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花+花魂+扑朔+神龙潭+剑约+杨柳依依》作者:清尊【完结】

  《短篇集》藏影(清尊)

  《藏花》《花魂》《扑朔》《神龙潭》《剑约》《杨柳依依》

  《藏花》

  “冷兄,冷兄?”

  好友的呼唤声终于引起了冷清幽的注意。他动动手上地笔,问:“怎么了?”

  “怎么了?我才要问你怎么了呢?叫你写幅对联,你发什么呆啊?”好友不满地道。

  “呃,对不起。我失态了。”他挥动手中的笔,将最后两个字写上——“藏花”。藏?隐藏?隐藏什么呢?

  他转过头,将视线落在窗外的梅花枝上。

  “冷兄?冷兄?你怎么又游神到哪里去了?”好友见他望着窗外发呆,不禁又嚷了。

  但是望着窗外的冷清幽已听不到他的声音了,他的视线落在窗外的一条丽影上,再也移不开了。

  好友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

  “原来是你弟啊,你也真是的,看自己的弟弟也会发怔?”

  窗外的少年,只有十三四岁,踏着嫩草,正在拨种花贲。

  《藏花》续《花魂》

  雨,一直下,蒙了视线。

  他行走在山道上,仿如行尸走肉。

  茫然地望向前方,忽觉有条朦胧的人影在闪动。

  他停下脚步,静静的看着人影渐渐清晰。

  婷婷的少女撑着一把油纸伞缓缓接近他。

  他盯着她的脸,心中的痛越来越大,痛到让他整个身体轻颤了起来。

  他的视线一阵模糊,再也压抑不住,一把抱住了少女——“公子是否想起了故人?”轻轻的话语出自少女红润的朱唇。

  他一愣。

  猛然一震,方发觉自己竟贸然地抱着一名“陌生”的少女!

  用深沉的眼神望着少女清雅的花容,他蠕动嘴唇。”……怎么可能是他,他……他早已魂飞魄散了……”

  《扑朔》

  “你……没看错吧?”

  老者从水镜面上抬起头,以深邃的目光望向眼前这个衣着华丽的稚嫩少年,从他瞠目的表情上可以看出他此时有多么的惊讶。

  “老朽为人占卜从未出过错。……”

  老者沙哑而低沉的声音让少年惨白了脸。

  “怎么会这样呢?”摇着折扇,少年喃喃地从昏暗的小屋中踱出,而一旁同来的仆人对于少年的失魂落魄十分的不解。

  走出小屋,外面的阳光刺目,少年眯了眯眼,低头一叹。

  仆人见之,疑惑渐大。

  少爷是怎么了?刚才还兴致冲冲地跑到这镇上有名的占卜师屋里算命,可这会儿却黯然地出来。

  是测字测得不好?

  但——少爷又是测什么呢?

  实在忍不住,仆人问了。”少爷,那老先生在水镜中看到了什么?”是因为看到了不好的东西,少爷才大皱眉头吧?

  少年垂下肩,兴意阑珊。”一个男人。”

  《神龙潭》

  夜乐花了半天的时间,好不容易爬上“韵北山”,见山上树木郁郁葱葱,奇石嶙峋,风景秀丽,不禁赞叹一声,深吸口气清新的空气,心旷神怡。

  因为娘亲病了,看了许多大夫,都说症状奇怪,无法下药,他一个读书人,枉有满腹经纶,却无法救治母亲,四处投医,却是束手无策。他焦头烂额,郁郁寡欢,连学堂都没去,守着娘亲,空着急却无奈。

  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便过逝了,他与母亲相依为命,娘亲一介弱女子,辛苦了十七载,将他拉扯大,她自己却体弱多病了起来,如今更病倒在床上。有时候,他真想放下书本,为生计奔波,减轻母亲的负担,可母亲坚决要他十年寒窗,考取功名。望着母亲坚毅的眼神,他折服,更奋发图强,一心一意投入书海之中。年仅十二便是秀才了,如今正逢京考之时,一般考生早早便赶往京城了,可他为了母亲的病,迟迟未出发。

  愁眉不展之时,有村人跑来对他说,不如去求巫医,他虽一直觉得巫医多数有问题,但无奈之下只好去求了。巫医是个六十旬的老婆婆,每日只看十个病人,他等了五日,终于请得巫医到家中为母亲一看,巫医诊了许久,说是母亲的病虽怪异,但仍是有法子救的。若想母亲安好,便要到“韵北山”的“神龙潭”旁采一种叫“龙草”的药材,可这龙草稀有,唯有神龙现身之时,方会生长。

  《剑约》

  “我会等你追上我的步伐。”他道。

  琅夜望向他,望着他英俊但严肃的脸,不服输地扬眉。“我很快会超越你。”

  “拭目以待。”

  专注的对视中,两人在彼此的眼里看出了坚定与信念……还有一些别的他们并不确定的东西?!

  一切安静了之后,琅夜恢复了倨傲,猫眼再次对上他的师兄。”你可别逃。”

  覃珲伸出手,琅夜眨眨眼,一样伸出手,一大一小的手在空中一击,立下约定。在琅夜想收回手时,覃珲更快地握住他的,将之包容在他的大掌之中,略微弯腰,对着矮自己许多的小家伙道:“对你,我永远不会逃。”

  窗外,翠竹被风吹得飒飒作响,夕阳的余辉自窗外斜射进来,为屋内的两人镀了一层金。相握的手,对视的眼,融合的呼吸,这是两个男人作下的约定,夕阳可鉴。

  《杨柳依依》

  扬州城里,最让人津津乐道的非两美男子莫属了!

  城东的柳家小公子柳茵潮,年方二十,生得是玉面如冠,清雅绝伦,任何人看到他皆会被他俊俏的模样给吸去了魂,若是姑娘家见了,立即会得相思病!

  城西的杨家二公子杨曙,年约二十四,长得英俊潇洒,更是风度翩翩,那英姿飒爽般的身姿一立在人群中,便是众人的焦点,姑娘们看了会茶饭不思,睡不安宁,夜夜春梦啊!

  两名公子皆是富家子弟,更是才貌出众,然而,最让人们所注目的是,两人竟然皆——花心出了名!!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藏花》

  “冷兄,冷兄?”

  好友的呼唤声终于引起了冷清幽的注意。他动动手上地笔,问:“怎么了?”

  “怎么了?我才要问你怎么了呢?叫你写幅对联,你发什么呆啊?”好友不满地道。

  “呃,对不起。我失态了。”他挥动手中的笔,将最后两个字写上——“藏花”。藏?隐藏?隐藏什么呢?

  他转过头,将视线落在窗外的梅花枝上。

  初春,梅花早已落尽,唯有那硬冷的枝在风中微颤。

  “冷兄?冷兄?你怎么又游神到哪里去了?”好友见他望着窗外发呆,不禁又嚷了。

  但是望着窗外的冷清幽已听不到他的声音了,他的视线落在窗外的一条丽影上,再也移不开了。

  好友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

  “原来是你弟啊,你也真是的,看自己的弟弟也会发怔?”

  窗外的少年,只有十三四岁,踏着嫩草,正在拨种花贲。

  “你可以走了。”把对联递给好友,冷清幽收回视线,坐在书桌前,开始看书了。

  “什么嘛,好歹我们也算八拜之交,这么快就赶人走?”

  “请便。”他冷淡地道。

  见他一身的冷然,好友虽气却无可奈何,捧着对联悻然然地走了。

  看自己的弟弟也会发怔?

  ……

  太阳有些让人头晕,他眯着眼,来到少年身边。

  “现在种下去,过些天,就能开花了呢。”少年抬起一张灿烂的脸,笑。

  “嗯。”他冷淡的应。看着少年认真地挖土,种花,有一种不屑。种得再好,有何意义?开了花,又能怎么样?花能回应他吗?回应他的……感情吗?

  “哥哥……不高兴我种花吗?”少年稚嫩的脸上有些担忧。

  “还好。”他喜欢不喜欢,对他来说有什么区别?他还不是一株一株的种?种了满院子的花!

  看着那红红绿绿的大小花朵,只觉得俗!

  “但是……”少年欲言又止。最终没说下去,沉默地拨弄着土。

  但是什么?为什么不说下去?

  他立在少年的身后,盯着他的动作。

  终是没开口!

  终是没开口……

  花开了,种花的人一脸喜气洋洋。

  他看着,不禁微愣。

  那种笑,为何是对着一朵朵没有思想的花?

  为何……从不……

52书库推荐浏览: 清尊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