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首_有只鬼【完结】

  《面首》作者:有只鬼

  文案:

  冷黑丞相攻×娇羞皇帝受

  写着玩儿的小短篇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袁思,李想 ┃ 配角: ┃ 其它: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楔子

  建元六十年。

  这年中秋夜,袁国发生了件大事。

  袁国的皇帝,殁了。

  在白绫裹身的官臣和宫人们的阵阵鬼哭狼嚎声之中,小皇帝登基了。

  改号宁安。

  此年,十岁。

  袁思坐上皇位时,并没有想象中的欣喜和雀跃。

  便是迈上龙椅时,步伐都是极其沉重,似要抬不起脚来。

  椅子比他想象中的要硬。

  龙头比他想象中的要凉。

  朝下低头俯首的人比他想象中的要多。

  除了一人。

  朝堂上争执不休,左不过是关于“皇帝年纪尚小”这样诸如此类的话 。

  或是关于“右相代理朝政”这样大逆不道却冠冕堂皇的话。

  其实,不光他们如此想,袁思自认这皇位也该轮不上他。

  大抵真如某些臣子所说,先帝福薄,虽坐拥后宫三千,然生的孩子多是公主。

  儿子便只有寥寥,唯有三个。

  大皇子战死在沙场里了。

  二皇子体弱病死了。

  剩下的,便只有他了。

  然而,袁思对政事并不了解半分。

  说好听些,他志不在此。

  说难听些,便是无才无能,甚至有些蠢笨了。朝堂的文武百官如何不急,如何不担忧。

  喧哗之声不绝于耳,袁思只能定眼瞧着那个突兀站在黑压压人头里的人。

  那人剑眉凛凛,相貌堂堂,色若春晓,清雅出尘。

  连身上的黑色朝服也极其衬他。

  似是感受到皇帝的目光,男人两眼微凛望了过来。

  便在眼神扫过来的时候,气质又全然不见先前的儒雅了。

  袁思莫名瑟缩了两下,龙椅似是更冷了些。还未来得及挪走视线,男人蓦然勾了勾唇。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袁思脑子里突然蹦出了这么一句。

  大抵他只知道这么一句。

  这是形容谁的,他已然不记得了。

  或许也不适合用在这儿。

  然而,袁思却觉得这句用在他身上贴切极了。想及此,袁思撇了撇嘴,他也不是完全没有才能。

  但看着朝下众臣为他争的面红耳赤,袁思低低叹了口气。

  突然,耳边传来一声尖锐的呼喝。

  王公公尖着嗓子,打开了先帝的遗旨。圣旨异常简洁明了,绕是他不懂,也能听懂了。

  群臣先是愣怔,后是惊讶,再然后,便是恭贺之声。

  几分真心几分假意尚且不提。

  然而,圣旨里提及的男人似乎并不高兴,甚至嫌恶的皱了皱眉。

  但,他还是接旨了。

  委实算不上恭敬。

  即便散了朝,袁思还未反应过来。

  父皇竟然会有如此交待,这是他预料不到的。

  大概,所有人都没料到。

  大体内容是,他年纪尚幼,由右相辅佐朝政。然而,后面紧接着的意思是,右相需得进宫做面首。

  这个词有些生涩,袁思却是懂得。

  父皇曾经的后宫里,也养了不少面首。

  左不过后来尽数陪了葬便是。

  袁思抿唇难言,他万万没想到父皇忌惮右相竟会忌惮至此。亦没有想到右相为了权势竟会接了这个旨。

  这个词落在臣子的身上,便是洗不尽的耻辱。

  不过好在,他如今尚且年幼。

  这个名头虽挂在了右相身上,然其中的个别礼却也是尽数省去了的。

  也不算省去,只是挪到了后头。

  作者有话要说:  不好意思,没忍住:)

  第2章 标题

  宁安八年,夜。

  烛光微弱,袁思捧着书卷,昏昏沉沉,手指有一下无一下敲着桌案。

  王茂端着热腾的茶盏进来,见状便知小皇帝又是睡着了。

  等他仔细把茶案搁上桌,袁思似是惊醒的小鹿,抖了下肩膀。

  王茂道:“皇上,喝茶提提神吧。”

  袁思应声抿了一口,眉头微皱,“好苦。”

  王茂笑了两下,“这是右相特意为皇上寻的茶叶。苦是苦些,不过提神醒脑却是极妙的。”

  袁思吐了口气,“他定又是捉弄朕了。”

  王茂笑道:“哪里,何人敢捉弄皇上呢。”

  何人?他不就是。

  时间一晃,袁思已然将满十八了。

  然而,袁思极少见过李想。

  见面的次数怕是十个手指头也能数的过来。用旁人话讲,便是勤于政务,忙的很。

  比他这个皇帝还忙。

  也是,毕竟他现在这个皇帝当的忒窝囊了些。

  袁思不由得看了看王茂,大抵也就这个伺候过父皇的王公公对他尚有几分真心。

  王茂道:“皇上为何这样看着老奴。”

  袁思摇了摇头,没答话。

  这时,门外的小公公恭敬进来,只道:“皇上,该翻牌子了。”

  袁思已经将满十八,后宫自也不会空着。不过这些事,他向来提不起兴趣,大小皆是右相命人操办了。

  宫里不少人暗地里笑话他蠢,被人塞了人进来尚还不知。其实,他哪里不知,只是不愿管。

  袁思自然知道右相塞了许多与他或多或少有那么些关系的人。可是,不得不承认,李想这个人生来便是适合当官儿的。

  甚至大逆不道一些,比他更适合当皇帝。至少这许多年来,右相受到的赞叹之声比他多的多了。

  朝堂上下打理的井井有条。

  袁思甚至想叹一句:真乃贤妻。

  想到他的身份,袁思不由得红了耳根,目光掠过牌子,脸便红透了。

  “右相,的牌子为何,也在。”袁思惊得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后宫不空,然人也不多,左不过几个官宦家的女子。

  目光触及到牌子上的李贤妃三字,袁思方才想起与右相已然行过册礼了。

  虽说,省了不少难以言语的礼节。

  王茂道:“皇上的年纪到了。”

  他知,但他并不是这个意思。袁思抿唇,“右相,可知。”

  小公公颔首,“右相自是知的。”

  当然得知。如若不知,谁敢不要命的把右相大人的牌子放上去?

  袁思很快便明白了。

  然他向来不喜欢翻牌子,便从未翻过一个人。这般任性的举动,却从未受到右相的管制。

  于是,袁思更加肆意妄为,每日送来的牌子,他偏是动也不动。

  好在右相当真不管,送牌子的小公公方才不必提心吊胆。

  以为皇帝还是老样子,小公公刚欲转身,袁思鬼使神差叫住他,“等等。”

52书库推荐浏览:桩桩| 综英美| 飞翼| 陈忠实| 剑三同人| 酥油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