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涟君_清尊【3部完结+番外】

  《白涟君》作者:清尊/藏影/绿绪【4部完结+番外】

  白涟君之三《少年游》

  为了去救回被敌军掳俘的二哥,白涟君毅然只身前往北疆,见到了大哥。

  然而,大哥迟迟不救回二哥,到底是为了什麽?敌军的鸿门宴是去还是不去呢?

  白涟君趁大哥不查,便偷偷地前去敌营,混入歌舞团,打扮成舞女,进了宴席,不料一步错,摔进了大兄长的怀里,并且被送进了营帐,等待临幸?!

  当在敌营发现白家的秘密,白涟君将如何自处。他是站在皇家这边,还是白家?

  无情的帝王一声令下,诛灭九族,而他只能当太子,眼睁睁地看著白家的人一个个人头落地……他疯,他狂,隐忍了两年,凭一把寒剑,杀出了皇宫,从此流浪江湖,再不愿回去。

  江湖南北路漫漫,刀光剑影闪。啸马奔腾,飞驰沙场,少年游四方。

  慈心几度阡陌笑,何处捻银莲?一叶扁舟,梦醉太华,好酒淌一榭。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江湖南北路漫漫,刀光剑影闪。啸马奔腾,飞驰沙场,少年游四方。 慈心几度阡陌笑,何处怒银莲?一叶扁舟,醉梦太华,好酒淌一榭。

  第一章

  离开京城半个月,将手中第五件衣裳丢进水里,我大大地叹了口气。

  荒山野林,草木茂盛,飞瀑溪流,当走出京城数里之后,路上的景色一变再变,由最初的繁荣到如今的荒无。最初还可以遇到小镇村落,如今,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而我要再次露宿野外。

  走出皇宫时的雄心壮志,竟然被自己换洗下来的衣物弄得意志消沉。其实不仅仅这衣物,还有其它诸多原因。

  蹲在溪流畔,眼睁睁地看着衣物随波逐流,越飘越远,抬头望望彩霞满的天空,我再次叹了口气。

  想我白涟君,自小便锦衣玉食,后来进了皇宫,更是享尽荣华富贵,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何时需自理生活上的琐事?

  出门第一天,饭不合胃口,为了饥饱问题,我勉强接受,夜晚,客栈的床睡得我腰酸背痛,失眠到天亮,第二天顶着一双熊猫眼。之后,浴沐无人侍候,弄得到处是水,头发怎么也擦拭不干,最痛苦的莫过于,换洗下来的衣服该如何是好?有人群的时候,可以花银子请人洗,或是买新衣服,可来到这荒山野林,自己动手的时候,真是苦不堪言!

  呐,今次这被水飘走的衣服是我倒数第二套衣物了,如果下次再丢一次,我就没有衣裳可穿了!

  懒得去水里捞回来,我站起身,伸个懒腰,撩了下一头散至腰下的黑发。

  唉,没有侍从侍候,我已经散发半个月了。幸好还懂得自己穿衣服,否则,我真不知道,自己离开皇城分明是找罪受!

  一个连基本生活都无法自理的大少爷,如何行走江湖啊?

  晚饭,我今天的晚饭该如何是好?

  再次打猎,然后烤出一堆焦炭吗?

  不意外的,肚皮在抗议了。

  “老兄,你就不能再忍会儿吗?”真是欲哭无泪啊!怀疑自己能否平安到达边疆,只怕会饿死在路上!

  堂堂一国太子,死于饥饿,若是被人知晓,岂不笑死?

  不行,我一定要自力更生,尽快赶到边疆,为了二哥,这些苦我不怕!定了定心神,我开始在从林中寻找猎物,当晚饭了。

  绕了一圈,很幸运,猎来一只兔子。多亏了每年的秋猎,打这些小动物,对我而言,手到擒来。

  在溪边理出一块空地,找了些干燥的木柴,堆积起来,然后笨拙的用打火石点燃,好一会儿,篝火才燃起。抹了把汗,我揪着兔子的耳朵,蹲在溪流旁,拿出匕首,开始处理这只小动物。

  说实在的,野外求生的技能,我还是从一个猎人那学来的。几天前,因为在荒山野林里迷了路,幸亏遇到了几个猎人,然后从他们那学来如何找柴火如何升活,如何处理动物,但就是没学会如何烤动物吃。

  为何别人做来那么简单的事,在我做来困难重重?同样是对着火烤啊?别人可以烤出黄金色泽香喷喷的美食,我却只能烤出一块黑炭来?

  看来我天生不善厨艺!

  下次离宫,要拐带一名御厨才行!

  皱着眉头,处理好兔子,叉在洗干净的树枝棍上,再从包袱里掏出一点盐撒在上头,然后,坐在火堆旁,放在火上烤。

  “小兔子,这次一定要烤得香喷喷的,否则,本宫只好找你的亲戚算帐了。所以啊,为了你的亲戚着想,你还是乖乖地听本宫的话!”我磨磨牙,威胁手中早已死翘翘成一团嫩肉的兔兔。

  “哧——”

  耳朵敏锐的我,随手拾了一粒小石子,往暗处一丢,当下,有人痛呼一声。

  “出来!”我喝道。

  好一会儿,都没人有应我。

  我冷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踪我有十来天了,我心情好不计较,但,凡事都有个度,你这缩头乌龟,要跟到何时!”

  终于,一道黑影闪过,眼前多了条人影。

  定睛一看,是个二十出头的男子,长相普通,气息内敛,双眼却很深邃,身上的气质很复杂,看似平凡却又独特。

  “你是何人?为何一路跟着我?”

  男子随手抱了抱拳,全无礼貌。“既然被你发现了,在下也不隐瞒。”

  我撇撇嘴,倒要听听他如何编。

  男子一笑,笑得有些幸灾乐祸。

  “……属下明白了。”搓发的力道好像重了一些。我纳闷,他当了那么久的影子侍卫,棱角竟还锐得很?

  “你当侍卫多久了?”我问。

  “……不长也不短。”他回答得漫不经心。

  这是什么回答?我睁开眼,一张平凡到过目即忘的脸近在咫尺。对上他深邃的眼,我的心没由来的急跳了下,我皱皱眉。

  “你……离本宫远些!”

  他好笑地停下手中的动作。“殿下,属下若离得远了,如何侍候您?”

  我磨磨牙。“不准笑!”

  “殿下,您总是如此……蛮横的么?”毫不怕死!

  “你胆子很大!”我不怒反笑。“你在我身边呆了多长时间?”

  “……”

  “怎么,这问题很难回答吗?”原来我一直被蒙在骨里,从不知皇兄派人隐藏于我身边,监视我?如果……如果他在我身边很长时间了,那么……我在白家中的一言一行,恐怕都不能瞒过皇兄了!

  皇兄他……手掌乾坤,我如那猴子,永远都翻不出他的五指山?

  “属下保护殿下有两年了。”他缓慢地回答。

  我一怔。两年?只有两年吗?不打算追根究底,我抿了抿唇。由他清洗完身体后,跨出浴桶,面对我的裸身赤体,他倒镇定,凡心不动。

  擦干我的身体后,他又拿衣物,侍候我穿上。

  我眼一转,略是慵懒地睨他。“你……不心动?”

  半蹲着身体,为我套亵裤的他一愣,抬眼,对上我挑逗的眼神。“殿下……是在引诱属下吗?”

  我浮出一抹浅笑,我长得好看,从小就似金童般讨人喜欢,如今十五岁了,更加俊美非凡,只要有龙阳之好的人,都会被我迷得神魂颠倒。而宫廷中的男人,多数有这倾向,那些个大臣,家中多多少少都养几个美貌的娈童。我是太子,身份尊贵,有些人有色心却没有色胆。

  而,眼前的男人呢?他对我,是否存了不良之心?

  “殿下是否过于高估自己的魅力了?”他的话中有些讽刺。“并不是每一个男人都有龙阳之好!”

  我赤脚踢了过去,正中他的肩膀,抬高下巴,恼怒地瞪他。“哼,没有最好!否则——小心你的贱命!”

  他一屁股坐在地上,呆愣了须臾,对上我倨傲的眼神,低低地笑声自他口中溢出。

  他那是什么态度?好似……好似我是一个无理取闹的小孩子!

  可恶!

  “还笑!罪加一等!”

  他慢吞吞地爬起来。“殿下精神抖擞,接下来的衣物应能自理了吧。”

  弯了弯腰,行个礼,平凡的脸一直挂着一抹耐人寻味的笑,深邃的黑眸光一闪,毫不拖泥带水地退出房间。

  我磨牙,努力磨牙,恨恨地一跺脚。

  “反了!反了!这是对待主人的态度吗?可恶!回宫后,定要叫皇兄治你的罪!该死的王亘!”

  抓起包袱里的精美衣物,丢到地上,堵气地踩了数下,心中的气仍散不去!

52书库推荐浏览: 清尊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