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皇涅槃_云升【完结】

  《凤皇涅槃》作者:云升【完结】

  简介:

  一年前,大神官进言:凤帝陛下非真龙天子,翔王之子,天命所归。陛下想保住皇位只有一法可行:孕育翔王之子。

  主角:凤帝,翔王

  其他:兄弟,年下,帝受,生子,有河蟹,结局HE。

  本文三观不正,怕雷者慎入。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凤皇涅盘(兄弟年下,帝受生子,慎入!)

  1

  凤帝已有三子,均为嫔妃所出,唯有腹中之子是亲自孕育。

  这是凤帝第一次怀孕,他深信这也会是最后一次。他必须生下这个孩子,但是指点他孕子的大神官告诉他,这个孩子如若在今年出生必定会夭折。腹中胎儿是他稳固江山的筹码,为了江山,为了皇位,他愿意作出一点牺牲。所以他甘愿躺在最讨厌的人身下,甘愿忍受孕子之苦,也甘愿延迟生产。胎儿即将临盆,此时正值盛夏,若要明年生产,谈何容易。可这麻烦又是凤帝自己造成的,也只能吞下苦果。

  一年前,大神官进言:陛下非真龙天子,想保住皇位只有一法可行,怕是要委屈陛下了。若真龙未出,凤命亦可代主天下。翔王之子,天命所归。只要陛下孕育翔王之子,即可代掌天下。

  翔王是凤帝最小的皇弟,最得先皇宠爱,也最令他讨厌。凤帝即位后,第一件事就是下旨命翔王去守皇陵。

  凤帝虽然纠结,却也答应大神官会认真考虑,并将考虑结果告知后再行动。可当他考虑清楚,正赶上翔王进宫面圣,凤帝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将翔王迷昏强了。等大神官得知结果,已是木已成舟,蓝田有玉,再难更改。

  为了皇位稳固,他只好暂时搬进神殿延产保胎,将国事交给替身代为打理。

  此时,至高无尚的凤帝陛下平躺在床上张开双腿,主动露出私密部位。他的脸庞因羞耻而变得通红,泛着诱人的颜色。可惜为他上药的药官是个木头,对眼前的美景毫无反应。

  “公子,得罪了。”药官面无表情的将药棒放进凤帝的菊穴,他的动作轻缓,带着身为医者的认真。

  “唔……恩……”药棒在菊穴内推进,摩擦着敏感的肠壁,凤帝受不了的呻吟出声。虽然已经上药四月有余,他还是无法习惯这种插入式的上药方式。怀孕后他的身体越来越敏感,尤其是开始延产之后,每次上药对他而言都是一次折磨。药棒圆润的顶端顶在花心上,令他的身体不住颤栗。

  药官上好药收拾好东西直接走人,根本不管凤帝需要抚慰的身体。对他而言,凤帝只是一个普通的病人,即使身怀龙子。在神殿里,除了知晓真相的大神官外,其它人都以为凤帝是哪位身怀龙种跑到神殿养胎的普通后妃,这个小小的谎言为凤帝保留了一丝尊严,却也为以后的谋乱埋下一线生机。

  凤帝默默的解决了急于抒发的欲望,吃力的穿上裤子,委屈的在床上躺好。他不明白自己身为帝王为什么要受这份罪,现在他的肚子比丽妃怀了双胎时还要大些,行动极为不便。其实凤帝的孕子生涯并没有他感觉的那么难熬,尤其自从开始使用延产药,胎儿就像进入沈睡般很少再有胎动,并不会扰到他。只是凤帝初次孕子,肚子又过大,腰腹甚是酸痛。神殿里的人又寡言少语,整个神殿泛着一股神圣的清冷之气,让他感到十分的无聊。现在已经到了冬月,再过两个月孩子就可以出生了,他的苦难也就熬到尽头,想想都觉得开心。习惯性的摸摸巨大的肚子,凤帝畅想着孩子出生后的美好生活。

  这几个月过的太无聊,他时常想起怀上宝宝那一夜的旖旎情事。那是他第一次雌伏,全程由他主导。那个让他又妒又厌的弟弟被他压在身下,任他摆弄。

  凤帝一向讨厌翔王,因为他的天真,因为他得到了凤帝没有得到过的父爱。如果凤帝没有弑父夺位,先皇怕是会将皇位传给最喜爱的翔王。夺来的龙椅不易坐稳,他必须付出更大的代价去巩固。

  虽然心中有气,但是翔王美好的胴体令他难忘。翔王有京城第一美男子之称,无数闺中少女,朝中大臣倾心于他。不过翔王洁身自爱,并未与哪家男女传出过什么绯闻。这样高贵纯洁的男子却被他强了去,还偷了种子,想想就觉得暗爽于心。无聊时,他一遍又一遍的幻想着他将翔王压在身下做着与那夜相反的事,一次次的攻进翔王体内,将种子留在翔王的肚子里。有时想的太过兴奋,还不得不自己解决一下燃烧的欲火。

  凤皇涅盘(兄弟年下,帝受生子,慎入!)2

  “公子,不能出去!”

  “滚开!”

  寂静了几百年的神殿在今天传出喧哗。

  凤帝盛怒下推开挡住自己的小神官们,向外急奔。凤帝身子虽重,武功却不曾忘记,将拦住他的人一一甩开,抢过一匹神驹,翻身上马,疾驰而出。

  大神官站在最高的台阶上,眼神带着些许悲悯。

  “老师,我去追他!”

  “不用,让他走。”

  小神官们虽觉疑惑,却不敢违抗老师的命令,不再管凤帝的闲事,纷纷走回神殿。

  在神殿的日子每一天都是一样的。在凤帝离开后的岁月里,回忆起这段往事,竟只有无聊二字。每一天都重复着相同的事,吃饭,上药,睡觉。近半年的时间里只有最后一天他记得格外清楚,因为就在那一天,他失去了皇位。

  他永远也忘不了得知镇南将军叛乱的消息时他的震怒,更忘不了当他质问大神官时对方的回答。

  天意如此!

  凤帝若在今年分娩回宫,必会死于叛乱,生下的孩子也将和他其它的儿子一样被杀。

  本就是夺来的王位,现在又被臣子夺走,凤帝心中的不甘可想而知。他受了这么多的苦,不是为了简单的保住性命,而是要这天下臣服在他脚下!

  盛怒之下,他不顾大神官的反对骑上快马离开了神殿,这个鬼地方他一刻也不想再呆!

  凤帝凭着一腔怒火奔出神殿,盛怒下忘记了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他的后庭里还插着新置入的药棒,随着马匹颠簸一下下戳着敏感的花心。他现在的身子敏感到受不了一丁点刺激,凤帝咬住下唇,生生忍住这种难耐的折磨。被反复摩擦刺激的甬道分泌出大量淫水,从菊门汩汩流出,顺着马鞍流下。玉茎夹在肚子和马鞍之间随着马匹颠簸不断受到摩擦,忍不住泄了几次,依然没有软化。这样淫贱的身子令他自己都觉得不齿。悲痛和羞耻令他红了眼眶,帝王最后的尊严让他强忍着不让泪水流下。

  马跑的太快,他受不了的大口喘息,想要从空气里获得力量。他想起自己最爱纵马狂奔,如同御风而行一样的感觉,可他现在的身体却承受不了这种享受。凤帝一手握紧缰绳,一手托着腹部,虚软的身体强撑着伏在马背上。腹中忽然一阵剧痛,凤帝痛得身子一蜷,向左偏了些许。这一点的偏差造成严重的后果,马鞍被淫水润泽的湿滑,凤帝竟从马背上滑了下去,下身重重摔在地上。他出于本能发出一声惨叫,手来不及放开缰绳,竟被狂奔的烈马连着在地上拖了几步,双腿擦出不少伤痕。这匹神殿养出的烈马性情高傲,被凤帝流出的淫水弄脏马毛的举动十分不满,竟不顾凤帝落马趁机奔回神殿。

  凤帝此时顾不上马儿跑掉,抱着肚子在地上哀号。胎儿受不住马匹颠簸动了胎气,再经这一摔怕是忍不住要出来了。他记得大神官说过孩子若是在今年出生必会夭折,现在叛乱已经发生,也不知危机是否已经过去。现在生下来会死!这种想法在他脑海中不断回旋,即使只是一种可能性,也令他失去理智。初为人母的心态令他本能的想要保护自己的孩子,这个他历尽千辛万苦保住的孩子,这个在他肚子里住了足有十四个月的孩子!

  可现在怕是做什么也来不及了,他已经没有力气回到神殿。视力搜寻一圈,安胎延产的药棒就掉在离他不远的草丛里,他腿软的无发站起来,只好侧身爬过去。将药棒紧紧攥在手中,就像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他跪在地上,两手向下伸努力将药插进菊穴,腰部酸痛的快要断掉,无法将药棒全部推进菊穴里。他狠狠心,用力向下一坐,借着地面的硬度,将药棒推进体内。他坐在地上大口喘息,衣服被汗水浸透。肚子发出一阵又一阵的剧痛,他温柔的抚摸着浑圆的肚皮,试图安抚腹中胎儿。不知是不是安胎药起了效果,腹中的胎儿不曾下移,羊水也没有破。可是阵痛并没有停止,反而有加剧的趋向。这药的效力显然不够,这次受到的刺激太强,先是动怒,再在马上颠簸,最后又狠狠摔在地上,怕是胎儿难保。失去皇位的悲痛和失去孩子的恐惧在他心里交织成巨大的绝望,令他快要无法喘息。他抱着肚子呻吟了足有两个时辰,本能的想要顺着宫缩用力,理智却清醒的知道还不到时候。他根本不敢用力,只能抱着巨大的肚子呻吟,样子狼狈不堪,意识开始有些模糊。

52书库推荐浏览: 云升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