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归途,朝圣路_眉如黛【完结】

  《不归途,朝圣路》作者:眉如黛

  序

  “原电池在溶液中,Zn离子较活泼,作负极,失电子,被氧化,与此同时,作为正极的Cu离子……哪位同学来写一下这个反应的离子反应方程式?”

  “贺贤!贺贤!!老师叫你呢……”前面的猪头蔡蔡留转过身来低低叫著正在会见周公的贺贤。

  朦朦胧胧被吵醒的贺贤下意识的站了起来。

  “喔,怎麽主动啊。那麽好吧,就由贺贤同学来回答这个问题。”

  什麽?主动?贺贤幡然省悟,又是那个猪头在搞鬼,心下愤慨,伸脚就从後面揣了猪头蔡一脚。

  那个代课的芙蓉姐姐面目狰狞的笑著说:“怎麽?不会吧……也是啊,斐天同学上个星期就走了。没人给你当军师,你自己就不会回答了吗?你以为老师刚才没看到你在做什麽小动作吗?坐下吧!”

  站起来不过半分锺,贺贤又沈重的坐回座位上。

  离高考不到一个月,每个高三的同学都在往死里拼命复习的时候。153个小时,也就是六天半前,斐天离开学校。

  这个学校赖以生存,寄以厚望的优等生中的优等生。

  给家里留了一张纸条,带了简单的几件行囊,和他所有的存款和奖学金离开这个城市。

  远离朋友,远离家人,放弃前途和未来。

  他说他要去拉萨朝圣。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贺贤曾经无数次的问过周围的人,说:“哎……你说斐天为什麽要走呢?”

  几乎所有的人都这样回他:“他跟你那麽熟,你都不知道,我们哪里会知道……”

  贺贤无话可说,和斐天最熟的确是他,而他也的确不知道。

  高二分班的时候,贺贤拼死命想往重点班整,铁了心的想去重点班。大有不重点,宁可死的念头。这也怪不了他,贺贤成绩不过是中等偏上的级数,可贵在读书责无旁贷,心无旁骛。经过高一一年的历练,昏天又黑地,已经彻底了解了普通班不是他该呆的。他们那个班,平时上课,那帮同学都是混的,早自习没来,自习课玩牌,晚自习拜拜,一年到头见不著几面。教师俗不可耐,女生花枝招展,贺贤在这种环境里想努力维护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不受侵害,只能说,难,难,难。

  记得当时初中的时候背过这样的课文:天将降大任於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饿其体肤。”这话是实在话没错,可落到人身上,却总得让被害人在月明星稀之夜大吼几声:“天妒英才啊天妒英才,红颜薄命啊真是薄命!”这位红颜薄命的贺贤同学,以一分之差名落孙山,分班那天,他以悲怆的眼神看了一眼乌烟瘴气,时不时来几个电光闪耀的物理班;也看了一眼专门猎杀青蛙鹌鹑白老鼠,充斥著福马林气息的生物班;还看了一眼衣服白惨惨,人也白惨惨的化学班;再看了一眼死气腾腾,满脸横肉的政治班;最後拍拍屁股进了历史班。

  好不容易在教师里找到自己的位置,一看,居然是倒数第一排的,想必看也看不清,听也听不清。贺贤心中窝火,爱学习的火焰熊熊燃烧,恨不得把学生老师教室操场都给点了。正在贺贤义愤填膺的时候,一个很低沈好听的男声传过来,很温柔的说:“喂,小子,你他妈的坐的是老子的位子。”

  听到这句话,贺贤就哗啦啦的燃烧了起来,他据理力争的说:“妈的,你看清楚点,这怎麽是你的啦怎麽是你的啦。这明明是倒数第一排第二个位置,光天化曰这还有没有王法有没有天理啦?老子就是坐这里的没错!”

  贺贤一边说一边回头看那个在这节骨眼上惹了自己的人。一看之下,觉得有些眼熟,再看一眼,觉得头皮发麻,看第三眼的时候,发现对方正在挽袖子,贺贤就挤出一个困难的笑容说:“怎……怎麽,同学,想坐这啊……好说,好说……我这就……”

  那个人没等贺贤说话,一个拳头就砸到课桌上,愣把课桌砸凹了一块,那人吼道:“你跟我讲什麽天理,这我就是天理……”

  贺贤有些无奈的说:“你想坐这里跟我说一声,我不会不给你的……但是我们为人处事好讲道理啊,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历史的长河滔滔不绝,你这种的行为势必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那个人像是受了很大的刺激,冲出门外,一秒锺後又冲了进来,手里拿著的是刚从墙上撕下来的座位表。

  那人吼到:“小的……你是坐这里吗……给我自己看!”

  贺贤看了一会,脸就刷白了,犹豫了很久,才说出一句:“反正就隔一个位置,差不多。”

  那个人低吼一声,把贺贤从原来的座位上拔出来,再塞到隔壁的座位上,自己忿忿不平的坐到了刚争取过来的位子上。

  这时候,历史班的老师推门而进,兴致勃勃的说:“同学们,我是你们新来的班主任,我给大家五分锺的时间,各个同学都互相认识认识吧!”

  贺贤艰难的瞄了一眼身边的那个人,发现那个人居然从老师一进来就换上了一幅正襟危坐的脸孔,此时正温文尔雅的笑著,伸出了手,说:“同学,你好。我叫斐天,今天很高兴认识你。希望在以後的学习生涯中,我们能够互相帮助!”

  贺贤颤抖的把手伸过去,结结巴巴的说:“我我我……我……我叫……叫叫叫……贺……贺贤。”

  老师看著大家热火朝天的介绍,继续兴致勃勃的喊:“大家把自己以前担任过的职务和特长都和同学说说吧!”

  斐天笑得更儒雅,他一边手上施加著力度,一边说:“我以前担任过团支书,班长,学生会会长,爱好不多,特长全部……请问贺贤同学你……”

  贺贤颤抖著发音,说:“我我我……我以前……是……画画……画板报的……特特特……特长是……”

  说到这里,听到自己前面那个长得跟猪头有的拼的男同学以全班都听得到的声音做自我介绍:“我叫蔡留,大家都叫我猪头蔡!我没有什麽特长……只有一样……特……长!”

  全班一听,心里一想,哄堂大笑。

  斐天在旁边,一边继续真诚的,以足以将贺贤手给废了的力度握著手,一边笑眯眯的说:“靠,这小子,改天和他比比……尽会吹……没准实际上中国男性的平均素质都是他给拖垮的……”

  贺贤苦笑不得,老老实实的说:“同同……同学……我我我……我错了,饶了我这一次。”

  斐天点点头,笑眯眯放开了手,拍拍贺贤的脑袋说:“这次我不会计较的,下次记住不能再这样了喔。”

  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却如在眼前。

  贺贤还是在问人,一个又一个的问:“你说斐天怎麽就这样走了呢?”

  终於有一个同学给出了不同的答案,他说:“哎……你是不知道。活著就是恶心,谁没活腻呢,老戴层面具谁不闷的慌……”

  贺贤奇怪的说:“可是他那麽优秀……前途那麽不可限量,怎麽能说放弃就放弃了呢……”

  那同学笑著说:“谁知道。不过我想你是不知道那念头,觉得自己特脏,特不是人,也许一下想不开就去西藏当喇嘛,诚信忏悔。或者又是觉得自己一点自由都没有,特想干点真正想干的事,压抑久了都是这样……”

  贺贤犹豫了想了一会,脑海不由自主的出现了画面。

  金色的夕阳,将一条污秽古老的道路度上色彩,晒的黑黑的斐天,头发有些油腻腻的粘在脖颈上,五官在阳光下变得模糊不清,对著远处的大昭寺和布达拉宫慢慢的跪拜著前进,手上和膝上绑著脏脏厚厚的布垫,一跪,一趴,一磕头,脸都贴著土地,爬起,再一跪……出色至极的脸孔在朝拜中,被泥污和灰尘掩盖,堕落的和那些粗俗原始的藏民并无二致,平凡而普通……却偏偏让人感觉到……麻木的纯粹和虔诚。

  第2章

  离高考的天数越来越近,所有人都处在一种濒临崩溃的边缘。

  复习,复习,可是该背的东西很快就忘了,於是继续背,再背,不停的背,一遍一遍,靠著一口气,绝望的挣扎。

  没有老师家长再在那一段时间强调学习的重要性,无论多麽懒散的同学在这一段时间都会变成疯子,竭尽全力的拼命,拼命到能让所有鞭策统统变成鞭笞。

52书库推荐浏览: 眉如黛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