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仙_万灭之殇【完结】

  《丑仙》作者:万灭之殇【完结】

  【内容概要】

  身为七国中最强大的夜国太子,他怎能容忍自己未来的皇后竟是一个半面毁容的中年男人……诛神崖下,三千年后,谁是谁的情劫?六界往事,前世今生,终须有一个结局大叔受np,强强,美强,温润大叔受,NP,有H,大圆满结局NP,大叔受,玄幻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一-诛神崖

  九霄之上,天涯之巅,风,徐徐而吹,轻拂起层层白衣,仙人之姿,圣人之态,位於云端之上的男子仿佛与天地融为一体。

  素手执琴,十指挥洒,琴曲悠扬,音波阵阵扩散而去,仿佛是水纹一般散开,风随之而动,云随之而移,天地之间,宛若仅他一人。

  那山巅之下黑茫茫的一片人影,那山腰之上的喊杀声,那山峰之上仅仅距离他不过百米之遥的冷漠男子,仿佛都不曾影响着男人的弹奏。

  只是,男人的十指已因昼夜不停的弹奏而变得有些血肉模糊,尽管如此,可那执琴坐於云端之上的男人却仿佛感觉不到痛楚一般依然闭着双眼,背对着身後的千军万马,继续弹奏着。难道他真的没有感觉吗?

  只是身体上的疼痛,又如何能够与心头的剧痛相比?

  每一根琴弦上,都沾染了他的血迹,每一个音符中,都蕴含了男人那难以言状的心灵颤动,他的心是那麽痛,痛得他指尖微微发颤,鲜红的血液在十指挥琴之间溅落在男人的白衣之上,宛如一朵朵含泪的血梅,绽放白雪之间。

  “冰雪林中着此身,不同桃李混芳尘。”站在弹琴男人百米开外的男子背负着双手,闭着的双眼仿佛在仔细聆听这天下间的绝响,深深的呼吸之间,悠悠叹道,“琴华上仙,寒梅虽有一身傲骨,可过了这冬天,也只能化作地上的春泥任人践踏。”

  冰冷而血腥的空气中,自弹琴男人的身上传来若有若无的冷香,在这肃杀的环境中,却更显得凄凉了。

  闭着的双目缓缓睁开,没有冷傲,没有狂枭,没有霸气,那两潭深不见底的血红双眼中望不出任何属於人的情感,只有当这一身黑衣的年轻男子望向崖边弹琴的男人时,双眼之中才隐隐流动一丝说不清的情愫。

  大概,连他本人也说不清这是怎样的一种情愫。

  “降,本尊绝不伤你分毫。”这是他最後的妥协,如若不是心底那说不清的一抹情愫,只怕崖边的男人早已化成他手中的烟尘,消散天下,再也没了踪影。

  “临水出绿柳随风,江河湖海与雨逢,自古游鱼栖於水,一丝缘线牵其中。”伴随着悠扬的琴声,坐立在崖边的男人嘴角露出一抹淡然的笑意,他的神思,仿佛又回到了久远的从前,那时的他还是一个小仙,那时的另一个他,也还未成为天下一尊。

  白驹过隙,已是千年,虽有一线牵,奈何这身份的限制,总在眼神的接触间退缩,本以为步上这上仙境界,那存於心中的孤寂将随风而逝,可他修炼的越高,这心中的孤寂越发的折磨人。

  天底下,能听懂古筝的人不少,可又有多少人能听得到这内稳古琴中属於他的情感?总是天人合一,也难求一知音……这份孤寂,今日大概会有个结束吧?

  在这九霄峰顶用九霄环佩琴弹奏,大概也是最後一次了吧……琴华慢慢睁开了他已经闭了不知多少日夜的双眼,这绝不是一个倾国倾城的男人,相反,在仙界之中,琴华上仙的相貌也只能算是平淡之姿,可就是他身上的这股温润之气,却能看过他的人再也忘不了。

  无论今生今世……还是来生来世……

  “血尊,他,还活着吗?”这个问题,他问了还有用吗?天宫九霄峰下,已尽是血尊的族人,只怕那个人,也是九死一生了吧,可他,在归尘之际依然忍不住问了出来。

  血红色的双眼微微抽搐,一身黑衣的男子周身温度顿时下降不少,连同他的声音也是那麽的冰寒刺骨:“琴华上仙,你以为本尊能站在你身後,那个人还能活吗?”带着戏谑的笑意,浮现在这冰寒男子的唇角。

  “天宫的主人,也该换一换了。”仿佛没有看到琴华脊背在他说出那人死亡时的僵硬,血尊继续说道,“降,这天宫九霄峰依然是你的,本尊绝不会让其他人打扰你的清修。”

  “他们,都降了?”依然是平淡无波的声音,可这一次,却夹杂了一丝无奈,夹杂了一丝豁然。

  “活着的,都降了。”那意思便是,要想活,便要降,只怕死去遁入轮回的仙友不在少数了。

  轻轻一声叹息,琴华说道:“天意,这是仙族每一个族人必然遭遇的劫难。”只是,他的那一劫又是什麽呢?

  孤独一人驻守诛神崖,已是千年,这第一次有人上来,竟然还是天宫被毁,让血尊亲自杀了上来,真不知他该笑还是愁了。

  “琴华上仙明白就好。”这意思便是,你不必反抗了,即使是反抗,也逆不了天意。血尊望着琴华单薄的背影,论辈分,这琴华上仙还是与上一届血尊同辈的人,谁能想到这男子竟然日日夜夜待在这诛神崖上不离半步?

  即使是仙人,也受不了这般的孤寂。

  眼前的男人又是怎样一个人独自承受了千年?

  当他带领族人冲上这能灭天地的诛神崖时,便在第一眼沈溺在了这单薄的背影之中,听着这男人,一遍又一遍的弹奏琴曲。

  “是啊,我不会反抗,这本就是我命中的劫。”过了,便不再是上仙,而将步入另一个境界,可如果败了,那就是永远的魂飞魄散,千年修炼朝夕飞散。

  男人站了起来,一身染上红梅的白衣在风中飘荡,孤傲的挺直着背脊,望着诛神崖下的无尽。不管是神是魔,从这里跳下去,就再也回不来了。

  诛神崖啊诛神崖,我琴华守护了你千年,今日,竟是要在你这里归尘。

  嘴角流露一丝笑意,琴华怀抱九霄环佩朝着崖边走了一步,就是这微小的一步,却让他身後百米之外的血尊一下子瞪大了眼睛:“站住!”

  男人的确是站住了,他转过身来第一次面对他面前的血尊:“琴华即便是魂飞魄散,也不能让你们踏上这诛神崖一步。”淡然的语气,淡漠的微笑。

  下一步,男人竟然就这样带着笑意朝後倒去,白衣纷飞,伴随着他的人,他的琴,坠入了无底的深渊,也彻底封锁了诛神崖。

  千年修行,朝夕散。

  琴华闭着双眼,任由他的身体向下坠去,这一刻他终於解脱了。

  “琴华!你又怎逃得出我血尊的手心!”大喝的声音之中,一道血印已强行突破封锁向着崖下飞去……二-转生-半面残

  大雪皑皑,整个琴城都被装扮得银装素裹,深夜里,寂静的很,一座府内的下人们却是忙碌的进进出出,拿着一个又一个装满了温水的盆。

  “生了没呀!”一年近四十的男子在外面焦急的等待着,禁不住的来回踱步。

  “快了!快了!”下人忙答道。

  “哎呀!你看那天!”不知是谁惊呼了一声,众人朝天上一看,只见本是漆黑的夜里忽然星光闪烁,一条白光从天而降宛如神迹,照亮了琴城的夜晚,苍天里,不知何处琴声荡荡,飘荡在府内。

  正当众人为此神迹而惊讶不已时,屋内传来了一声高亢的婴孩啼哭,也正是此时,一缕血色红光宛如细针一般刺入了先前的白光之中……“城主!夫人生了!是个少爷!”屋内传来接生婆的欢喜声。

  “苍天保佑!”男人跪在地上朝着上天叩了三叩,可就在这时,屋内竟又传来了一女子悲痛的惊呼:“啊──”

  三十四年後

  时则深冬,整个琴城都覆盖了一层薄薄的银装,尽管寒风肆虐,但大街上依然是人来人往热闹依旧。

  这片辽阔无尽的苍茫大陆上存在着七个国家,北边以夜国最为强大,南边则是以清风国为首,南北大陆以一条绵延无尽的大河为界,这条河也就被取名为“界河”。

  苍茫大陆最北边,也就是夜国的最北面是一片常年覆盖冰雪的山峦,在无形中形成了一堵无法穿越的冰墙,阻挡了大陆蔓延的势力,传说冰雪山峦中居住了无数妖兽,进去过的人从未能走出来,又因其环境极差不适合人的居住,故北方三国从未将势力往冰雪山峦中移动,冰雪山峦因此得名──死寂冰川。

  传说在苍茫大陆之外的海域之内仍有不少的岛屿,不过大多数人也只是听说过,从来未曾见过。

  北方虽只有三国,可随着国家的发展,国力已是渐渐压过了南方四国,尤其是夜国,已傲然成为七国中最为强大的国家。

52书库推荐浏览: 万灭之殇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