正显严肃与威严,倒也不失风范。

  可如今,柳公公没想到,梓枫也是个不听先规的,一身白如天雪,和他父亲简直是两个极端。

  “哎,真是亲父子,一个脾性。”

  柳公公纵有万千感慨,也只能这样悄悄跟我说说,但我没觉得他对此厌恶,只是有一种鸟儿大了该在自己的林子里翱翔的意味。

  “其实这衣服挺好看的。”我扶着柳公公凑近了些看,“您看,皇上的龙袍,虽然看上去朴素了些,可是该有的要素都有。龙袍龙袍,没龙怎么行呢?这白色里衬上绣着一条盘旋而上的龙呢,不过颜色浅了些,不仔细看看不出来。”

  “那为什么不绣的明白点呢?”柳公公揉了好几下眼睛都看不真切。

  “咱们皇帝不喜这个啊,您要说绣条金龙,那工艺可不是半天就能完成的,耗费的人力也多啊。”

  “合着,那里衬上的龙半天就绣上去了?”

  “啊,是啊,省钱啊。”

  “混账啊,这是该省的时候吗?!”

  柳公公一听急的跺脚,那声音顿时提高了好几个音阶,我赶忙捂住他的嘴。

  “公公您小点声,别打扰到大典了。”

  “你们……你们这帮孩子呀……”

  柳公公摆了摆手,看样子他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了,我依旧乐呵呵的安慰他老人家:“其实,只要梓枫能将这国家治理的井井有条,百姓安居乐业,不是比这些虚头巴脑的传统要重要得多嘛。公公,我们这帮孩子有我们自己的考量,您就安心看着好了。”

  “我当然会看着你们了,只要我还有力气,我还想着像伺候先皇那样伺候皇上呢。”

  一提起先皇,柳公公就不禁潸然泪下,我知道老人家的情绪不好被外人注意,识相的转过身,看着接受百官朝贺的梓枫。

  如果,皓辞此刻也在的话,他一定会笑出来的。

  典礼进行了大半天,我这收贺礼都收到手软。柳公公说要照顾梓枫的日常起居,那我就是除此之外的一切事务都要替皇帝陛下照料,他的寝宫里还要什么宫女呀?有我就够了。

52书库推荐浏览:柳暗花溟| 一世风流| 折纸蚂蚁| 时镜| 唐七公子| 蓝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