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床有缘无份/情倾东床_艾可虾球【完结+番外】

   《东床有缘无份/情倾东床》作者:艾可虾球

  文案

  一椿天下至富与地方望族结合的好婚事,告吹之後反倒让秦墨曦与傅向琰这对无缘的岳婿越走越近,在秦墨曦真挚的关切之下,傅向琰渐渐沉浸爱河,可是等待他的,竟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欺骗与伤害,当他绝望地报复负心人後,却又发现事实并不是他所以为的那样……

  第一章

  锣鼓炮竹声响震天,喜气的大红帷几乎布满整个乐笙城。

  迎亲队伍旁挤满看热闹的群众,大伙磨肩擦踵跟上队伍想挤个流水席饱餐一顿,整条人龙拥著八人大喜轿,将新嫁娘浩浩荡荡地往未来夫家送去。

  其阵仗之大可见财富之巨,这门亲事背後所代表的意义乃两大富贾家族的结合,对未来国家经济的影响甚大,朝野上下都极为重视,四方人士皆前来道贺。

  终於花轿来到傅府,大门早已围满了人,欢呼吆喝的声音不绝於耳。

  新郎倌来到花轿前,照礼俗踢轿门,大家都等著看新娘出轿。

  等了又等,没人下轿。

  新郎倌再踢。

  没下轿。

  使点力再踢。

  还是没下轿。

  怪异的气氛开始弥漫,四周声渐歇。

  新郎倌傅向琰脸上挂著清爽宜人的笑容,轻轻拂开轿帘,而後轻轻放回去。

  傅向琰尴尬地一咳。

  望向众人开口道:「里面没人。」草扎的假人倒是有一个。

  平地一声雷。

  瞬间,众人惊讶惊吓惊疑的声音,响彻云霄。

  -----------------------------------------------

  秦墨曦脸色煞黑,一整晚奔波收拾残局後,一大早便领著大队人马前往傅府正式致歉。

  不过短短一晚,两家的联姻已经成了乐笙城民茶馀饭後的大笑话一则,来的路上还要忍受诸多视线与窃窃私语,更不用说各方特地前来道贺的贵客,昨晚脸上或尴尬或不悦或别笑的怪异神情,最严重就是亲家那边出了糗因此大怒。

  乖巧的女儿上演逃脱记出乎他的意料,而穿著嫁衣的草人上贴著张纸条,写著“心有所归,故私逃,歉意难尽,望成全”,更是彻底毁了这门亲事。

  整一场荒谬的闹剧,让他商业霸主的脸面挂都挂不住。

  傅府大厅里摆满一堆又一堆的致歉礼,所有相关人士皆齐聚一堂。

  「真是奇耻大辱,我傅家生根乐笙,传承百代以来从未发生这等荒唐事。」传宗德摇头晃脑,还未能从昨晚的震惊中完全回复。

  「傅老爷,所有责任由我秦家一肩担起,以後商场上还有更多可以合作的部份,望傅老爷大量,原谅小女的荒唐。」秦墨曦一字一句慎重说道。

  言中之意是傅家将能得到偌大的利益,对傅宗德来说无疑是极大的诱惑,要不动心也难。

  乐笙乃当朝第一商业大城,其繁荣盛况比之都城有过之而无不及,理所当然聚集了来自四面八方的商人,落地生根的更不在少数,能在乐笙占有一席之地的都是成功的商贾,而居与顶端的更是寥寥无几。

  其中傅家历史悠久,当乐笙还是一个小镇时就是地方上的名门世家,传承百代以来对乐笙的推展不遗馀力,可说是当地元老级的巨富,更是乐笙的大地主。

  傅宗德年轻时也是充满才干的大商人,将傅家产业扩展得更广,在老一辈人口中颇富盛名,膝下共三子一女,可惜现在掌管产业的长子却是朽木难雕,於是这些年傅家名声较为凋落。

  至於秦家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当家者秦墨曦今年三十有六,为乐笙众富贾名商之首,其手段和经商之才非常人能比,秦家由他掌权至今,从颇有名的富家之流一跃而上成为商业霸主,其财富乃当朝之冠,多少人挤破头就为了能和秦家有生意上的往来。

  由於秦家这代香火单薄,秦墨曦只有一个女儿,集万般宠爱於一身的掌上明珠谁娶到她就等於娶到整个秦家,莫怪傅秦联姻会轰动整个乐笙城。

  「唉,秦亲家,发生这种事非你所愿,既然秦家都这麽有诚意了,老夫也不再为难你,以後在商场上,我儿就麻烦你多照顾了。」傅宗德抚胡笑道。

  傅夫人闻言弹跳而起。

  「不行,不能就这麽算了!」她转向秦墨曦道:「亲家,这婚事不能算了,待找回令千金,再择期完婚吧,我会当做昨晚的事从未发生,一定好好呵护照顾她。」

  「夫人!你胡闹什麽,这是你能插嘴的吗?事情就这麽定了。」傅宗德焦急地将他的夫人压回座。

  「你偏心!」傅夫人一声大吼,而後泪涟涟。

  「只有向珀是你儿子,向琰就不是?明明向琰这麽能干,你偏偏要把事业都交给你的长子,好不容易亲家指明要把女儿嫁给向琰,好不容易向琰要出头了,现在发生这种事,你不为他讨公道就算了,还只想著向珀,难道你真要等傅家被向珀搞垮再来後悔吗?告诉你,那就来不及了!」

  「夫人,你冷静一点。」傅宗德哄著爱妻,手足无措。

  「不管不管,反正这亲事一定要成!你这次再向著你的长子,我就带著向琰、向琳、向珏离开!你就守著你的长子去吧!」

  整个大厅吵吵闹闹,混乱成一片。

  「够了!」秦墨曦威喝一声,全场静默。

  傅夫人吓得抓住丈夫的衣袖。

  「傅夫人,承蒙你美意,秦墨曦在此谢过,至於这门亲事,就当没有过吧,小女之於我就像向琰之於你,都是心头肉,一向温顺的她竟然如此反抗这门婚事,那麽我也不愿再逼她了,希望你能了解。」秦墨曦以不容更改的态度如此说道。

  「可是……可是……」傅夫人不甘爱子受委屈。

  从头到尾都没开口的傅向琰终於出声。

  「娘,别哭了,就照爹他们说的做吧。」傅向琰扶著娘亲坐下来。

  「琰儿,琰儿,你多委屈啊……」傅夫人万般不舍地看著爱子,想著爱子空有经商之才,却不被重用,只能听令他大哥的指示做事,还要被百般叨难,如今更成为大家口中笑话著的男人。

  眼前上演的母子深情,让傅宗德难过不已,只得上前对秦墨曦微一拱手,说道:「秦老板,家里事让你见笑了,我送你到大门吧。」

  秦墨曦於理有亏,颔首跟著傅宗德走出大厅。

  路上傅宗德叹口气。

  「唉,我家夫人其实不坏,只是心偏私一点,对向珀总是疼不起来,我如果不向著向珀,就没人向著他了。」

  傅向珀之母出身平凡,当年傅宗德与之相恋,不顾众人反对将其娶进门,可惜她身体虚弱,为他生了一子後便离世,所以他对傅向珀万般疼宠,而现在的夫人则是续弦,对傅向珀冷冷淡淡,无法当做自己的孩子对待。

  「傅老爷所言我能理解,不过夫人所说的也不无道理,对你次子我是亏欠了,恐怕傅老爷得多花点心思在次子身上才是。」

  「呵呵,我会的。」傅宗德无奈地点头,知道秦墨曦没有说出的,其实是他对孩子的安排不够妥当。

52书库推荐浏览: 年下攻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