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路香尘_蘑菇三【完结+番外】

  《去路香尘》作者:蘑菇三【完结+番外】

  文案

  这年岁,很不太平。李遥安自从做了行商,就再没打算管过别人的事。

  如果不是……如果恩人托付,如果不是早夏有一手好厨艺,他才不会,才不会把他带在身边——!

  【真的吗→_→】……算了,这终归还是缘分罢。

  这是一个『在路上』的故事。

  遇到一些陌生的人和陌生的事,直到他们也再离不开彼此的故事。

  ——前路迢迢,不离不弃;——

  ——行过回首,尘香满径。——

  稍微有一点单元剧的性质,主要是遥安和早夏一路上遇到的故事。

  其实是温柔攻X乖巧受

  温柔攻有点小傲娇,乖巧受有点小别扭【这世界够乱的……世界背景有点苍凉,但文风依然是治愈向=v=

  内容标签: 三教九流 情有独钟 天作之和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遥安,早夏 ┃ 其它:行商,在路上,一定好人多【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1、凝恨对残晖 …

  李遥安赶到长安的时候,晚了不止一步。

  嘉会坊,昌隆街,循着记忆一路找去,到达时已是日薄西山。

  驾着马车停在一处宅院门前,抬眼望去,朱漆的大门紧闭,顶上被人摘去了额匾,两侧仍旧挂着挂着大白的灯笼,不像是新的,恐怕已经有些时日了。

  自从皇族迁都洛邑,迫得长安百姓迁家移户,昔日皇城早已不复威严,现如今留守长安的百姓,大多都是那时无力迁居的贫穷人家,这间宅院的主人原本是宫中的老御医,迁都之后却不知怎的也没有离开,只是把家搬出了皇城,搬到了外郭城中,嘉会坊里。

  前半生攒下了些微薄的家财,于是每日清贫闲居,接济百姓,日子过得还算自在。

  两年前李遥安逃难之初便是受了他的照顾,只是后来去学了些经商的门道,便拜别了恩人,做了个四处云游的商人,直到五天前接到恩人病重的消息,他快马加鞭从青州赶来,可毕竟已过去了太多天,连送葬的队伍都赶不上,更别说见人最后一面了。

  皇城虽已人去楼空,但昔日贵气仍在,院中故人西辞,门前却是干干净净,不像是无人问津的模样,李遥安轻车熟路地将马车引去偏院,几步到了正门,只用手轻轻一推,大门应声而开。

  时值夏末,庭中树却还都枝繁叶茂,看不出枯叶凋零的痕迹,暮色在院中笼上一层淡金,地面干净得只见树影,只是周围空旷无人,再也看不到救命恩人的身影,再想想自己甚至那最后一面都没能见到,李遥安心中半是怅然,却说不上另一半是什么滋味。

  灶间升着一缕炊烟,看来这家中确实还有人在,可李遥安思来想去,只记得恩人亲戚早已散尽,实在想不出现在还剩下什么人……莫非是附近邻家借灶,又或者是老天知道他今日要来,所以特地赐下了个田螺姑娘?

  老天爷对自己一向很好的,若非如此,自己也不会活到今天。

  一整天赶路,此时早就饿得头痛,偏偏这豌豆的清香,加上新熟的麦子香,又夹杂着零丁的芝麻的甜香混在一块儿,扑面而来,李遥安胃里的馋虫被勾得蠢蠢欲动,也懒得管它是人是鬼,跟着香味便找了过去。

  灶间的门没有关,蒸腾出的热气比外面热了不少,李遥安轻手轻脚地溜进去,果然看到灶上蒸着几屉东西,旁边则守着个陌生的背影,不像是邻家借灶的大婶,但也不像是个姑娘。

  正想着要不要上前确认,那人好像闻见动静,有意无意地转过头来。

  是个不到弱冠的少年,眉目似是刚刚长开,黛色的瞳,微挺的鼻梁,浅绛色的唇,掩饰不住日后的丰神俊朗。

  是个漂亮的少年,可惜不是田螺姑娘。

  ……嘛,田螺家或许有男有女,不过长安这边的田螺倒是挺少见的——看少年已经惊愕地睁大了眼睛,李遥安疑惑道:“你是谁?”

  少年又是一愣,莫名其妙道:“这话不该我问你么?”

  “这里是吴御医的宅子,我收到了消息来吊唁的,”李遥安从怀里拿出书信放在桌上,少年走上前来取,李遥安却绕过他直冲着那蒸笼去了,“好香,你蒸的什么?”

  两只灶台,一只已经熄了火,腾腾的热气却很是诱人,李遥安想伸手去揭开蒸笼,却被热气烫回了手,少年没听到他说话,取过信来看了一眼,恍然大悟道:“原来是你,可惜来得晚了,师父两天前便走了,不过有样东西留给你。”

  说话的语气沉稳得很,和外表的年纪有些不符,李遥安回过头,问:“你是他徒弟?我怎么从没听说过?”

  “我正巧是在你走之后来的,”少年收了信,完全没有发觉他对着那笼屉一脸好奇的脸色,只道,“你跟我来,我把那东西给你。”

  ……眼色好差,客人已经饿得不行了,好歹也要招呼一下嘛。

  李遥安心下暗叹,他了解恩人的脾气,去世之后家里值钱的东西一定都捐给了附近街坊,还能留给自己的,无非就是自己当年临走时落在这里的一块玉佩罢。

  午后书房光线昏暗,空气中的书香淡得虚空,只留空空如也的一张书桌,连架上的书也已经所剩无几,少年从一只空柜的最下层抽出一只木盒给他,打开,果然不出所料。

  盒里铺着金黄的绸缎,卧着万分熟悉的一块玉,李遥安拿出来掂量几下,正面雕着活灵活现的一只麒麟,反面则是一个“裕”字,流苏红得发亮,玉石白得耀眼。

  是自己仅剩的一样,还和过去有关的东西。

  少年道:“师父的牌位设在后堂,墓立在城北的坟岗,你若要吊唁可以前去。”

  或许是后事料理的多了,他的语气虽然彬彬有礼,却好像在处理公务一般,也不再多寒暄什么,直接转身出了门。

  屋里屋外都是晚饭的香味,李遥安将盒子丢到一边,只把那块玉收进怀里,几步跟了过去,皱眉道:“我可不可以先吃饭?”

  少年停在廊中,抬头望了一眼庭院中的夕阳,又回头看了看他,点头道:“你如果要吃完饭再去坟岗,天恐怕就要黑了,这年岁夜晚冤魂作祟,晚上最好还是不要出城。”

  看不出他是不是在开玩笑,李遥安道:“老人家没有教你如何招待客人么?”

  他的长相端正疏朗,和凶恶搭不上半点关系,然而天生的狭长凤眼一旦微眯起来,神色中总有股与生俱来的威仪,可惜对方全不放在眼里,道:“你一定要吃完再去也无妨。”

  总觉得他说话不咸不淡,李遥安瞪了半晌却讨了个没趣,但饿肚子的力量毕竟是无穷的,双腿完全不理会胸中的怨气,主动迈步跟了过去。

  灶间里的蒸笼不再滚烫,李遥安揭开盖子,白茫茫的视野里浮现出几点翠色,定睛看去,雪白的糕饼上巴掌大小,上面嵌着绿豌豆,雪白衬着盈碧,干净分明。

  “你做的?”制法虽然简单,却很养眼,好像白玉上点缀了翡翠珠子,李遥安拿起一块来咬下去,做馅的芝麻糖还有些发烫,渗到松软的白面中去,一丝甜馨可口得很,少年点点头,揭开另一边的盖子,将一屉的糕饼倒在布筐里,热气溢了半个屋子。

  “给谁吃的?肯定不是你一个人。”

  又几口下去,香气已充盈到口中的每个角落,屋子里也满是这股甜香,李遥安的眼睛亮了一亮:恩人不仅收了个徒儿,还是个好厨子。

  少年点点头,道:“师父叮嘱了,叫我临走前尽量把家里的粮食用完,做的好吃些,分到街坊邻居家里去。”

  原来连粮食也要分去的,看他端着筐子要走,李遥安连忙又拿了一个,道:“你做他徒弟,他不分给你家,只让你送给别人?”

  少年看他拿了一个,便从筐子里又拿出了几个,一边摇头道:“我没有家。”

  方才还说临走,难道不是叫他处理后事之后回家么?李遥安奇怪道:“你没有家,等把粮食都分完了去哪儿?”

  少年怔忡片刻,忽然脸色一白,转身道:“不知道。”

  头也不回地出了门。

  “……好大的脾气,做徒弟怎么受得了?”恩人生前明明喜欢懂事乖巧的小孩,怎么收了个这样的徒弟?李遥安无奈地想。

  太阳完全沉进了西山,大半边的天空好像浸上了水墨,李遥安把第一块糕吃光,院里院外寻不见那少年的踪影,想必是去跟邻居送吃的去了罢。

  糕饼的味道确实好,能喝些水更好,自己马车里的水袋也快空了,他干脆出门到偏院的马车里取出来,一口气喝了个干净。

52书库推荐浏览: 蘑菇三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