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痣_路西法1月7【完结】

   《泪痣》作者:路西法1月7

  卑微替身受VS渣王爷攻

  文案:

  深冬时节,笙箫阁内,宸王凤允扬买下了清倌琼霜,取名倾城。

  倾城问:允扬,为何是我?

  凤允扬说:因为台上的你虽美却让人心疼。

  从此,一颗痴心沦落。

  可真相一旦揭开,竟是这般残忍,一切都是大梦一场。

  倾城说:可笑你竟然连名字都是别人的。

  凤允扬说:你就是个千人枕的男妓。

  忆当年,晚照西阳,杜鹃痴等故人,曾几时,林花谢尽,锦书相思仍在,至今朝,手执寒梅,只盼君来与共缠绵。

  阴差阳错,三年离别,他身边已经有了可以执手相守的人。

  倾城:我不是倾城了,我叫凌霜。

  凤允扬说:是我买下的你,你说过爱我的,你就一辈子是我的人。

  当繁华落尽,蓦然回首时,是否还会有人点着眼下的一点朱砂痣再原地等待?

  内容标签: 虐恋情深 怅然若失

  搜索关键字:主角:倾城【琼霜】凤允扬霍凌舒 ┃ 配角:林卿承江信 ┃ 其它:古风耽美替身HE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做任何负责版权归原文作者!

  ☆、笙箫阁

  第一章

  随着天边最后一道霞光的隐去,夜色便笼了上来,夜幕下的城也渐渐热闹起来。要说这天底下最喧闹的当数这璋国的都城泽莫城了,街上车水马龙,街边的商贩更是叫卖不断,酒肆,茶楼也是人来人往,当的是一派繁华似锦。

  这时,一辆装饰华丽的马车正稳稳地从远处赶来,待离得近了,人们看到了马车上雕的那朵栩栩如生的蔷薇花,便恭敬地让出路来,因为这天下谁都知道当今圣上的胞弟宸王凤允扬最爱的花就是蔷薇,能坐在这样马车里的自然是宸王的大驾了。而此刻,马车却吁的一声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怎么停了?”马车上传来一声不悦质问,那声音低沉而又隐隐透着一股冷冽,只引的人想看看宸王的庐山真面目。

  “回主子,是前方笙箫阁外太拥挤,马车过不去。”

  “嗬,笙箫阁,正好进去瞧瞧吧。我倒要看看,叫那帮纨绔子一掷千金的到底是个什么样。”话音刚落,一只修长有力的手便挑开帘子,车上的宸王便迈了下来向笙箫阁走去。

  这璋国建国不到百年,正是歌舞升平的繁盛时期,秦楼楚馆自是不必说,环肥燕瘦各色美女应有尽有,近年男风也是渐渐流行开来。而这笙箫阁就是泽莫城里最大的一家倌馆,每到夜里,门前是车水马龙,各色各样的人川流不断,是这都城里最大的销金窟,远远地便可听见里面琴瑟声声,笑声不断。

  凤允扬走近了,听见了里面喧闹,不由得轻挑了左侧的剑眉,面上还是平静如常,而熟悉他的人便知道心生不悦了。站在笙箫阁外的小童看见了凤允扬不由得一怔,只见一位20岁左右的贵公子正站在阁前,那公子长身玉立,披着白色的狐裘,一头黑发用金冠束起,额前戴着镶着青玉的抹额,抹额下的两条剑眉斜飞入鬓,一双琉璃般漆黑的凤目,直挺的鼻梁,薄唇微抿,略尖的下巴藏在雪白的狐裘下,好一个英挺俊美的公子······

  似是被小童的眼盯的不舒服了,那双凤目一道寒光闪过,直惊的那小童一哆嗦,这才回神赶紧笑着上前甜甜的说道:“这位公子面生的很,像是不常来我们笙箫阁,今个儿正好赶上阁里的琼霜公子出阁,那琼霜公子可是阁里的美人儿……”边说边将凤允扬引了进去。

  这小童别看年纪不大,但也是成了精的,平日里见惯了高官巨贾公子哥,可总觉得这位公子与别人不同,举手投足间是一种说不出来的贵气和傲气,教人猜不透,于是便将凤允扬向雅间领去。

  那雅间居高临下,将底下人笑闹的场景尽收眼底,只见几乎每个人怀中都倚着一个小倌,或妖或媚,或秀或娇,不断的劝酒,嬉笑,更有甚者对怀中人上下其手,惹出阵阵娇喘。

  凤允扬看到人群中不乏王侯公子,平日里端的正经,在这酒色之中显出了原形。凤允扬扯了扯唇角,却并没有笑意,眼底闪过一抹冰寒,看烦了底下人的寻欢作乐,便想寻一处安静的地方,于是下楼朝后院走去,此时人们的心思都被怀中的美人挖去,谁也没注意到宸王也在这笙箫阁中。

  ☆、初见惊艳

  宸王越往后院走,越觉得安静,寒风中似乎还夹着一股淡淡的梅香,停下步子仔细闻闻却没有了,凤允扬不禁轻笑想:这勾栏院里少不了的是脂粉香,又怎会有淡雅的梅香。

  便沿着小径继续走着,忽然觉得那梅香又重了,就顺着香气快步走了过去,小径的尽头竟然站着一个人。

  凤允扬停下脚步,隐在廊下的暗影里。那人背对着凤允扬,身量单薄得很,只静静的看着月亮,看不见他的脸,只能看到他齐腰的长发散在背后,随着风轻轻地扬着,像是一阵风就能吹走。凤允扬直觉这人若是转过身来定是个妙人,不禁好奇这人是谁,若是小倌怎不在前院陪客,难不成是客人?

  正想着,一个匆忙的身影跑来喊道:“琼霜公子,你在哪?你出场的时间到了。”只见那背影一僵,随后一道轻软的声音响起:“佩儿,别喊了,我在这。”便转过身来,凤允扬不由得呼吸一滞,一向清冷的眼中充满了不敢置信,一声低喃脱口而出:“卿承。”

  那人像是听到了什么声音,朝着凤允扬的位置张望,而身边的小童等得着急了,便拉着那人的手边走边说说:“公子,别看了,正找你呢,客人们都等着呢。”

  “原来是这阁中的小倌,又怎会是他。”想到将卿承和那小倌比,心中又升起了一阵烦躁,是啊,他的卿承怎会在这,又岂是这小倌比得上的?凤允扬只一瞬便敛去了刚刚的失态,又想起来刚刚那引他来的小童说的话,看来这位就是今晚要出阁的琼霜公子了,便也朝着雅间走去。

  回到雅间,已不见了刚刚的喧闹,客人们都朝着前堂张望。小倌出阁,就是清倌初次接客,就看那位客人出的价高,变买下这小馆的初夜。凤允扬虽不流连这烟花之地,但这种事也是听说过的。

  果然不久,那浓妆艳抹的鸨头便乐呵呵的说道:“各位爷,今晚是咱们阁中琼霜公子出阁的日子,还请各位爷怜惜。”下面早有人不耐,高声喊道:“你这老妖精,赶紧叫那什么琼霜的出来,看看他值不值得爷花钱。”“是啊,是啊,赶紧出来吧,都等不及,这春宵一刻值千金啊,哈哈哈”更多的人附和起来,刚刚安静的前院又热闹起来。凤允扬端起桌上的茶轻轻地抿了一口,不动声色的看着底下人的笑闹,自己本就是来随意看看的,但想起那个像卿承的小倌,心中难免不太平静。

  这是前堂的灯火忽的亮了,堂上的纱帘却放了下来,伴着琴声,一阵清越的歌声响起,“忆当年,晚照西阳,杜鹃痴等故人,曾几时,林花谢尽,锦书相思仍在,至今朝,手执寒梅,只盼君来与共缠绵。”那歌声像是低喃饮泣,像是有道不尽的相思缠绵,直把人的心引得像是有一只猫儿若有若无的一下下挠着般,凤允扬放下茶杯,朝下看去,果然客人们都痴了般听着,手中的酒撒了出来都浑然不觉。

52书库推荐浏览: 虐恋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