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狐_末回【完结+番外】

  《飞狐》作者:末回

  网友评论:

  美攻平凡受

  此书讲述的是雪狐报恩的故事。但是又与一般的此类的故事有所不同。 故事大概是说一个不相信人类的雪狐被人类所救,但是那个人类却被想猎杀雪狐的人射死了,于是雪狐为人类报仇,并在七百年间不停的寻找人类的转世,终于……雪狐为了寻找人类一直忍受了七百年的思念和孤独,虽然他建立了庞大的族群,但是那也是为了寻找人类而建的,可以说那雪狐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那个他想找的人!但是他却不敢告诉那人自己的真实身份,害怕歧视!最终导致误会的产生。不过最后还是happy end 的。

  我觉得此文描写比较细致,而感情表达也比较细腻,是值得一看的好文!不过有的剧情还是有点老套!

  但是我看了之后有一种淡淡的幸福的感觉围绕在身边,其实是因为雪狐是一个很有权力和能力的狐王,却守着那段可以说是也许没有未来的爱,因为他不知道那个人什么时候转世,会不会喜欢他,就这样一直守了七百年,真的是有点心疼雪狐的执著和痴情,同时也很羡慕那个有如此爱他的人类!这样的描述有点淡淡的幸福,也有一点淡淡的哀伤!

  很令人心动!其实他们也只不过是几面之缘和很少时间的相处,而那个人类也只不过恰好对雪狐很温柔,同时也因为救他而失去了性命,只是这样雪狐就对他念念不忘,真是太幸福了! 雪狐对他所爱的人的转世很爱护,处处都为他设想周到!

  有点冷漠的他让人感觉有点难以接近但在面对爱人时却表现那样的幸福,让看了的人也为他感到幸福,七百年的守候终于有了好的结果!

  而且文中的雪狐也没有那些很有权力的小攻那么专制!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楔子

  它躲在洞穴的最深处,痛苦的舔舐著它被人类射伤的伤口,它知道这个伤在左後腿上的伤口如果再在不止血,一定会使它致命。

  但是现在……

  竖起耳朵听著洞穴外头呼啸不停的风声,它可以想象只要它踏出洞口就会变成什麽样子。夹杂著雪花的暴风一定会不留余地的把它吹翻并且掩埋。

  出去了,它肯定会死在这场暴风雪中,这场暴风雪是就算它现在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也不会轻易去尝试的狂暴。可躲在这个勉强能够挡住狂风暴雪的洞穴里头,只要它能撑到暴风雪结束,就还有活命的机会。

  本来它只是一时耐不住饥饿想在暴风雪来临前找寻一些食物填饱肚子并贮藏罢了。居然会遇上全然不顾暴风雪即将来临而到山上冬猎的人类,且还是专程为猎杀它们雪狐一族有备而来的猎手!

  如果不是因为太过於饥饿导致全身乏力,它是绝不可能被那些自大无能妄想狩猎它的人类射伤的。

  想起人类在遇上它时兴奋贪婪的神情,它嘶鸣出声,人类何以猎杀雪狐,就因为它们没有一丝杂染的纯白毛皮?!

  人类就仅为这种原因而让它们雪狐一族濒临灭亡,看来,雪狐一族与人类将永誓不两立!

  “咯!”

  一个与暴风雪的呼啸声全然不同的声音让它警戒地站起身躯。尽管身体因失血过多而有些难以支撑,但是就算是死也绝不在敌人面前倒下的凌然傲气让它站稳脚跟。

  它感觉到有什麽东西挡住了刮进洞穴里的冷风,随後,它凭藉著雪狐灵敏的嗅觉让它闻到了来者为何物後视线一凛──是人类,与雪狐一族不共戴天的人类!

  难道是见到它被射伤後,不舍得放过大好机会的人类竟冒著如此地大风狂雪前来捕捉它?!

  人类啊……

  入侵它先占据的洞穴,不到一会儿一个男子就走进了它的视线,已经重伤缠身的它只能缓缓後退,不能马上给予攻击。

  就算不能先发制敌也不代表它会坐以待毙,它们高傲的雪狐一族临死也要在敌人身上留下伤害。

  洞穴里面的光线不是太好,进入洞穴的人类几乎快要踏进它所设下的危险范围内才知道了它的存在。

  “咦?原来这个洞穴已经有主人了啊。”男子的声音因为受冻而显得颤抖嘶哑。

  男子看了一会它凶性十足地视线後,在它看不清他脸的昏暗里轻轻地笑了,“对不起哦,入侵了你的地盘。可外面实在是太冷,风也好大,雪下得似乎一下子就能把人埋住,所以我想在这儿呆一会,待风雪一停,我马上离开。”

  自顾自地,男子拍著身上的雪花说著,也不理会它能不能听懂会不会答应他,拍完身上的雪後,他挨著洞壁坐了下来。

  一切动作都完成後,男子看向离他有段距离仍在警惕盯著他瞧的它,“这种天气很冷的对不对?我差点就冻僵在外头。不过我还算好运,能找著这麽一个可以避风雪的洞穴,并且见到了你。你说这算不算是一种缘分?哎,你受了伤……”

  这个人类怎麽一回事啊?居然就这麽对它说起一大堆话来,可别忘了它可是不能说人话的狐狸啊,就算它是狐类中最高贵的也一样。

  “呀,你的伤口还在流血──”

  骇然望见男子突然靠近自己,以为要被伤害的它动作迅速地张开嘴使劲全力狠狠咬住他向它伸来的手。

  “好痛!”被紧紧咬住手臂的他吃痛的惊呼。

  废话,它曾经咬死过好几个胆敢来猎杀它的人类。

  感觉一股温热的液体流入嘴里,早已经饿得肚皮贴後背的它如逄甘霖的旱地,不自觉地吸吮让它感觉好过些的血液。

  如果可能,它可以吃一些这个人类的血肉来维持它的生命。

  “唔……”男子尽管痛得在这个天寒地冻的天气里直冒冷汗,但他却诡异地不做丝毫挣扎,任由它不停吸吮著自他手臂流出的血液,“如果,你喝我的血会觉得好过些的话,你就喝吧。我不会反抗的,知道自己死後还有这麽点用处,我也甘心了……”

  这个人类,他刚刚有说什麽?开始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的它抬高视线望著半跪在地上的男子。

  意外地,它对上了一对清澈的眼睛。比暗夜还要漆黑的瞳孔只有纯粹的颜色,分外黑亮也格外让人一眼望穿,包括它。

  它在一瞬间读出了他内心的想法,它从他的眼中看不到贪婪、暴戾、算计、狡诈----有的只是坚定的认真以及深深埋藏在他眼底的认命……情不自禁地,它松开了咬在他手臂上的嘴巴。

  静静地,它注视著他的眼睛,它头一回在人类身上看到这麽清明的颜色呵!

  “为什麽,为什麽你不继续咬了呢?难道连你也觉得我是个没用的废物,你也想遗弃我?”男子的声音满含著无限的悲伤。

  错,是它失血过多不能再乱动了。

  低鸣一声,它缩回它原先的位置上,继续舔弄它仍在出血的伤口。

  怎麽了啊,居然不吃这个自送上门的人类?

  它自己都不明白它为什麽这麽做呢!

  只是它在看到他与其它人类完全不同的眼神後,它的心里涌现出一股异样的情绪,这种它从未遇上过的心情让它做出了它从未做过的事情,白白放过这个人类。但这麽做後,它竟然还觉得心安?!这是怎麽了啊?

  见它对他不理不睬,男子一阵沈默,最後缓缓开口:“我帮你包扎伤口吧?你如果再这样任血流下去,你一定会死的。”

  也不想想是谁害它变成这个样子的。就算不是他弄的也是跟他一样的同类。

  哼,所以他也有责任!

  低著头,继续舔,不理他。

  “嘶──!”衣帛撕裂的声音让它反射性地跳了起来,充满攻击性地盯著男子撕毁自己衣服的动作。

  他疯了不成?在这种鬼天气,衣服可是人类趋寒的毛皮啊,他居然还撕烂它……看见男子把衣物撕成条状後开始向它接近,它全身涌上了杀气。

  真是鬼迷心窍,它居然错过咬死这个人类的大好时机,让他越来越靠近它。它怎麽忘了啊,人类最是善於伪装,假装友好後在你放松警惕时当即反扑。它的母亲就是最好的例子,它就是死於伪善的人类手中啊。

  瞄准男子裸露在它视线中的颈项,它决定在最关键的一刻放手一搏,定要咬死虚伪的他。

  “你需要止血,这些布条或许可以帮你。”它的凶狠让男子解释。尽管他看得出它全然的戒备,但他仍然靠近它,似乎不怕再被它咬上一次。

  “呜!”盯著男子的眼睛,看见眼中澄清的色泽,它竟然涌现要相信他的想法。

  信或不信……?

  人类啊,比它们还来得善变,虚伪,贪婪,狡猾的生物……“不用怕,我会很轻很轻帮你绑上带子的,不会弄痛你的。”

52书库推荐浏览: 末回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