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何归_秽寒【完结】

  《故何归》秽寒

  文案:

  慕故等了一辈子,最后等来的也不过是苏翊的一纸绝书……

  当得知苏翊明日就要娶亲时,他疯魔了……

  慕故说:“我这一生是困在这青-楼里了,若不夜夜笙歌,肆意洒脱,岂不浪费了苏翊的一番好意?”

  内容标签: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慕故 ┃ 配角: ┃ 其它: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第一章

  今夜,京城第一大青-楼虚无空席,人声鼎沸,皆因为一男子。

  “这慕故怎的开窍了做皮肉生意了?”

  这京城谁不知烟雨楼有一大男名妓,不做皮肉生意照样混得风生水起。

  “你竟不知?”

  “这慕故曾与一男子相好,只是之后不知为何这男子无故消失。”

  “这不,近日这慕故得知这男子娶亲,这才凉了心。”

  在场的人多半都是看热闹的,平常百姓谁会放着珠圆玉润的美娇娘不要,要个胸平无穴的男子?

  也只有那些性-癖奇怪的高官富商才会砸钱卖慕故的一夜。

  烟雨楼内搭了一大台子,内堂环形相绕,每一包厢前站一小厮,挂一铃铛。

  慕故一夜,价高者得。

  台子中央放着一张贵妃椅,椅上铺着一张白色狐毯。毯子延伸垂地质地极好,可见烟雨楼也是下了血本的捧慕故。

  届时,几名女婢缓缓上台分散站在舞台左右两侧。

  一声惊呼,只见空中一男子一身素衣挽着帘布从天而降。

  慕故一头如瀑黑发,侧躺在贵妃椅上,撑着头将视线投入人群中,一双桃花眼微微一挑,勾魂摄魄。

  只见慕故撑起上半身衣服倾斜,露出大半臂膀,衣领边缘连胸前那一粒红樱都没挡住,真真就是一副活色天香的春-宫图。

  一人发出一声惊叹,慕故身上这衣料竟是丝绸!

  若仔细看,那衣料之下的光景无不一处收入眼中。不得不说慕故这身段这姿色竟比青-楼花魁还俏上一分。

  众人呼吸微微一滞。

  若说薄唇短命,慕故短命也是因那一张祸国殃民的脸皮。

  老鸨看着众人发直的眼睛笑了笑:“各位,客套话我就不说了,起价一百,价高者得。”

  西厢一号摇铃:两百两。

  东厢二号摇铃:五百两。

  西厢一号摇铃:六百两。

  北厢三号摇铃竟是一千两!!

  此价一出,众人有些唏嘘。慕故虽算得上是国色天姿,但仅仅只是一夜,难免让人觉得不值。

  价钱加到一千两,大厅内众是保持观望。

  “一千两以上还有没有。”老鸨倒是乐的有这么一大财主砸钱,眼睛看向三楼北厢房门:“若是没有,那今儿慕故一夜就归北厢这位大爷了。”

  “一百两。”

  此话一出,众人都有些怔愣,纷纷回过头看向门口。

  男人一身黑衣身形魁梧,下摆领口用金丝绣着龙图案。身后一列侍卫佩戴长剑,如此阵仗不用想也知是谁。

  “哎哟~”老鸨反应过来,挤着人群走到男人身前:“今是什么风把王爷您吹来了。”

  王爷挑了挑眉:“莫不是不能来?”

  “哪的话。”老鸨心尖有些颤:“只是这都叫价一千两了,王爷您……”叫价一百两那也不合规矩啊。

  后半句话被王爷一个眼神吓得老鸨住了口。

  招了招手,王爷看向台上的男人嘴边噙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又不是一个雏,又怎值这么高的价。”

  慕故听到此话忍不住笑了笑,敛了潋心绪。

  今日是他大婚之日,苏翊大约是不会来了……

  “再说,既是起价一百两,那他也就只值一百两!”王爷面无表情的抬了抬手,一众侍卫将堂内等人团团围住。

  老鸨吓得颤了颤:“王爷,您这是……”

  “这一百两,你要是不要?”

  一百两与一千两孰轻孰重傻子都知道,但偏偏眼前这位又是她惹不起的主。

  “这……就算我答应了。也不见得慕故和三楼西厢的贵客答应啊。”说着眼神瞟向慕故使了个眼色。

  慕故笑了笑,收起袖摆坐直身子:“妈妈,这一百两和一千两您尽管收下,大不了今晚我服侍两个人。”

  “只不过……谁钱多自是先服侍谁。”

  众人倒吸一口气。

  谁不知京城这厉王爷虽排名为五,权利却仅次于皇帝之下。京城里就算老丞相见了也得恭恭敬敬称一声王爷。

  慕故敢这么公然拒绝,莫不是不想活了不成?

  王爷阴翳的目光锁定台上依旧笑容满面不知死活的男子,冷哼了一声:“你这条狗命本王取不得,莫不是这烟雨楼本王也动不了?!”

  话一出,侍卫纷纷把手放在剑柄上拔出一些,只等王爷一声令下。

  慕故的脸色有些僵硬,看着门口那人却是再也笑不出来。

  老鸨嗨呀一声,心想这慕故就算不要命也别把她给搭进去啊。

  正急得焦头烂额,三楼西厢门打开了。

  出来一小厮,对着王爷拱了拱手:“我家老爷说了,既是厉王爷,那我家老爷也不妨做个顺水人情不争这男-妓。”

  来人虽不知是谁,但口气也不小。

  王爷冷笑几声:“就算不让,这慕故今晚也是我的。”

  此话不假,若要论权论势。普天之下,莫非皇帝一人才能压的住这位王爷。若论其他,怕是不知道怎么死的。

  “我家老爷说,既慕故公子已归厉王爷,那便没我家老爷的事了,告辞。”小厮又拱了拱手,进了那间厢房便再没出来过。

  这阵仗,众人早已吓得腿打颤,如今一句话点醒他们,纷纷溜出了烟雨楼。

  老鸨擦了擦汗,回想起刚才的情景唏嘘不已。

  若不是那西厢客人深明大义,她这烟雨楼怕是早被拆了……

  打了一下旁边小厮的头:“愣着干什么,还不去给王爷准备厢房。”

  慕故嗤笑一声,披着那一身丝绸缓缓上楼。

  青年佳子,细腰媚骨,说的莫过于慕故。

  慕故看着端坐在桌边的男人叹了口气:“王爷莫不是打算这样坐一宿?”

  “有何不可?”点了点桌子,一旁女婢上前又倒了杯茶。

  “都说这青楼-春宵帐暖,怎的到我这里就这般空虚呢。”

  睨了床上的人一眼:“你这般放荡,也只配做个妓-子。”

  “王爷莫不是在说笑?”慕故缓缓起身勾着男人的脖子顺势坐在男人身上,唇间灼热的气息喷洒在男人耳尖:“若慕故不是妓-子,又怎会在这青-楼。”

  王爷勾了勾唇,将头埋在慕故胸前,一手揽过慕故的腰。

52书库推荐浏览:生生死死| 弄简| 桃桃一轮| 老草吃嫩牛| 天作之和| 飘阿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