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_朱砂【完结+番外】

   《天路》作者:朱砂

  文案

  成龙?做神么?这条天路很难。可是当我有机会时,我拒绝了……

  小水蛇白水生,与自小长大的玩伴鲤鱼李浣一起,离开了栖身的碧波潭,前去人间寻找神秘的涌泉珠。落入青楼的小白狐,高傲美丽的小凤凰,温和淡定的麒麟,来自银海的小龙,天上人间,妖界鬼域,水生已经可以走上成龙的天路,然而,他放弃了……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水生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序

  碧波潭其实只是个小湖。湖边种着些桃花柳树,湖里有些荷叶浮萍;春天的时候会有青年男女来湖边走走,秋天的时候有渔女来摘些菱藕。不过那时候,我一直以为碧波潭就是整个世界呢。

  那时候我还什么事都不懂,每天只是吃吃睡睡,闲下来就和李浣,那时他还不叫这个名字,还只是一条黑皮小鲤鱼,在碧波潭里乱游。直到那天,碧波潭上下喜气洋洋,列队欢迎一位贵客……

  贵客到时,碧波潭上本来明净的天空阴云四合,雨点如跳珠一般打得荷花荷叶纷纷弯腰,倒吓了我一跳。躲在一片荷叶下面,我悄悄问李赤,他是李浣的堂兄:“这是位什么贵客?好大声势!”

  李赤不屑地瞥我一眼:“当然了。云从龙,风从虎,知道么!”说着,还用力一摆红色的尾巴以示郑重。

  “云从龙,风从虎?”我迷迷糊糊。当然了,那时我只是条一岁的小水蛇,哪里见过什么龙啊虎啊的。

  正在我莫名其妙之时,一道闪电破空而过,一条修长矫健的身影自云层中跃出,跃入了碧波潭。那是我第一次见到龙。

  第2章

  “水生,我决定了。我要成龙!”李浣郑重其事地说,眼里闪着兴奋的光。

  我没吭声。那天来的那条赤龙,便是三千年前在这碧波潭里出生的一条小红鲤。麟凤龟龙四大神族中,唯有龙族是不讲究血统的。因为龙族中许多都是化生而来,反而是龙族生出来的未必成龙。

  李浣背上的鳍都在轻轻颤动:“龙绯就是跳过了龙门成龙的!水生,我一定也能做到。”龙绯就是那条赤龙,当然三千年前他的名字叫李绯,成龙后才冠了龙姓。

  李浣用尾巴拍我一下:“水生,我们一起修炼,好不好?你是蛇族,也有机会的。”

  我点点头,可是没有多大信心。不错,龙也有蛇化的,但化生那么容易么?至少先有一千年道行,然后还得有机缘。若是没有这个机缘,凭你再怎么修炼,也只有在人间做妖。碧波潭里有千年道行的不少,可是成龙的,五千年来也不过只有龙绯一个。不过对李浣,我倒是很有信心。论灵性,族中长老常说他的资质是一千二百年来潭中最好的;论毅力,他三个月大的时候就曾经不停地游了一天一夜,就为了跟其它小鱼打赌。修炼的两个必需条件他都有。可是我就不同了。实际上,我一直胸无大志。成龙,不敢想,能在这人间安安稳稳地生活,我就心满意足了。

  李浣说话算话,那以后再也没见他闲废过一寸光阴。我呢,托他的福,每天被拉着修炼,效果也显著得很。四百七十岁那年,我们第一次站在了碧波潭的岸上。

  风微有些凉意,吹动我白色的衣裾和李浣黑色的衣裾。虽说差不多是同时修成人形,但我知道李浣的修行要比我深。因为我是蛇,虽然生活在水中却不完全依赖于水;而李浣是鱼,要修炼到可以离开水比我要难得多了。

  我们在碧波潭静如明镜的水面上照了一下自己。啊?为什么我是这样!看人家李浣,身材挺拔,肤色微黑,剑眉飞扬,虽然还是个少年,可身上那种男人应有的阳刚之气卓然而出。再看我,不错是面容俊美,身材修长,可不用这么白皙吧,腰不用这么细吧?长得俊没什么不好,可一个男人长这么俊,那,那好象就不大合适了。

  “水生?”李浣看我愁眉苦脸对着自己倒影长吁短叹,奇怪之极,“走吧,别舍不得了。我们又不是不回来。”

  唉,我哪里是舍不得碧波潭啊!

  第3章

  人间果然是繁华。到处是人来人往,粗粗细细的声音此起彼伏,我和李浣的眼睛都不够用的了。

  “两位公子买扇子么?五钱银子一把。您看这上面全是名家字画,再找不到这么便宜的了。”

  五钱银子?我疑惑地看看李浣。便宜么?银子我们知道,就是人间用来买东西的,沉甸甸凉冰冰的,倒是白亮亮跟我的蛇皮差不多颜色。听说在人间这东西大有用处,现在连上界都在用呢。出来的时候潭里的长老也给了我们一些,可是那有多少,五钱银子买一把扇子贵不贵阳市,我们可一点都没数。而且,现在才春末,又不热,为什么要买扇子?

  “两位公子风度翩翩,拿上这么一把扇子,必定是……”

  妈呀,这人怎么这么能说啊!在碧波潭待了四百多年我都没听过这么多话。还是李浣镇定,摇摇手说了声:“我们不要。”拉着我走了。

  敢情这集市上这么能说的根本不止一个。我们一路走就一路听见各式各样的声音。要么是什么丝绸衣裳颜色鲜亮,要么是什么南疆药材珍贵难得,吵得我头一个有两个大。好不容易昏头昏脑挤出人群,猛可里一样黑乎乎的东西塞到眼前:“公子,要不要胡琴,上好的蛇皮—”

  蛇,蛇皮!我一个踉跄差点摔出去,脖子后面立时泛起一股寒气,寒毛,哦不,鳞片倒竖,落荒而逃。该死的李浣跟在我身后,笑得打跌。

  “哟,两位公子好面生,怎么不进来呀?”娇滴滴的声音令我刚平复下去的鳞片又竖了起来。一通乱跑,这是到了什么地方?天还没黑,门口就点起了两盏大红灯笼,灯笼下面的几个女人花枝招展,粉香四溢,比碧波潭边上的桃花精还香艳,看得我一愣一愣的,不知怎么回事就被拉了进去。

  里面香喷喷的,呛得我打了好几个喷嚏,连忙把蛇一样缠上来的女人左右推开。奇怪了,难道都是我的同类不成?人间有这么许多蛇精吗?

  李浣也给缠得不轻,总算他力气比我大,挤过来把我护在身后,推开那些女人:“不要过来!”

  “哟,两位公子怎么不满意吗?我再给两位找几个漂亮姑娘来。”一张血盆大口挟着呛人的浓香扑面而来,几乎吓了我一个倒仰。这是什么?

  “不要,我们,我们不要什么姑娘!”李浣大概也被吓住了,说话都有几分结巴。

  “不要姑娘啊—”半老徐娘自以为妩媚地抛了个媚眼,“那两位公子是要找小倌了?这边请。”

  小倌?我疑惑地看李浣。什么是小倌?姑娘嘛,就是年轻没出嫁的女人,这我知道;但小倌是什么?没听说过。

  李浣摇摇头,显然他也不懂。真好,终于有他也不懂的事情了。省得在碧波潭里他老骂我不用功,这也不懂那也不懂。不过,李浣都不懂的东西,我倒好想去看看。

  这园子比前面清静得多,也没有那么浓的脂粉香,不过,不过,这是些什么人啊?虽说都是年轻清秀,可是男人怎么可以涂脂抹粉呢?说话也不要这个腔调啊!虽然他们看起来也好像我的同类,但,但,好可怕!

  “李浣,我,我们快逃。”我拉着李浣的手直往后退,直退到屋门外的长廊上。冷不防一个人一头撞在我背后,我一头栽在李浣背上撞痛了鼻子,那个人更惨,咕咚一声坐倒在地上。还没等他爬起来,拐角处追出两个大汉,手里举着竹条,凶神恶煞地扑上来打他:“小兔崽子!想跑?叫你跑,叫你跑!”

  “别打脸啊,打坏了我可卖不出好价钱。”刚才还满面春风的半老徐娘一转眼变了脸,一面剔指甲一面看着两根竹条下雨似的落在那少年身上:“胡晓白,妈妈我告诉你,想跑啊?没门!乖乖的给老娘挣钱,这里有吃有喝的哪里不好?看你这小模样,只要肯做,还怕发不了财?别死心眼了……”

  地上的少年双手抱头,蜷成一团滚来滚去,挣扎着叫:“我不听你的!你是坏人—”一记竹条子又狠又快地抽在腿上,打断了他的话。

  “住手!”

  唰一下大家的眼光聚集到我身上来。看我干什么,是我喊的么?正要向李浣背后一退,忽然看到地下那个少年,正努力地抬头,一双晶亮的大眼睛水汪汪地看着我—嗯,是我喊的又怎么样!

  “你们,这样打要出人命的。”汗,这话听起来好象没什么气势。

  老鸨大约也没想到我会冒出这么一句,愣了愣才堆起一脸假笑:“公子真是怜香惜玉。不过,这是我香积楼的人,总要调教。公子还是莫管闲事的好。”

52书库推荐浏览: 朱砂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