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狐之惑_十四郎【完结】

  《妖狐之惑》作者:十四郎【完结】

  文案:

  妖狐之惑,是狐惑了人,还是人惑了狐?狐仙阴差阳错,乌龙附身到一个凡人丫鬟身上的故事那个该死的狐狸,明明是自己没本事附错身,竟然还好意思来责怪她,说她害他失去变成女人的好机会?NND,现在都是什么世界啊?她被他害得失去工作都没跟他算了,他竟然还敢跟她提他那点变态破事?!看她不使出她的“九阴百骨掌”,我打我打我打打打,打死你!不过,打死他的话,是否也意味着她这一辈子,身体里都将住着他的灵魂?不行,这样的事情太荒谬了,她一定要把他赶出去以正女威!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正文】

  1. 相见误

  夜深人静,时候约莫二更。

  巨大银白的月亮妖异地挂在天边,光芒四射,所到之处全部被沾染上一层朦胧的光辉。

  米家大宅安静无声,所有人都陷入了香甜的梦乡,只剩下园子里的老槐树,被初夏的晚风吹拂的到处摇摆身体,叶片发出细微地沙沙声。

  月光无声地蔓延,越过宽敞洁净的青石回廊,越过雕花精致的窗棂,晕晕地透进窗纸里,将窗前枣木案上的芳兰宣纸映成了幽蓝的色泽。

  案前站了一个少女,一身月白的衣裳,一头墨玉般的长发随意地编了个大辫子垂在背后。耳边一朵粉色珠花,为她俏丽的脸庞增添了柔媚之色。她浓密卷曲的睫毛微扬,一双黑白分明的杏核眼里,满是等待的焦急和不耐。

  “都快三更了!怎么还不回来!”

  她愤愤地嘀咕着,在精致的绣房里走来走去。

  忘了交代,这个房间并不是她的。是的,这个少女只是米家的一个丫鬟,这个房间就是她服侍的主子——米家三小姐的绣房。

  奇怪,主子的绣房怎么三更半夜的让丫鬟一个人待着?主人呢?丫鬟在等谁?为什么那么焦急?

  事情还需要从头细说。忘了介绍,这个少女叫牡丹,来米家大宅做丫鬟已经一年,今年刚满十六。由于嘴甜加上勤快讨喜,她很快便成为了三小姐贴身服侍的丫鬟。

  时间要推前,到昨天早晨。

  牡丹在茶房提了百草菊花茶,放在蓝色珐琅托盘内,轻巧地向三小姐的绣房走去。这个时辰,估摸着小姐该起床了。夏天闷热,早上起来喝一点清凉的百草菊花茶最好不过。

  她能在短短一年就当上主子的贴身丫鬟可不是运气!要比头脑转得快和奉承的工夫,这米家大宅上下几百号家丁,哪个比得上她?从小没有见过父母长什么模样,有记忆时便跟着牙婆四处奔波给大户人家做工,她牡丹嘴皮子上的工夫早就炉火纯青了!

  要讨好那些吃饱了饭没事做的主子们还不容易?小心地察言观色,了解主子的喜好,适当的时候嘴巴甜一点,手底下做事勤快一点。有时候装装糊涂,说点忠诚的傻话,哪个主子不喜欢她?

  说到她来米家,还真是挺造化。米员外是这个光州府两大富豪之一,专门经营钱庄和赌场。家里的势力自是不用说,出名的却是他有四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大小姐早在十四岁的时候就被琴州府的天员外宝贝似的捧回去当儿媳妇;二小姐十五岁的时候居然给皇宫里的人看上,现在正做宫里的女官,听说被某个皇子看上了,正考虑办大婚。

  奇怪的是三小姐。

  今年三小姐已经十七了,求亲的人踏破了门槛,可米老爷却一个都没答应,拒绝的十分彻底。外面的人都说米老爷打算把三小姐养在家里一辈子做“镇家宝”。谁都知道,三小姐是四个姐妹中容貌最出色的。现在连十六岁的四小姐都定了人家就等年底嫁过去,可三小姐的亲事还好象那天边的浮云,半点痕迹都捉摸不到。

  三小姐暗地里埋怨过很多次,说她都成光州府的笑柄了。但牡丹知道,她的怨气不只是对米老爷,她针对的是“那个人”。

  那个人,她和三小姐私底下聊天的时候就用这个代称。具体说来,其实就是水公子。光州府另一个富豪的儿子,水之澜是也。

  这是只有三小姐和她知道的秘密,三小姐早已和水公子情定三生,一年前就等待他上门提亲。可是求亲的人每天都有十几个,一年下来,换了不知道多少门槛,偏偏她最想要的那个人没有出现!

  三小姐为此不知道愁得掉了多少头发,瘦了多少身上的赘肉,差点就要绝食自尽了。

  唉,可怜的小姐啊……

  牡丹在心里叹息着,面上却挂着招牌甜美笑容,端着托盘对经过的所有家丁丫鬟点头打招呼。

  永远不得罪任何人,这是她处世的原则,哪怕对方是比她地位还低等的下人,她也不会有坏脸色。大家出门讨口饭吃,都不容易么。既然生来不幸做不了主子,那就开心地做下人吧。自尊自傲什么的,心里想想就好。主子面前,不要把自己当人,傲气也不能当饭吃。人实际一点最保险了。

  轻轻推开雕花房门,牡丹站在门口柔声叫唤。

  “小姐,你醒了么?奴婢给你送茶来了。”

  粉红绣房里,一个惊喜地声音陡然响起,“牡丹?快进来快进来!把门关上!”

  咦?今天精神不错嘛……莫非水公子那里终于有动静了?

  牡丹关上了门,轻盈地走进了内室,小心将托盘放到了红木桌上。而绣床上的美貌佳人早已等不及地将她拉了过去,一张千娇百媚的美人脸上,满是喜悦的光彩。

  “牡丹!那个人给我送信了!”

  三小姐急切地说着,激动的眼泪都出来了。牡丹细心地替她披上丝质袍子,跟着笑道:“那是小姐的福气了!他要提亲了吗?”

  三小姐摇着头,却依然喜悦无限。

  “你看!他约我今晚去他府上!他果然还是挂念我的!”

  她从枕头下面抽出一块湖水绿的帕子,递给了牡丹。上面有两行秀气的字,隐约还透着名贵的墨水香味。可惜牡丹什么都看不懂,她不识得字,从来没学过。但是她可以微笑啊!

  “真真是小姐的福气呢!水公子必定是约你去谈嫁娶的事情,小姐可要好好打扮一下哦!”

  牡丹笑吟吟地将帕子还给三小姐,转着眼珠甜美地说着。

  “死丫头!”

  三小姐满面春风地淬了她一口,满脸的红晕,显然喜不自禁。

  这帮主子小姐就会装腔作势,明明心里开心的要死,还不给人说。牡丹笑眯眯地将三小姐从床上扶了起来,问道:“那小姐几时去啊?需要牡丹相陪吗?”

  三小姐坐到梳妆台前,摇头道:“不需要你去,也绝对不许让爹爹知道!我约莫晚饭后就出去,四更之前一定回来。你呀,就留在这里别走。万一爹爹要来或者有下人来打扰,就说我不舒服先睡了,不想见任何人。”

  牡丹替她梳头的动作稍微顿了一下,马上又恢复了正常,笑道:“那是自然的,小姐今天想梳什么发式?”

  该死的!要她做挡箭牌么?要是真给人发现了,她牡丹就是九条命也赔不起啊!这个闺阁小姐也太任性了!

  三小姐叹了一声,柔声道:“牡丹,这么多丫鬟里面,只有你对我最好最真心。我都知道的,这个事情千万不能让爹爹知道,你明白么?我只能找你帮忙了,你可一定要用心啊。”

  啊,对她用感情战术么?牡丹急忙做出感激的模样,逼出了一点眼泪,低声道:“小姐对奴婢的恩情奴婢就是做牛做马也还不清!小姐放心,奴婢一定小心,绝对不让任何人知道!此事如有第三个人知道,就惩罚奴婢下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这个誓言够重吧?千金大小姐满意了么?哼,要她说,她还不屑咧……自古以来男女私底下约会能有什么好事?事情万一败露,倒霉的只是她这个做丫鬟的,所有人都会说她没有看好小姐。做下人的命苦哇……时间流逝,转眼到晚上。

  牡丹在心底哀叹着,真的是命苦啊!说好四更前回来的,现在都三更了,却一点动静都没有!她等在门口等的腿都麻了,满心的紧张。这两个痴情男女,该不会一直缠绵到现在吧?那样的话,明天早上才回来也不是没有可能……牡丹在绣房里又走了一圈,月光越发地嚣张,照得屋子里看上去如同白天一样。地上只见牡丹的影子,焦急地晃来晃去。

  微风吹过,西角的窗户忽然给风吹了开来,吓了牡丹一跳,急忙奔过去将“砰砰”直响的窗户轻声合上。这样的声响,要惊动了什么人,那她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又在屋子里转了一圈,鼻子里忽然闻到一股怪异的香味,说甜不甜,说幽不幽,丝丝缕缕有意识一般钻进了她的鼻子里。牡丹的脑袋忽然觉得有些沉,迷迷糊糊地只想躺回床上好好睡一觉。

52书库推荐浏览: 十四郎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