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魔传说_十四郎【2部完结】

  妖魔传说

  作者:十四

  夜深沉厚重,狰狞地盖在头顶,天边一颗星子都没有。她静静地站在街头,漆黑的大衣裹住身体,上面纠结着无数银色诡异花纹,整个人仿佛化成一尊雕象,动也不动天气阴霾,寒风呼啸个不休,偶尔夹杂着几片硕大的冰雹,砸在身上生疼生疼。

  地上的积水漆黑腐臭,倒映着街边几盏破烂闪烁的霓虹灯,虽然绚烂,却无故凄凉。

  夜深沉厚重,狰狞地盖在头顶,天边一颗星子都没有。

  她静静地站在街头,漆黑的大衣裹住身体,上面纠结着无数银色诡异花纹,整个人仿佛化成一尊雕象,动也不动。

  及腰的长发尽管屡遭狂风肆虐,却依然水滑油亮,半根也没乱。

  她抬腕看了看镶钻手表,凌晨1点10分,委托人迟到了十分钟。

  寒意萧索,肮脏的空气也因为寒冷而变得洁净一些,她咳了几声,眼睛却依然冷漠如冰,纹丝不动。

  从口袋里掏出香烟和打火机,几乎不用看,麻利地抽出一根,点火,深吸。

  深蓝的烟雾弥漫开来,带着烟草燃烧后特有的醇厚香味,她整个人都被笼罩在里面,看不清面容。

  一阵突兀的喧哗从街角传过来,几个颓废少年打闹嬉笑着往这里走过来,见到她,微微一怔,立即又哈哈大笑了开来。

  几个人飞快冲上来,先还徘徊着不近身。

  其中一个张口骂了一句,“滚出我们的国家!黄种猪!”

  她的眼波微微一动,仿佛结了冻的冰,却没说话。

  “滚出去!滚出去!肮脏的猪!”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1.腐烂之都(上)

  天气阴霾,寒风呼啸个不休,偶尔夹杂着几片硕大的冰雹,砸在身上生疼生疼。

  地上的积水漆黑腐臭,倒映着街边几盏破烂闪烁的霓虹灯,虽然绚烂,却无故凄凉。

  夜深沉厚重,狰狞地盖在头顶,天边一颗星子都没有。

  她静静地站在街头,漆黑的大衣裹住身体,上面纠结着无数银色诡异花纹,整个人仿佛化成一尊雕象,动也不动。

  及腰的长发尽管屡遭狂风肆虐,却依然水滑油亮,半根也没乱。

  她抬腕看了看镶钻手表,凌晨1点10分,委托人迟到了十分钟。

  寒意萧索,肮脏的空气也因为寒冷而变得洁净一些,她咳了几声,眼睛却依然冷漠如冰,纹丝不动。

  从口袋里掏出香烟和打火机,几乎不用看,麻利地抽出一根,点火,深吸。

  深蓝的烟雾弥漫开来,带着烟草燃烧后特有的醇厚香味,她整个人都被笼罩在里面,看不清面容。

  一阵突兀的喧哗从街角传过来,几个颓废少年打闹嬉笑着往这里走过来,见到她,微微一怔,立即又哈哈大笑了开来。

  几个人飞快冲上来,先还徘徊着不近身。

  其中一个张口骂了一句,“滚出我们的国家!黄种猪!”

  她的眼波微微一动,仿佛结了冻的冰,却没说话。

  “滚出去!滚出去!肮脏的猪!”

  几个少年高声嚷嚷着,似乎有什么深仇大恨一般,大胆一些的终于伸出手去,直接就要抓她那头美丽的长发。

  那只手不知道怎么的,竟突然转了个弯,硬生生扭至她眼前。

  她依然面无表情,手里刚刚抽完的烟头轻巧地扣入那人掌心,只当那是烟缸一样,用力一嵌。

  少年杀猪一般地叫了起来,凄厉无比。

  “上!给我上!杀了她!杀了这只黄种猪!”

  他没命地吼着,捉着严重烫伤的手,小丑般只知道跳脚。

  那几个少年顿时疯狂起来,从裤子口袋里掏出弹簧刀,“噌”地一声弹出,朦胧的月光居然也能映在其上,看起来倒也颇为可怕。

  她依然不动弹,平静地抬腕再看看手表,1点20分,委托人迟到了二十分钟,半个小时是她等待的极限,再不来,她就要回去了。

  再掏出烟和打火机,点上一根新的。天气冷,只有抽烟才会觉得自己活着,还可以呼吸。

  那几个人已经冲了上来,刀子在眼前一晃,闪过一道寒光,他们的眼神是疯狂没有理智的。

  她缓缓抬手,轻轻捉住那只拿刀的手腕,五指一拢,“喀啦”一声,将其拉脱臼。动作麻利,迅速,没有一点罗嗦的步骤,甚至称不上优美。

  吐出一口烟,飘散在空气里。

  还有八分钟。

  那些少年似乎给吓住了,开始仔细端详这个穿着黑色大衣的东方女子。

  如此之夜,如此之地,她独身在此。东方人一向神秘又胆小,夜黑了从不出门,她莫非是什么鬼魅不成?

  暴力不成,只好辱骂。他们痛恨一切东方人,恨到见了就想杀。

  东方人精明且可怕,抢他们的饭碗,抢他们的土地,抢他们的空气,什么都要抢!这个世界终有一天会被他们挤爆抢空,所以他们是正义的!

  她在辱骂声中眉头也不皱一下,深深吸上最后一口烟。

  最后一分钟,她可以离开了。

  刹车声尖锐刺耳,陡然响在暗夜中,惊心动魄。

  一辆加长林肯突然停在她面前,将那几个少年逼到了一边。

  车门急切打开,一个穿着正统英式西服的年长男子飞快从车里走出来,走到她面前,恭敬地弯腰。

  “实在抱歉,天净砂小姐,我来迟了。”

  她淡淡瞥了那人一眼,低头看看手表,1点30整。

  “刚好三十分钟,我还可以接手这个事件。”

  她的声音低柔,却冰冷,没有一点感情。

  年长男子感激不尽,转身一边替她开车门,一边说道:“实在是因为主人突然又犯起毛病!上下没一人有对策,忙了半日才来接您。请您务必去解决,布莱登家族感激不尽!”

  “布莱登家族?!”

  那几个疯狂少年惶恐地低叫了出来,是那个年年都能排在全球富豪前十的金矿布莱登家族吗?!老天啊……她这才刚注意到他们似的,坐上加长林肯,她回头对一个少年招了招手。

  他惊惶失措,手脚都不知道该放哪里,急忙上前,不知道这个神秘的东方女子会怎样辱骂责怪他们的失礼。

  “张嘴。”

  她冷冷地说着,一点命令的语气都没有,却偏偏含着一种让人无法拒绝的气势。

  于是他乖乖张嘴。

  “扑”地一声,她将手里抽完的烟头丢进他嘴里,动作轻巧,优美。

  他完全呆在那里,张着大嘴,好象口水呆子。

  她再也没看他们一眼,关上车门,林肯车扬长而去。

  布莱登家族的别墅并不豪华到让人难以想象,而是一栋三层楼的老式洋房。

  别墅前有大片庭院,树木和草坪被修剪得整整齐齐。

  庭院前的铁门在林肯车到达时吱呀打开,刺耳之极,显然岁月久远。

  别墅里灯火通明,只有西角最上面的阁楼漆黑一片,她往那里看了一眼,阁楼的窗户里似乎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黑漆漆一团,煞是可怕。

  年长男子将她引到别墅门口,立即有人替他们打开了大门,大厅里明亮温暖,薰衣草的香气弥漫。两排穿着整洁佣人服的仆人站在绣花羊毛地毯上对他们鞠躬,天花板上吊着浅紫色水晶灯,不得不承认,布莱登家族依然保留着典型的欧洲式优雅氛围。

  女仆将他们引入休息室,那里挂着艳红的天鹅绒窗帘,铺着米色地毯,靠近壁炉有一组古典沙发,上面坐着好几个人,似乎都是那个犯病主人的亲属。

  他们见她进来,都站了起来,一对年轻的男女,还有一个年约五旬的中年美妇,每个人的眼睛都是红红的,似乎刚才一直在哭。

  年长男子将她领着坐在了沙发上,自己垂手站到了一旁。面前的茶桌上已经放好精致红茶,碟子里盛着数块漂亮的奶油点心。

  她却一动不动,看着那中年美妇,冷声问道:“什么时候开始发作的?发作征兆是什么?具体有什么特征?全部告诉我。”

  那中年美妇只顾着打量眼前的东方少女,她看上去好年轻,只有二十来岁,东方人一向娇怯怯的,她更是不例外,纤细的肩膀和腰身,苍白的脸色,下巴尖尖的,虽然异常秀丽,却有股诡异感。

  这样的小姑娘,当真是他们口中那个闻名世界的除灵师?她有些不信。

  她身边的年轻人似乎对母亲的沉默感到尴尬,急忙说道:“是这样的,初次发作是在半个月前。家父那天兴起,想去西边的阁楼上找很久以前曾祖父留下的一幅画。这种事情本来让下人去做就可以的,但是家父坚持要自己去,因为就他所说,他小时侯见过一次那画,从此一直都没忘记过,他怕下人不了解其珍贵程度,卤莽弄坏了,所以坚持自己上去了。”

52书库推荐浏览: 十四郎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