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车_冷笑对刀锋/李忘风【完结】

  《马车》作者:冷笑对刀锋/李忘风[出书版]

  个人志

  书 名:马车

  作 者:冷笑对刀锋

  定  价: 320 元

  封 面:菲斯娜

  字 数:约7万字

  规 格:A5

  文案:

  武侠耽美文 1V1 HE

  一辆神秘的马车,一个冷漠的主人,一个绝美的男宠,牵出一段久远的江湖恩怨。

  神偷林飞骋在遇上任风流之前,从未想过自己会喜欢男人,更未想过自己还要修炼「弹棉花」绝技,而这一段奇遇最终让这个不羁开朗的小贼色艺双收。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一章

  林飞骋有个好名字,飞骋,又飞又骋怎麽可能跑得不快?

  林飞骋跑得非常快,并不是他想跑。而是後面有一帮人跟着他追,他不得不跑。

  如果那帮人都是弱柳扶风的美女倒也罢,可惜个个都是虎背熊腰,豹眼圆睁的彪形大汉。

  「兄弟们,追啊,别让姓林的小子跑了!」

  林飞骋必须跑,他的手里纂着一张纸,如果这只是张草纸的话,他也不必被人拿着刀追了,可惜这是张被人称为得之如得天下的藏宝图──万金密卷。

  他冷冷地回头看了眼身後那群提着刀紧跟着自己的大汉,加快了脚步继续往前飞奔。

  别的本事没有,逃命的本事林飞骋自认天下第一。

  前面有个路口,旁边有一片树林,只要自己躲进树林里,一切就好办了。

  马蹄声得得地响得整齐而有力,两盏白灯笼惨然地映得四周发亮。

  林飞骋停了下来,因为他再不停,就得撞到迎面赶来的马车身上。那辆马车非常大,由四匹建马拉着,步履稳健,不疾不徐。

  「追啊!追啊!」

  後面的大汉也追了过来,然後全部停住了。

  夜本来就很静,现在变得更静。

  赶车的马夫戴着斗笠让人看不清楚脸。马车里传出了一声尖锐的声音,好像……就好像男女交欢时发出的声响。

  吁。四匹高壮的马同时长嘶了一声,然後稳稳地定住了步子。

  「风火雷电,魑魅魍魉。」

  戴着斗笠的马夫从车上跳了下来,刚好落在林飞骋身後,他只说了这八个字。

  「四骑并辔,踏破江湖。」

  马夫又说了八个字。包括林飞骋在内,所有的人都有些站不住了。

  他们知道这十六个字是什麽意思,也知道了这辆马车的来历。

  其实,一开始,他们看到这辆四骑并辔的马车就知道了大概。

  「我等乃嵩山十虎,不知马车主人到此,多有得罪,万望马车主人恕我等一死。」刚才还把林飞骋追得鸡飞狗跳的一干大汉统统跪了下去,把手里的刀丢在一边。他们规矩地跪在那里,甚至把头贴到了地上,再也不去管手里拿着万金密卷的林飞骋。

  忽然,车里传出了两人的对话。

  「主人,长夜漫漫,本当你我共享云雨,却被这干杂碎扰了情趣,您说如何是好?」说话的是一个男人,从他的声音听来,语调皆是妩媚至极,堪比女子。

  「三刀,老规矩。」

  这是另一个男人的声音,他说话的声调不快不慢,喜怒不形於色,让人丝毫听不出感情。

  三刀就是那个马夫的名字,据说他杀人从不过三刀。但是现在他手里没有刀,只有一根马鞭。

  「留下一臂,作为对我家主人不敬的惩罚。」

  嵩山十虎,恶贯满盈,杀人如麻,都是一干亡命之徒,如今听到留下一臂这四字,不免眉头一皱。江湖中人,靠得便是这双手造一生之名,如今要他们自断一臂,那以後自也只有做了废人,再无出头之日。

  「马车主人,我等已跪地请罪,你竟要我们留下一臂,万万无此道理。」嵩山十虎之首,赵大通,起脚踢起丢在地上的刀,横在当胸,目露凶光。

  「若是不可相饶,我十兄弟也只好得罪。」

  亡命之徒,不怕丢命。

  他话音一落,其余九虎也各自拣拾起丢在地上的武器,摆出十兄弟花了十年所造出的恶虎扑人阵势,把三刀围在当中。

  林飞骋站在一边,也不想着跑,他抱了手在胸口,饶有兴趣地看起了戏。

  江湖上传闻有一辆马车,由四匹颜色各异,神峻非凡的马拉着,行走在江湖之中。马车的主人叫什麽名字已渐渐为人所忘,但是凡见过这辆马车的武林人士,尚未有一人可全身而退。

  有的留下了手,有的留下了脚,有的留下了眼珠,有的则留下了命。

  嵩山十虎的阵法果然严密,三刀在阵中竟然一时无法脱身,但是他单手挥鞭,气势如虹,也不让人近身。

  林飞骋突然朗声笑了起来:「好一招恶狗扑食,不愧是嵩山十狗,当真卑鄙!」嵩山十虎有人听得林飞骋讥讽,心念一动,阵形便乱,三刀见机即动,长鞭一啸,直取阵眼。

  啪!

  一声厉响,长鞭穿脑,一人应声倒下,恶虎扑人之阵顿时化解。

  林飞骋在旁边看得脸色一变,这个马夫的功夫都如此了得,若是换了马车主人,那岂不是举手间灰飞烟灭?

  自己恐怕跑不掉了?

  他偏过头望向停在一旁的马车,车里正安静无声。

  此时不跑,更待何时?自己冒了丢命的危险去偷这万金密卷便是为了荣华富贵下半生,若这麽不明不白死在何处,岂不可惜。

  林飞骋刚要起势而行,腰上一紧,已被皮鞭卷住,他挣扎欲行,皮鞭却丝毫不动,转头去看,戴着斗笠的马夫三刀已缓步过来,他手中正握了皮鞭另一头。

  作恶十多年的嵩山十虎顷刻间毙命,头破体残,死状颇惨。

  「我不跑了。」林飞骋笑道:「三刀大哥,看在我助你破阵的分上,可否放开小弟?」他并未要求三刀放过他,这显然不合情理。能在眨眼间杀了嵩山十虎的男人,又怎麽可能不心硬如铁,心冷如冰。他只是闻着皮鞭上浓厚的血腥气,怜惜起了身上这套衣服。

  「你知道规矩。」三刀冷冷说道,腕上一动,果然收了皮鞭回去。

  林飞骋深吸了一口气,对着马车说道:「遇见马车,对马车不敬之人,当留下身上一物为戒,小弟虽初入江湖,这点规矩却是知晓。只是小弟今晚实在是被嵩山十虎所迫,并非有意不敬。」他面向马车说这话,自然是把话说给马车主人听。

  他想既然一开始,马车主人也只是要嵩山十虎手臂一条,而并非要他们性命,也未必便如传闻那样冷酷无情。

  「他们都留下命,你只留下一臂还嫌我要得多吗?」马车中那个不着丝毫感情的声音又传了出来,不过这次倒似乎有了微微笑意。

  「不多,不多。」林飞骋抚掌笑道:「在下思来想去,马车主人名动江湖,若我只留一臂又怎能显出我一片挚诚。」「莫非你想留下命?」

  三刀身形微动,手中皮鞭再度握紧,只等主人命令一到,便出手取了林飞骋性命。

  「命是死的,人是活的,在下斗胆请马车主人留下我整个人!」事到如今,唯此一路。林飞骋可不想以後被人唤做独臂神偷,既然对方想要他一臂,他干脆便把自己全送上去。

  有幸,自己兴许可以既保全了手臂又保全性命,不幸,自己便丢了本该丢的一命,也不算太亏。

  「我要你人何用?」马车主人竟笑了起来。

  「用了便知有用。」林飞骋不慌不乱答道。

  三刀手上一动,骨节作响,手中皮鞭似乎已蓄势待发。

  刚才的喧闹一过,道上又渐渐恢复了静寂。路旁树林中,夜枭嘶鸣,破空而去。

  林飞骋满手是汗,静静等着马车主人决定自己的生死。车里忽然又传出一阵缠绵声,直听得林飞骋面上飞火。

  「好,很好,你叫什麽名字?」马车主人沈声问道,身下伴了声呻吟。

  「林飞骋。」

  『四骑并辔,踏破江湖。』

  这是马车车门上左柱的铭文,也是一种权威的象征。

  林飞骋小心地撩开了重重的黒布帷帘,半躬腰钻进去,进去之後他站直了身子才觉得果然这马车很大。车顶挂着三盏油灯,而车底则铺了一床可躺几人的白虎皮毛毯,车仓的前端还固定着一张木桌,桌上有未尽的酒菜,奇的是一点未洒。

  虎皮毛毯上躺着两个男人,一个发色如墨侧躺在皮毯上,身形得宜却不着寸缕,正闭目假寐,而另一个半撑起身子坐着,只搭了件青色薄衫勉强遮了下身。这两人都肤色苍白,似是久不见光。

  林飞骋小心看了两人一眼,跪坐到虎皮毛毯上,道:「见过马车主人。」「好,很好。」

  林飞骋微微抬头,看说话的竟是那躺着的男人。

52书库推荐浏览: 李忘风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