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妖夫君硬上弓_兜里有烟【完结】

   <蛇妖夫君硬上弓>by兜里有烟

  文案:

  一个苦逼奇葩,一个冷暴风华,搭错花轿嫁给他,夜夜春宵被他压。

  开始时:滚过来给本君暖床!老实给我趴着孵蛋!

  到后来:我想听你亲口叫我一声夫君。宝贝,我还想要……

  爱吃爱美爱冬眠,冷傲霸道纠结狂。

  他助他九天封尊,为情一世痴狂。

  他寻他碧落黄泉,纵横万载无双。

  他握住他的手按在腰下隐忍的勃热上:我这里,为你守了三百年。

  他吻上他碧绿的瞳眸:天堂地狱,只为与你相拥的一分钟。

  (元芳,你怎么看?回大人,我要追看……哈哈【205011013】欢迎来扯

  上架感言

  感谢编辑枣枣,感谢各位对我一直以来不离不弃的编辑大人们。

  感谢支持我的小伙伴们。

  今天上架了,希望大家以后多多支持,感激不尽。

  ——————————在此,我想说一句:我太tm喜欢海贼王了!老子就是稀罕路飞!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一章:掀起你的盖头来

  红烛摇曳,红幔氤氲。

  软绵绵的靠在锦绣缎枕上,朦朦胧胧听闻门口传来一阵脚步声。

  那声音时重时轻,渐行渐近。

  浑身无力,眼前除了红还是红,隔着薄薄的轻纱盖头,神志模糊的猜想着此刻的情景。

  哪里?只是微微动了动思维,头就疼得跟要掉下来一样。

  缓缓的眨了眨眼睛,如烟似雾的红色中一个瘦瘦高高的影子朝这边走来,须臾已到眼前。

  谁呀。还是脑袋疼。

  “娘子,为夫来了,让……你久等了。”一道沉洌磁性的声音,夹带着芬香的酒气,一根金枝摇摇晃晃的挑开了盖头,“让夫君好好看看,娘子。”

  下一秒,金枝叮铃一声脆响从新郎的手中滑落在地,与此同时,两双瞪大的眼睛瞬也不瞬的盯着对方。

  “你,你是何方妖孽!竟敢冒充本君的夫人!”

  “你才是妖孽!我还想问你呢!”

  两句话刚脱口,又是一阵剧烈的头疼,刚想喘口气,下巴就被一只冷冰冰的手狠狠捏住,一双深碧凤目燃点着阴翳的怒火刀子一样钉过来,“说!我娘子呢。”

  “老子哪知道!把你的爪子从爷的下巴上拿走。”

  “你这是跟谁说话呢。”一身大红衣裳的男子声音寒彻的恨不得杀人,恼怒的大喝道“来人!”

  片刻便从外面呼呼啦啦进来了三四个身着华服之人,其中一个年纪较长胡子花白的老者还拄着一根蛇头拐杖,颤颤巍巍走到近前,低眉顺目的道“君主,敢问何事。”

  “你说何事!”君主勃然大怒,红袖一拂桌面,琉璃杯盏纷纷碎落,“睁大你的老眼给我看看,这是什么东西!”

  老者和其余人等这才抬起眼睛朝一身凤冠霞帔的新娘子看去,皆不约而同的身子向后仰了仰,一副被震的模样。老者揉了揉眼角,似乎不大相信自己老眼昏花的视觉,又凑近些眨巴了两下,在确定不是看花眼后,扑通一声就给跪了,拐杖丢在一边,磕磕巴巴的道“君主,老夫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啊,罪过罪过。”

  剩下的几个也纷纷跪倒,大呼不知真相。

  君主负手而立,望着他的背影都能感受到此刻他心中熊熊的怒火,胸膛都一起一伏的,“废柴!都给我滚出去。”

  “是……”老者朝身侧的几位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们赶紧退出,其余事等稍后在从长计议。

  几个人连滚带爬的出去了,门扉轻轻合上,此事万不可声张,否则君主的颜面扫地。他们刚想转身避风头,身后的门哐当一声被踢开,旋即一枚玉冠飞镖一样砸在老者脸上,“叫雪狼老儿滚来见我!”又是砰地一声,门被卷上,老者颤巍巍的拾起君主的发冠,一边揉着脸一边招着手“我等快些前去,这事儿大了。”

  红绡帷幔的房间内就只剩下他们两个,死寂的掉根针都能听到。

  某只开始迅速的回忆一路滚来的情景,貌似是有那么一个女的,不过半路上就化成灰了,自己从前一个世界嗖一家伙就落在了人家的花轿里,还记得那个女的是哭了还是怎么的,不行一思考就脑瓜儿仁疼。

  某君恼羞成怒的在地中央来回的转悠,愤愤然喋喋不休“好你个天煞的野狼,竟然把本君当猴耍!看我要你好看!”说着,潭水一样冰冷的深碧色眸子又朝某只刷刷了过来,像是认命般的咬牙切齿道“若是难看些也就罢了,连公母都窜了!这不分明把我当傻子么!”

  “你以为我愿意。”某只叹了口气,“我这辈子还没娶老婆呢,就跑你这来了。”

  “放肆!”某君上前就把可怜的某只揪了起来,“妖孽,注意你的口气。”

  某只心里蔑笑道,就你长成这样也好意思说别人是妖孽,“撒手!说话前先好好撒泼尿照照自己,都快长成红颜祸水了,还舔着脸说别人。”

  “简直是……无法无天!”某君轻而易举的就把他撇出去好远,后背重重的砸在地上脊椎骨都要折了,他揉着腰刚想爬起来,就被一只精美的靴子给踩住了,某君微眯着狭长的眼睛冷厉的俯视着他,漆黑的长发顺着一侧肩头滑落,染在嫣红的衣袍上,刚欲开口怒斥,门外传来一道苍老的声音,“君主,雪狼门主到了。”

  某君深吸了口气,抬起脚沉声道“我知道了。”随后狠歹歹的丢给某只一句话“回头再收拾你!”便拂袖而去。

  某只彻底傻眼了,自己这是穿到了一个什么世界,怎么人的眼睛还有绿色的。肚子都快被那妖孽才爆了,踉踉跄跄的站起来,他在这满屋绯霞的婚房里瞎转悠了会儿,眼前最关键的就是先找点吃的,简直要饿翻白眼了,瞄了瞄地上散落的糕点,他蹲下身一点点拾起来往嘴里塞,面子啥的先下课吧,活下来是重点。还别说,味道不错,就干脆坐地上开造。

  月满霜天。澄明的烛火将偌大的殿堂照得通亮,翡翠石晶的地面美轮美奂,一陈一设极尽奢华。碧翠琅椅上,一袭红裳的君主目色冷沉的望着对面椅子上一袭白衣的男子,除了先前的老者外再无他人。他们三个谁都不说话,老者的脑袋都快低到脖子里去了,白衣男子不明所以的眨着眼睛,终于开口道“我说青夜,你这大婚之喜不去洞房花烛,把我叫来所为何事啊。”

  青夜沉默的像块石头,目光恨不得砸死他。

  “咳咳,是不是舍妹不大听话啊,你多多海涵她一下嘛,毕竟是小丫头第一次出阁,很多事难免会……你明白的。”

  青夜还是不言语,眸底隐隐怒火。

  “呵呵,都说**一刻值千金,你就不要在这跟我这糟老头子浪费好时光了,速速歇息去吧,若是想我了想跟我闲谈,咱们改日把酒言欢,机会有的是,青夜,你说是吧。”

52书库推荐浏览: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