侍君之情劫_清尊【完结】

  《侍君之情劫(出书版)》作者:清尊/藏影/绿绪【完结】

  内容简介:

  《侍君之情动》系列作

  为夺回边关,风逝随清王潜入敌营为奴,

  虽然绝境之中清王总是百般呵护,

  但横亘的灭门深仇,和对方捉摸不定的心思,却让身陷温柔的他爱恨煎熬。

  偏偏此时边关异变,生死存亡之际,风逝为护清王竟遭敌国俘虏,而更骇人的惊天秘密也在此时向他卷来——

  他,竟是拥有金眸的敌国皇储!

  势不两立的身分至此浮出台面,

  这场由国仇家恨为始的情劫,爱,又该何去何从?

  父亲的兄弟,带兵攻打母亲的国家,而身为他们的儿子,居然与灭族凶手情定终身。这还真讽刺。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一章

  “啪──”

  鞭子狠狠地抽在一个衣服褴褛的男子身上,当下抽得他翻倒趴在地上,四周同样狼狈的人们却面无表情,目光呆滞地看着男子在地上动弹了几下,再也爬不起来了。

  一脸恶相的曦和国士兵吐了吐口水,蛮横地踢了踢倒在地上的男子。

  “真没用,这就死了。凌国男人全是孬种!”尽管曦和国士兵说的是曦和语,但很多俘虏生长在边疆,听得懂曦和国语,木讷的神情终於有些变化。

  三个月前,清王把野心勃勃的曦和国人赶出了凌国,凯旋返京的途中,中了埋伏,如今下落不明,曦和国趁虚而入,不到半个月,夺走了凌国两座城。

  凌国战败,朝中无人主持,一片混乱。各派争权夺势,太後垂帘听政,云丞相被削职权,民怨沸腾,周边其它国家蠢蠢欲动,内忧外患,长此以往,凌国将岌岌可危。

  家园被侵占,凌国男儿岂能不恨,然而战场上死了多少士卒,仍抵不住曦和国的疯狂进攻。此处两百多名凌国男子,正是被曦和国士兵赶着去修城墙。

  人们已经疲惫不堪,饥饿劳累折磨着他们,很多人抗不住,扑倒在地再也起不来了。

  打仗毁掉的城墙,要建新防御,自然要有人去修。曦和国在侵占了落埒城时,没有屠城,孩子老人们统一关在不见天日的牢里,强壮的男人们,被抽着鞭子赶去修城墙,而战争从来都是女人的噩梦,多少清白人家的女子遭到了侮辱,坚贞的咬舌撞墙自杀者,不计其数。

  人们麻木地搬运石块,跌跌撞撞的去修补这座曾经是家园的城池。

  “啊──李郎──”

  突然,女子悲凄的声音传来,麻木的人们都被惊醒,齐齐转头,但见一清秀女子衣裳不整的帐营里跑了出来,面色惨白,惊慌失措。两个半裸身子的曦和士兵从那帐篷里追了出来,骂咧咧地一把抓住女子,甩了两巴掌,女子惨叫一声,挣扎着,却抵不过两个强壮的男人,又被拖回帐内。

  有人看得瞠目,恨得咬牙,鞭子却更快地袭来,把几个面露愤恨的男子抽得蹲下身。

  “再看挖了你们的眼睛!”曦和士兵操着不准的凌国语,又狠狠地抽打了几下。

  抱头蹲在地上的凌国人,个个神色痛苦,心中对曦和国人恨之入骨,却没有力量奋起反抗,只能委曲求全,任他们宰割。

  残破城墙的一角,两个衣着相对其他人整齐的男子,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其中一名男子微闭着眼,拳头握得咯咯响,另一男子伸手握住他的拳头,拉了拉他,眼里的寒光却是骇人的嗜血。

  好一个曦和国!

  恨海难填,他们必将加倍奉还曦和国加诸在凌国人身上的耻辱和仇恨。

  *****        *****       *****劳累了一天,众人拖着沈重的步子,慢慢移回休息的帐营。曦和国士兵给活着回营的人们,分了一碗野菜粥,饥肠辘辘的肚子,总算有个半饱。

  风逝喝了一口粥,转头看身边的男人。尽管一身灰尘,仍难掩其与生俱来的贵气,端着缺了口的破碗,素来养尊处优的人竟面不改色的把野菜粥喝了下去。

  “怎麽?”放下空碗,清王问风逝。

  风逝把喝了半碗的粥递给清王,清王摇头。“你吃。”

  “……属下饱了。”风逝低语。

  清王往他身边移了移,端过他手中的碗,贴在他耳边道:“要本王亲自喂你麽?”

  风逝轻颤了一下,垂下眼,欲抢回碗,清王却不肯了,端着碗,递到他唇边,打定主意要喂他。

  风逝无奈,清王向来说一不二,一旦下了命令,便不许他人反驳。於是他只能服从命令,让清王端着碗,喂他喝完了粥。

  粥味道自然是不好的,却莫名的好吃。

  “累一天,睡吧。”清王收拾了两个破碗,揽着风逝的肩,靠坐着。两人坐在帐篷的角落,众人都疲惫不堪,自然不会注意他们。

  风逝不自然地偎着清王,闭目养神。

  他们从阿瓦山寨出来,一路小心翼翼,躲着曦和国的侦察队伍,潜进了落埒城。落埒城挨着狼城,狼城被侵占,落埒城自然不可避免地沦陷了。

  清王失踪,曦和国来袭,朝廷不发兵不补给,章复将军抵抗了半个月,不敌,失了狼城,退兵数百里,再不敌,又失了落埒城,武萧将军不幸被俘。如今,章复带着残兵,守在汉城,多次向朝堂求救,朝廷依然无动於衷,上位者都忙着争权夺势。

  风逝打听到这些消息後,传给清王,清王面无表情,风逝却清晰地感受到自清王身上散出来的冰寒气息。

  武萧是个人才,不能枉死在敌人之手,清王果断决定,和风逝一起留在落埒城,成了修城墙的俘虏。

  多日下来,两人灰头灰脸,皮肤被曝日晒得刺痛,昔日尊贵的清王却没皱一下眉头,行动低调,忍气吞声,受尽侮辱。

  夜间,短暂的休息,清王揽着风逝,闭目养神。他们毕竟是习武之人,耐力极好,白日繁重的劳作,晚上调息一个时辰,便消除了疲劳。

  出了阿瓦山寨後,风逝的眼睛又闭上了,但他毕竟不是瞎子,日间发生的那些恶事,一件都没看漏。两国相战,受到重大伤害的,皆是无辜的百姓。他看到曦和国的士兵曾惨无人道地摔死过一名哭啼的婴儿,拖着撕心裂肺的少妇进帐营里侮辱,见过多少硬气的凌国男子挺身而出,却死於非命。

  不可否认,曦和国是好战的,然而,为何要如此残害凌国的百姓?

  如果缘叔说的话是真的,他的眼睛异於凌国人,即便是流着曦和国人的血,他亦感到无地自容!

  他不知道清王看到这些,是什麽感受。上位者,亲眼看着自己的子民被迫害至此,而自己却无能为力,是何等悲痛。

  他们忍辱负重,混在俘虏之中,是为了寻找机会,救出武萧。武萧曾跟随清王东征西战,是不可多得的将才,此番清王若要返朝,少不得他。

  外头有鸡鸣声,天快要亮了,又将是劳累的一天。

  *****    *****     *****

  紧闭的城门开了,一队人马不急不慢地进来,为首的正是曦和国的大将军凤天筠。褐发飘飞张扬,银眸灿若银辉。曦和国的士兵皆虔诚地向他行礼。

  副官上前拉住马缰,凤天筠利落地下了马,马鞭随意地甩给副官,副官忙接住。凤天筠带着近侍,转身往破损的城墙走去。

  攻落埒城时,凤天筠用了天雷,炸了一大片城墙,曦和国的兵从塌毁的城墙闯进城内,凌国的人慌了,守城的士兵,战死无数,将领武萧欲自杀时被他拿下,如今正关在地牢之中。

  当初清王带来的兵力,在他们攻狼城时,死伤近半,退而守落埒城时又损了一半,凌国朝廷却不增兵,曦和国要攻下凌国,指日可待。

  如今局势对凌国非常不利,如果凌国想力挽狂澜,除非──凤天筠眯眼,嘴角一勾。

  除非清王能活着回来!

  当初那侍卫带着清王跳进湍急的水里,他们的人搜索了半条河域,无果,最後只能返回。中毒又受伤的清王,活着的机率很低。

  只是……

  凤天筠拧了下眉,脑中又浮现那双淡金的眸子。前日收到阿缘的信,提及那人的儿子,竟然就是他!

  他在心中叹息。他还没有跟阿缘说那青年的事。如果被阿缘知道,那青年和清王一起跳河下落不明了,不知阿缘会如何反应。

  再则那青年还拥有一双淡金的眼睛,若就此消逝了,着实有些可惜。

  “将军,军师回来了。”一小兵,气喘吁吁地跑来禀报。

  凤天筠手一抖。真是……才想着阿缘,他便来了。吐口气,转身往将军府走去。

  那将军府,原是落埒城的府衙,落埒城沦陷後,便被改为将军府,府里地牢,关押着重要的俘虏。

52书库推荐浏览: 清尊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