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送人头_冷笑对刀锋/李忘风【完结】

  《千里送人头(出书版)》作者:冷笑对刀锋/李忘风书名:千里送人头

  作者:冷笑对刀锋

  绘者:Leila

  系列:绿叶森林850

  出版社:鲜欢文化

  出版日期:2013年05月03日

  【封底文案】

  明知魔教教主性好男风,

  岳朗为了武林正道,仍甘愿卧底出卖肉体,

  四年后终于成功倾覆魔教。

  教主临死前希望能魂归故里,

  因着那一点说不清的愧疚与情愫,他慨然允诺。

  然而,当他带着屍首不远千里而至,

  却发现教主与其弟有着一模一样的面孔!

  真正的魔教教主,究竟是何人?

  千里送故人的承诺,

  竟是为了将他牢牢捕捉、放肆独占的陷阱?

  【封底文字】

  与其落在魔教手上受尽折磨,不如痛快一死!

  心念及此,岳朗傲然一笑,握剑的手猛然一松,迳将胸膛迎着几柄疾刺而来的刀刃。

  「住手!」以为这样便可以摆脱一切吗?贺开飞身跃起,往黑衣十二鹰的剑阵扑了过去。

  岳朗感到浑身大穴一阵疼痛,腰后一双有力的手抱住了自己。

  他睁开眼,看到的是面带急怒之色的贺开。

  「岳朗,你想死?没那么容易!」

  岳朗只觉得搂在自己腰上的手猛然一紧,贺开滚烫的唇也随即贴了过来,肆无忌惮地攻城掠地。

  或许就像贺开说的,自己和这两兄弟都有过肌肤之亲。到底他们俩是谁陪过自己下棋画画,又是谁陪自己爬过那棵桃树谈天;是谁温柔而不失激烈地把自己压在身下,又是谁愿意为了自己雌伏承欢?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人物介绍】

  贺开:魔教教主贺望之弟,作为哥哥的影子而隐藏身分,后来爱上岳朗,却因无法言说而感到痛苦。长相英俊,性格爽朗。

  岳朗:乾坤盟左护法,长相俊美,性格外冷内热刚正不阿,身量修长瘦削。为了铲除魔教卧底多年,更接近魔教教主雌伏其下。

  第一章

  贺望的後背一阵剧痛。

  他转过头,几乎不可置信地看著岳朗的剑就这麽刺入了自己的身体。

  「很痛啊……」

  贺望咧嘴笑了一声,反手一掌拍向了岳朗。

  岳朗翻身一跃之时,贺望已趁机带著伤掠到了丈外。

  岳朗提著剑,静静地看著贺望使出腾云十八式逃离,一点也不慌。

  「岳大侠,难道就这麽放那魔头走吗?」

  「放心,他跑不远的。剑刃上我抹了药,他现在这般运功逃走,只怕药性已然催动了。」岳朗反手收了剑,也不管旁边的人露出的喜悦神色,径直往回走了去。

  这是他认识贺望的第四年,这一年,无双教後院的桃花夹杂著人血散落了一地。

  无双教就这样被乾坤盟内外夹攻而灭亡。

  居首功者,乃是潜伏在贺望身边的乾坤盟左护法岳朗。

  随後不久,无双教的教主贺望也落入了乾坤盟手中,经武林公审之後,被判断首之刑。

  贺望坐在牢房里,悠然地看著天窗外那轮明月,戏谑的笑容逐渐浮现在了嘴角。

  忽然,他转过头,看著牢门外投射过来的一处阴影,笑道:「既然来了,就进来和我聊聊吧。」一袭黑衣的岳朗从阴影中走了出来,他的神情淡漠冷静,让人看不出有什麽特别的情绪。

  「有何遗言要留?」岳朗背负双手,站在双腿已断的贺望面前,平静地问道。

  贺望抬头看了眼岳朗,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

  「岳兄,你总是这麽副严肃的样子,真是无趣。」「没有遗言要留,那我便走了。」岳朗眉间轻轻一拧,转身便要离去。

  贺望见状,只得急忙叫住这行事刻板的男人,」等等!自然有遗言要留!」」说吧。」

  」呃,明日是砍我的头吧?」

  」断首之刑。」岳朗点了点头。

  贺望有些苦恼地挠了挠脑门,一想到明天自己这大好头颅便要与自己的身体分家,难免有几分沮丧。

  」这尸身分家倒真是不雅。我也没什麽家人,只在兖州青留郡有个弟弟,要是方便,你能不能把我的首级带给他,让他把这颗脑袋埋在爹娘坟边,也算是让我魂归故里吧!」岳朗看著一脸诚挚的贺望,心中微微一痛,思绪也变得有些纷繁。

  早在几年前主动请命接触贺望之初,他便清楚自己的任务,如今任务达成,他也很清楚自己应有的身分和职责。一切皆是天意,怎可违背?

  」要不要把你的身子一并运回去?」

  」不,不用了!兖州离这里已经够远,等你把我整个身子都弄回去,只怕早就坏掉了,还不如好好用石灰腌了这颗脑袋,一路带著也方便些。」贺望抬起眼来笑容满面地看著岳朗,他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似乎在想头掉下来之後会是什麽感觉。

  」也是。」岳朗轻轻地」嗯」了一声,算是应允了贺望这个意愿。

  贺望见那人到此时依旧是副面色严肃的样子,颇为无奈地叹了口气。

  」岳朗啊,咱们可认识四年啦……」

  岳朗头微微一偏,显然是不想谈到与贺望这四年来在无双教中的种种,那时候,他作为乾坤盟的奸细埋伏在贺望身边,违心做了不少自己至今想来都觉得恶心的事情,但是那些年留给他的也并非都是不快的回忆。

  」无须多言。正邪自古不两立。」岳朗哼了一声,随即打断了贺望的追溯。

  贺望也自知眼前这人心硬如铁,心中反倒一片释然。

  」好,我不说废话了。我还有第二个遗愿。」

  」说来听听。」

  」明天我想让你来砍我的头。」

  贺望的眼里射出两道精光,他死死地盯著岳朗,窥看著对方脸上一丝一毫的表情变化。

  让贺望失望的是,岳朗依旧是副冰冷的模样,只不过那双眼里多了一丝嘲讽之意。

  」如果你想藉此让我内疚一生什麽的,那你可就错了。」岳朗的唇角少有地浮现了一抹傲然的笑意。

  他向来知道这位无双教主对自己的心思,可自己又岂是轻易抛却本心之人?他绝不会为了所谓的儿女情长而罔顾世间正道。

  当他踏入无双教的那一刻起,他便告诉自己不再是岳朗,而如今他离开了无双教,那麽以後他也应该做回真正的岳朗了。

  贺望连连摇头,向来戏谑的面容也变得正经起来。

  」不是。你的刀法利落干脆,由你砍我的头,肯定没那麽痛。岳朗,不怕你笑话,其实我可是很怕痛的。」岳朗盯著贺望看了半晌,紧抿的唇间一个字也没有说出。

  待他走到牢门之时,这才背对著贺望说道:」好。明日便由我送你上路。」」那我可感激不尽了。」

  贺望吁了一口气般笑出了声,他满眼温柔地目送著岳朗离开了监牢,目光渐渐变得阴郁。

  台下都是来看热闹的正道人士,贺望跪在刑台上连一眼都没看他们。

  他仰头看著头顶的白云,想起了当初和岳朗一起躺在无双教後院桃树上看天的日子,自由自在,那天的风温柔得就和今天一样。

  忽然人声鼎沸了起来,有人高喊起了岳朗的名字。

  贺望懒懒地回头看了眼一袭黑衣的岳朗,对方手提钢刀,正一步步稳稳地朝自己这边走来。

  明亮的阳光下,连那柄豹头钢刀也闪耀非常。

  」时辰到!」

  一个苍老的声音高声喊道。

  贺望眯了眯眼,扭头对走向自己的岳朗露出了一个熟悉的笑容。

  」别忘记你答应我的事。」

  岳朗站在贺望身後,他沈默地点了点头,缓缓举起了钢刀。

  贺望将头又转了回去,他跪直了身体,头却不曾低下。

  那张曾经让许多武林人士恐惧的面容如今显得十分淡然,似乎这一刀下去,并非冰冷的死亡,而是温暖的归乡之旅。

  四年,一千四百六十天。

  每一天贺望都和岳朗在一起,每一个晚上他们都相拥而眠。

  岳朗低头看了看贺望的脖子,没错,对方脖子後那颗红色的朱砂痣,正是他亲吻过的熟悉地方。

  一切都结束了。

  」一路走好。」

  岳朗目光微微一沈,猛然催动内力,挥起钢刀朝贺望的脖子砍去。

  在听到後面刀锋破空的声音之时,贺望淡然的神色到底还是有了一丝变化。

  他苦笑著闭上了眼,口中的一声轻叹,被下面震耳欲聋的叫好声所掩盖。

  」贺望已死,无双魔教除名!」

  岳朗攥住贺望的发髻,将他那颗刚被砍了下来、断口处还冒著热气的首级拎了起来示众。

52书库推荐浏览: 李忘风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