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花劫_云升【完结】

  菊花劫(调教雷文) 上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冰凉的触感顺著大腿蜿蜒而上,然後停在紧闭的洞口。接著,停止前行的头部敲开紧闭的菊门,挤进灼热的肠道。一点点的向里钻入,越来越深,几乎顶到胃部。光滑的蛇身在柔嫩的肠道里前行,微硬的鳞片搔刮著脆弱的肠壁,柔软的蛇身随著侵入变换著姿势,令初次被侵犯的人本能的恶心欲呕,恐惧得几欲发狂。子程凄厉的惨叫著,挣扎著,却不能改变自身的窘境。

  第一条蛇探进头後,慢了一步的其他蛇也迫不及待的挤进,争先恐後的比赛。

  一条,又是一条,越来越多的蛇穿过菊门,踏入禁地。本应闭合的甬道被撑到极限,几乎破裂。它们在他的身体里不安分的舞动,打架,交缠。

  群蛇乱舞。

  直到他的身体里挤满了蛇,再没有一丝空隙,池中剩下的小蛇们才失望的放弃,在他的身体周围游动或是讨好的缠住他裸露在外的肌肤,不舍得离开。

  无止境地折磨令他的精神几乎快要崩溃。他早已分不清白天与黑夜,无论是清醒还是昏睡,体内的活物都在不停的搅动,它们永不知疲倦。

  最後的坚持只为了心中最後的希望,他等著父亲接自己离开的那天。

  这世上每个人都知道。

  世上有一个地方叫做水月洞天。

  水月洞天里有一个神叫做冷月。

  据传他可以实现人的任何愿望,只要肯付出代价。

  只是这代价往往让人痛不欲生,悔不当初!

  他的父亲向冷月许愿,想要成为天下霸主。

  所以他要留在这里,替父亲付出代价。

  父亲许诺,等到登基的那天会来接他回去,封他做太子,所以即使再痛苦,他也要忍耐。

  在水月洞天的第一天已经令他的精神快要崩溃,他不明白自己能否撑到解脱的那天。

  嗓子已经喊哑,他绝望的闭上眼睛,即使是再凄厉的惨叫求救也没有一个人来救他。一滴泪水落进水潭,泛起一小圈涟漪,然後隐没在被蛇搅乱的波浪里。

  当他被人从水潭里放出时,早已分不清白天与黑夜。

  那些人竟不管还在他身体里舞动的蛇群,直接将他从水里拽出。忽然失去浮力的身子一软,像烂泥一样趴在地上。

  那些人一个个都穿著绿衣,面无表情,生硬的执行著冷月下达的命令。他们本是冷月用树叶变成的人形,没有思想,只会执行命令。

  填满後穴的活物令子程的双腿难以闭合,更无法站起。绿衣人伸手拽住一条蛇的尾巴,直接用力拽出来。不给他喘息的时间,一条接著一条将蛇拽出体外。毫不怜惜的生拉硬拽令他痛不欲生,蛇身细小的鳞片刮过肠道内壁,引发出一种异样的感觉。他的呻吟渐渐变调,不再只是痛苦。等所有的蛇都被解决,他的下身挺立著乱颤,身下已经濡湿一片。

  原来这些蛇是冷月养的媚蛇,媚蛇的蛇毒和体液都具有媚药的效用。长时间的浸淫,会令人肌肤敏感,娇媚入骨,身体淫乱不堪,是训练欲奴的极品之选。

  他的身体已经习惯了与蛇同居的日子。这三个月来,他的身子越来越敏感,蛇群轻微的颤动都会令他产生快感,哪里受得了此般抽撤。

  即使离开充满恐怖的水潭,他也无法恢复原来的自己。长时间的敞开和被迫填充令他的蜜穴无法闭合,失去填充的後穴空虚得竟是一刻都无法忍受。他的身子颤抖著,想要克服身体的需要,用尽全力闭合菊穴。

  一片阴影挡住他的视线,洁白的鞋上不染一丝尘埃。他抬眼,有个人逆光站立在他的面前,风姿卓绝,月白的长衫无风自动,如空谷之幽兰,天上之皎月,清冷而傲然,豔丽却脱俗。子程的心跳漏了一拍,视线无法移开。他在想这世上怎麽会有这麽美的人。等他看清那人是谁,身体下意识的开始颤抖。

  冷月无视他的恐惧,拍拍他的臀瓣,手指划下轻点後庭。冷月对他的潜力很是满意,赏赐他一抹笑容。

  由於长时间的扩张,蛇群被抽离後,小穴并没有完全闭合,还残留下约为一指的小缝隙。露出里面颜色鲜豔的媚肉,极是惹人怜爱。伸出食指在里面搅动,顺便在敏感点上植入一只可爱的小蛊虫,这只蛊会按照他的命令在适当的时候啃咬他的敏感点,为他带来更多的快感。

  子程不敢反抗,他犹记得第一天时冷月对他说的话:“你以後就是我的人了,要乖乖听我的话。”

  看他小洞空空的样子很是可怜,冷月想了想,顺手变出一条成熟的黄瓜,塞进刚刚空虚的小穴。这条比一般的黄瓜更粗长一些,显然是黄瓜中的极品。因为菊门尚敞开一指宽的小洞,黄瓜进去的极为容易,没有遇到阻碍就全部吞下。冷月对自己的杰作很是满意。他饶有兴味的将黄瓜末端拉出来一点,缓缓旋转。瓜体凹凸的表皮刮过敏感的肉壁,瓜体顶端的小黄花恰好顶在敏感部位,柔软的花瓣像有生命一样爱抚著敏感的花心。子程身子受不了的阵阵颤抖,再受不住更多刺激。他不自觉的扭动起来,发出低低的呻吟。等玩够了,冷月松开抓著黄瓜的手指,贪婪的小穴赶紧一口吞下,自动吞没了食物。被喂饱的菊花紧缩,护著里面的食物,小心不让人看见。冷月见状莞尔。轻拍一下他的翘臀,以示嘉奖。

  菊花劫(雷文,慎入) 中

  子程被关在一间单独的屋子里。说是关,其实并没有看守的人。房间华而不实,所见之处皆是纯白。

  看看左右无人,他咬咬牙,伸出手指探向身下的私密处。两指捏住黄瓜一端,用力拽出。肠壁不配合的紧咬深埋在体内的黄瓜,古怪的姿势令他觉得羞耻,却不得不为之。

  披上床单遮住私处,他迫不及待的跑出小屋。他顾不上父亲的嘱咐,拼死也要逃出这个魔窟。

  屋前正好有一匹马正在悠闲地吃草,他两眼放光,感谢这天赐的好机会。顾不上身体不适翻身上马,一拽缰绳,向前飞奔。

  子程一向善於骑射,没想到这马这麽难以驾驭,反复弹跳摇晃,想要把他甩出去。他紧紧抓住缰绳,随著马匹起伏,妄想控制住这匹不听话的烈马。精神高度集中下,他没有发现有一条细棒悄悄从马鞍上凸起,刺入他的菊穴。因为原有的空隙而不易发现,直到细棒前端达到应有的深度後,像吹气球一样开始膨胀,撑开弹性十足的肉壁,他才恍然大悟发出一声惊叫,差点没摔下马来。侵入的虽是死物,但柔软有弹性,跟肠道契合,刚好能按压到所有敏感。随著马匹颠簸做著活塞运动,一下一下狠狠顶压肠壁。挺入密集如捣药,令他喘不过气来,颤抖的近乎昏厥。他惊慌下不忘抓紧缰绳,用力之大连指甲都陷进手心掐出血来。

  可惜陷进欲海的他没有注意到,马在他迷乱时竟自己跑回屋前。

  马上颠簸了一夜,他的神智已经有些恍惚,他如一摊春水般瘫软在马上,昨天新换的衣衫早已被汗液浸湿粘在身上,暗哑的低吟从唇中漏出。直到现在,他才发现折腾自己一夜的骏马竟是一只真马大小的木马。

  “好玩吗?”

  讥诮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纵是不中听的话声音也好听到没有天理。他的神智陷入恍惚,呆呆的看著掌握自己命运的神。他终於了解到这个男人一直在看他的笑话。

  冷月将他一把抱起,连著马鞍的巨物轻易从根部断裂,依然充满他的小穴。冷月的怀抱跟他的人一样冰冷,冻入心,寒彻骨。他折腾一夜已经失去力气,只能任冷月摆布。

  一碗浆糊,晶莹剔透,泛著淡淡的香甜气味。

  子程坐在冷月腿上,冷月一手揽著他腰,一手舀了一勺糨糊送去他唇边。冷月难得有雅兴想亲手喂他,他却不给面子的拒绝。喂他吃饭的冷月渐渐对他拒食行为失去耐心。

  “既然上面的小嘴不愿意吃,那就换下面的小嘴代替好了。”

  他感到一阵天旋地转,身体被翻转过来,以臀部翘起的姿势趴在冷月的腿上。

  冷月轻抚他的臀瓣,纤长的食指在撑开到平整的褶皱处划起圈来,坚硬的指甲慢慢搔刮与异物结合的部位,最後在轻弹几下被肉菊紧裹的粗木。饱经折磨的密处变得比以往更加敏感,他禁不住刺激,後面咬得更紧,恨不得那根折磨自己的手指再搔的重些,把皮肉抓破,也省的瘙痒难耐。

  手指的主人自是知晓他的心意,非常善解人意的停止划圈搔刮,在假阳具周围找了个缝隙捅进去。

  “啊──”他痛的惨呼。

  本已饱满的甬道哪里还容得下其他,尽管只是细细一根手指,也无异於雪上加霜。但对方不顾他死活刚刚探入的手指向右横拉,将已无缝隙的蜜穴生生扯出一个小空隙。一股热流被倒灌进他体内,从涨出血丝的肠壁上缓缓流进,竟是冷月将那勺糊状液体灌了进去。液体向肠内流动的感觉极为恶心,无论对生理还是心理都是一种刺激,他恶心的忍不住干呕,却因为好几天没吃过东西而只能吐出些酸水。

52书库推荐浏览: 云升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