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生与死_末回【完结】

  《命运。生与死》作者:末回

  内容:

  他很小很小的时候,救过一只负伤的小精灵。

  可能是从哪一个顽皮的小孩手中逃出来的吧。

  他见到它时,它的翅膀已经不见,它在草丛中痛苦的挣扎、扑腾著。

  当它看到他出现後,明显的震憾恐惧著。

  他把小小的它轻轻柔柔地捧在手中,安慰它,并告诉它,他会救它的。

  一定会。

  是相信他还是认命了,它突然间不再挣扎。

  它在他的掌心中,安安静静地躺著──就像,死去了一般。

  他,则一边小心的呵护它,一边跑到住在他家隔壁的珂瑟爷爷家里。

  珂瑟爷爷是白魔法师,白魔法师有治愈病痛的魔法。

  当他来到珂瑟爷爷家里,小心地捧著这只精灵举到珂瑟爷爷面前并告诉他,他的来意时,珂瑟爷爷却一直定定地看著他。

  “孩子,你知道什麽是命运吗?”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命运

  他很小很小的时候,救过一只负伤的小精灵。

  可能是从哪一个顽皮的小孩手中逃出来的吧。

  他见到它时,它的翅膀已经不见,它在草丛中痛苦的挣扎、扑腾著。

  当它看到他出现後,明显的震憾恐惧著。

  他把小小的它轻轻柔柔地捧在手中,安慰它,并告诉它,他会救它的。

  一定会。

  是相信他还是认命了,它突然间不再挣扎。

  它在他的掌心中,安安静静地躺著──就像,死去了一般。

  他,则一边小心的呵护它,一边跑到住在他家隔壁的珂瑟爷爷家里。

  珂瑟爷爷是白魔法师,白魔法师有治愈病痛的魔法。

  当他来到珂瑟爷爷家里,小心地捧著这只精灵举到珂瑟爷爷面前并告诉他,他的来意时,珂瑟爷爷却一直定定地看著他。

  “孩子,你知道什麽是命运吗?”

  只是看了一眼身负重伤的精灵的珂瑟爷爷突然这麽问他。

  他老老实实地摇头,才七岁的他连怎麽生活都不知道,怎麽会知道命运?

  珂瑟爷爷用手轻轻捋著自己长长的白胡须,既而又说道:“不论是谁,它的生命都有一个期限,只要到了这个期限,就都会死亡,没有任何事物能够摆脱──而这,就是命运。”

  他没有说话,满心困惑地看著珂瑟爷爷。

  珂瑟爷爷见到他这个样子,只是眯起了眼睛,微笑了起来。

  没有再说话的他从他手里接过一动也不动的小精灵,把它放在手心中後,用另一只手把它完全盖住。

  他全心全力地看著珂瑟爷爷双掌交合後发出淡青色的光芒的景象。

  当珂瑟爷爷松开手时,小精灵从他手中飞了起来。

  他开心的手舞足蹈,小精灵则一直在他身旁绕著圈。像是在对他道谢。

  之後,小精灵飞走了,飞到属於它自己的地方。

  可,就在三天後,他看到这只精灵被捆在一根小木棒上,被几个同龄小孩任意玩弄。

  为了救回小精灵,他跟他们打了一架,当他把小精灵救出来时,它却已经死了。

  在那一刻,珂瑟爷爷对他所说过的话不断在他脑海中重复。

  “命运”这一个词,更是烙进了他的心里。

  他一直在想,只到人到了死亡的期限,就真的怎麽也摆脱不掉吗?

  就像,这只被他救过,却又死去的精灵一样。

  第2章 兵临城下

  凄凉的风伴随著干涩的黄沙,一再向他们吹拂而来。

  这些略带苦味的风,把他们身上的铠甲吹得当当作响。

  天空晦暗,预兆著不久後的血雨腥风。

  没有一个人动,稍稍眨一下眼都不曾。

  他们的目光紧盯著那被魔法阵包裹住,浑浊黯淡的前方。

  气氛凝重且一触即发。

  他们默默地等待,等待魔法阵最终抵挡不住外侵者的那一刻後,冲向前。

  萨格斯站在队伍的最前方。

  他是他身後这群百万战士的将领。

  只要他的一声令下,他们都得听令。

  不管让他们去做什麽。

  但,他不会让他们去做什麽。他们是战士,他们的任务是守卫国家。

  对,他们是战士,是冲在最前锋,誓死杀敌卫国的狂战士。

  现在,敌人已经驻军於城下,情势迫在眉睫。

  为了守卫他们成长生活的地方,战士们举起了手中的剑,誓把敌人击退。

  所有人屏息等待的凝滞气氛终於有了变动。

  一直凝伫的萨格斯看到魔法阵已经稀薄到隐隐约约看到对峙在一方的敌人的身影时,他举高了手中的剑。

  这是信号,战争即将开始的信号。

  他身後的战士们看到後,慢慢凝聚在一起,随後,无数温暖的光芒遍布他们的身体。

  这是驻守在後方的白魔法师们聚在一起所施的魔法。

  加攻击,加防御,加热血──

  当萨格斯看到自己被一股柔和的光芒笼罩,他不看也知道他身後的战士们也是如此。

  身体里流淌的血液沸腾般的翻滚,当眼前的魔法阵再也抵挡不住外侵者们──萨格斯凝眸,高昂的剑倏地垂下。

  战争开始。

  方才一直令人觉得窒息般的宁静在这时被战士热血沸腾的怒吼震破。

  跟所有人一样身披铠甲,挥舞著剑的萨格斯冲在最前面,一如方才他站在最前面。

  萨格斯大吼著、无畏地冲在前面,眼盯著张牙舞爪的敌人越来越靠近自己。

  却在这一刻,他的心竟是那般的宁静,就像家乡里的斜阳照耀下的耕田,吐露著水珠,静静的沐浴在阳光下的那种和煦。

  他记得,临行前父亲的眼中骄傲却又露出一些哀痛的眼神。

  他记得,母亲连话都说不出的哽咽。

  他记得,妻子如泣地低诉:“我宁可自己嫁的人不是英雄──英雄,是属於大家的。”

  他就是踏著田野间的小路离开家的,没有人送行,这是他要求的。

  因为他要独自品味,家乡的宁静──他不知道他还能不能再回来,如同他生命的定数。

  他没有把心里的话告诉妻子,但他一直想说,英雄最大的成就,就是守护这份宁静。

  如果他的生命终止在此刻,他的灵魂,会回到他们身边,会回到他恋恋不舍的家乡。

  兵临城下,狂战士冲在最前锋奋勇杀敌,弓箭手在後方替他们掩护,白魔法师展开防护障守护城堡。

  敌人是魔兽,是被加诸上邪恶力量的魔鬼。

  它们嗜血,它们好斗,它们没有情感,它们的唯一念头是,攻城。

  它们被砍断了脚,就用手爬行;它们被砍断了身子,就用断裂的身子前进;就算把他们的头砍下,它们还是,前进──用没有头的身躯,前进。

  战士,不过是一具肉身,他们会疲惫,受了伤後,没有治愈的能力。

  他们一个,接著一个的倒下,倒下。

  敌人却越杀越猛,越杀越强。

  位於魔兽後方的黑魔法师开始攻击了,他们念著在黑暗之中孕育的黑色魔法,长驱直入,直击被拉起的防护障。

  骷髅魔弓手射出的下了咒的魔箭如雨,穿洒在战士之间。

  被箭击中的战士,顿时化做一堆白骨。

  战局一面倒,不要说反击,连防卫的力量都开始溃散。

  战士们渐渐败退,敌人一步步攻进城里。

  城下,黑色的势力把银色的光芒逼回城中。

  拉开防护障的白魔法师也因抵挡不住黑魔法师一次又一次猛烈的攻击,纷纷力竭地倒下。

  防护障最终,因法力的不足而崩溃。

  就在这时,远方敌阵中一个血色的召唤,把地狱里的血魔召唤了出来。

  它张开血盆大口,吼叫著,冲他们飞跃而来,它所到之处,便是地动山摇,残存的战士、弓箭手们被它吞到了肚子里。

  眼见它就将来到後防地,吞噬掉城墙时,一道税利的光芒凌空出现,向黑暗血魔疾驰而来。

  避之不及的血魔庞然的身体被那道充满了力量的剑锋直接一分为二,一阵凄厉的悲嚎声後,血魔化为一缕黑烟回到了地狱深处。

  所有人所有魔兵的震惊目光中,一个伟岸的身影毅然凌立於苍凉大地中,炯炯有神的星眸直直逼向,前方魔兵後面的那掌握眼前这些几乎无敌的魔兵的魔王。

  他垂在身侧的独属於他一人,代表他身份的圣剑闪著刺目的寒光,那与他连著同一生命的剑,总能发挥出令人为之震惊的力量,击溃所有邪恶的力量──这个人,这个轻易便击退让人闻风丧胆的血魔的人是英雄,各个种族皆都赞叹不已的英雄!

52书库推荐浏览: 末回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