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四十九剑_弄清风【完结+番外】

  《孟四十九剑》作者:弄清风

  文案

  孤山有个小师叔,名唤孟七七。

  七七四十九,因其一招能出四十九剑,故又名孟四十九剑。

  有人说这一代小师叔有点弱,因为上一代小师叔能出一百零八剑。

  小师叔并不在意,并一剑戳死了对方。

  1v1,仙侠文。历史架空,请勿考据。

  小师叔受,大师兄攻,主受。

  标签:仙侠修真 强强 打脸 爽文

  主角:孟七七 ┃ 配角:陈伯衍,沈青崖,周自横,徒有穷

  作品简评

  孤山有个小师叔,名唤孟七七。七七四十九,因其一招能出四十九剑,故又名孟四十九剑。三年一度的叩仙大会再次召开,原为剑道正宗的孤山剑阁却已式微,为人叹惋。恰逢小师叔孟七七时隔数年从关外归来,大闹秘境,重振剑阁之威,并因此牵扯出了他与剑阁大弟子陈伯衍的前尘旧事,也由此引出了一个惊天秘密。本文是一部剧情流大长篇,悬念重重、构架甚大,人物性格塑造丰满。开篇以小师叔孟七七与大师兄陈伯衍的破镜重圆作为引子,慢慢抽丝剥茧,拨开迷雾,悬疑味道颇浓。本文角色众多,虽是修仙文,却更有武侠风范,爱情、友情、天下大义交织其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值得大家细细品鉴。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一卷:风起云涌金陵城

  第1章 剑南归

  早春三月,惊蛰一过,函谷关就下了196一场剑雨。

  惊波剑陆云亭和万铢侯金满一路从洛水打到函谷关上,剑气斩风也斩雨,差点撕裂了箭楼上插着的旌旗。守关大将却不得不按下怒火,压下士兵们拉满的弓弦,唯恐引来战火东移。

  两人足足打了一天一夜,削了关外半面青山,可也没分出个胜负。倒是这消息不胫而走,成了两京古道各个茶寮里固定的谈资。

  两京古道横贯东西,又有函谷关、潼关两道雄关踞守,是有“山河表里”之称。然而这条襟带两京的大道最近也不大太平,春风中总夹着些剑雨,刮出了几分行路难。

  疾驰的马车卷起落叶,车厢里坐着的富贵公子脸上却无任何难色,眉飞色舞的脸跟他的玉石腰带一样散发着润泽的光。若不是过分丰满的体态让他在狭小车厢内失去了灵活,他或许还能趁势比划几招。

  “……你不知道那时剑声雷动啊,陆云亭一剑下去得削了有十几株参天大树,断面儿整整齐齐,一棵不落全栽在下边儿涧水里,差点把水流都给截了。金满就踩着这落下的断木凌空跃起,十指金线一甩,直把树叶绞成了碎渣,可结果呢?陆云亭没削断他一根线,他也没能绞断陆云亭一片衣袖。依我王子灵这么多年丰富的见识来看……”

  王子灵对面坐着个妙龄少女,时而掩嘴惊叹,杏目微睁,教他说得愈发兴起。天将要黑了,赶车的老奴提议找个地方歇息。王子灵疼惜佳人欲寻农家借宿,马车便拐入旁边小道。

  日暮里,青烟起,逐水而造的屋舍里正好飘出饭菜的香味。王子灵掀开帘子嗅了嗅,精准地闻到了腊肉和叫化鸡……还有鲫鱼的味道,于是不等老奴伺候便下了马车,殷勤地为少女引路。

  少女羞怯地低头笑着,王子灵自觉受到鼓舞,便要去敲门。那是一家稍显富裕的人家,屋外还有个土坯围墙。老奴却忽然在空气里闻到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急忙上前阻住,“少主,且慢……”

  然而他低估了自家少主子急于表现的心情,喊声与开门声几乎同时响起。洞开的破旧木门并无任何稀奇,屋中摆放的简陋桌椅也无任何稀奇,只是这满院尸体横陈,教少女不禁花容失色。

  她捂着嘴压住了半截惊叫,老奴浑浊的眼里却暴露出与年龄毫不相符的精芒,一个箭步冲到前面护住他少主子,一手拦人一手握住腰间短刀,凌厉且充满戒备的目光钉向屋内唯一活着的人身上。

  他不光活着,甚至纤尘不染地坐在死人堆里吃饭。

  诡异,这一切都太诡异了。

  横陈的尸体,有男有女,姿势各异。刺鼻的血腥味因为大门的洞开而开始流动,萦绕口鼻。堂屋里只剩下唯一一张还算完好的桌子,折了一只脚倔强地站着。而那个穿着天青色罗衣,全身上下干净到与这番场景格格不入的男子,正坐在桌前拿着一只细颈白瓷酒壶倒酒。

  他倒的是黄酒,不如何名贵,但与这简陋的农舍倒也相得益彰。

  酒水满杯,他放下酒壶抬起头来,露出那张约莫二十四五岁的看似平凡的脸,道:“此处乃鸿门宴,杀人堂,不管大王小鬼,还请速速离去。”

  “你是何人?这户人家为何都死了?”王子灵站在老奴身后,挺直了腰杆挡着少女。

  “这与你有关吗?”男人的声音有些飘忽云层间的空灵感,正如他身上那件罗衣一样干净,但衬着他此时的表情,却又夹杂着些邪气。

  这莫不是什么邪魔歪道?王子灵深知那些妖人就喜欢打扮得人模狗样,今儿个被他碰见,当然是要为民除害。然而老奴却沉声道:,“少主,你先退出去。”

  老奴眉头深锁,屋里那个年轻人给他的感觉很危险,这儿不是久留之地。

  王子灵却不愿就此离去,杀人了啊,好几个人呢!他若是不闻不问地走了,还有没有良心了?况且还有美人看着呢!

  “不,柴叔,我王氏……”

  “你王氏名门世家,怎可作出此等藐视人命的行为,对不对?”男人笑着,眸光微微上挑,似是感应到什么,“恕我直言,因为你太啰嗦,现在已经走不了了。”

  “你什么意思?就凭你也敢……”王子灵气上心头,这妖人定不是个好的,连他王家也敢奚落。然而他话说到一半,柴叔忽然回身将他扑倒,“小心!”

  电光火石之间,数道银色流光从四面八方袭来,隐约有金石之声。王子灵瞪大眼睛看着一道流光砸在他手边,末端轻颤着散去微光,露出细长的本体。

  混元箭,是附了元力的混元箭!

  王子灵吓得赶紧缩回手来,余光瞥见近在咫尺的门口,立刻就要爬起来往外走。然而柴叔警觉,一把将他拉住,连退几步。

  敌人从前门入。

  先来的不是人,而是一柄飞剑,一柄看起来沉重无比的黑色铁剑。伴着主人的怒吼,快若闪电般刺向屋内。

  “孟七七!出来受死!”

  黑色铁剑刮起劲风,差点扇了王子灵一个大耳刮子。他捂着脸张大了嘴努力捋顺自己的思路——孟七七?!

  他豁然转头,就见屋里的那个男人已然放下了酒杯。左掌在桌上借力,整个人便身轻如燕般向前空翻,顺势躲过了迎面而来的黑剑。

  天青色的衣角拂过剑气,孟七七利落地在腰间抽出一把秀气长剑,毫无花哨地击中黑剑剑柄。

52书库推荐浏览:亦舒| 茴笙| 书海沧生| 万小迷| 深海先生| 殿前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