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尘绝_天娜【完结】(3)

  “那少爷有去寻他么?”

  “都寻了三年了,一有空少爷就天南地北的找。”

  毅爷摇头叹道:“柳少爷要活着,也该有你这么大了,可怜这书香门第出来的公子,一去竟生死未卜,可惜可惜。”

  尘绝道:“是不是已经死了?”

  “轻点儿,要给少爷听到,一气就非把你卖了不可。”毅爷捂上尘绝的嘴:“以前就有个丫鬟,得过少爷的宠就娇纵起来,一心以为少爷会收了她进房,谁晓得说了句‘死人怎么跟活人比’,就被少爷卖进了青楼!少爷寻那柳公子是铁了心的,你别傻呼呼往那刀尖上儿靠!”

  毅爷是打心眼里觉得尘绝这孩子亲近,虽说不上原因,可就是有心护着,到连他自己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谢毅爷提点。”尘绝看着自己上了药退了些肿的右手,眼里的落寞却是进了毅爷的眼。

  “你啊,也是个傻孩子。”摸摸尘绝的头,毅爷说:“不过,几个妾室里头,到是你跟那柳公子最像,等少爷这阵子气消了,会再回头来哄你的。”

  “恩。”尘绝点了点头。

  事后三日,尘绝在玉萧苑里头得到了消息。

  桐雨秋带着人又出了远门,这次不是为着生意,却是再一次的寻人。

  寻寻觅觅三年,桐雨秋不信,活生生的一个人,会找不到。

  哪怕再多人说柳星辰可能已经死了,但他总觉得,他能感觉到阿辰的心跳。

  一次一次,有力的,颤动着他灵魂的心跳。

  仿佛那个少年并未远去,还跟在他的身后,糯米糕一样的声音,粘粘的,唤着他“雨秋哥哥”。

  “雨秋哥哥,我们来玩躲猫猫。”

  “雨秋哥哥,为什么你每次都能那么快找到我?”

  “雨秋哥哥,是不是无论我躲到哪里你都能知道?”

  少年的酒窝依稀还在唇角边荡漾着涟漪,那如其名的双眸单纯而快乐。

  他说:“雨秋哥哥,我喜欢你。”

  “阿辰,等我雨秋哥哥一定会找到你。”

  桐雨秋扬起马鞭,在尘土中踏出泥泞的小道,留下一个个寻秘的痕迹,坑坑洼洼,如心头点点的痛。

  音尘绝 正文 第四回

  章节字数:1748 更新时间:08-03-26 01:01

  桐雨秋这一走,就是两个月。

  当他踏著皑皑白雪回府的时候,身边多了一个少年。

  十五六岁的年纪,睁著不安却晶亮的眼睛,如黑夜里闪烁的星辰。

  少年的手紧紧扒著桐雨秋的衣角,瑟瑟发抖地望著眼前一字排开的六人。

  桐雨秋把人朝自己怀里扯进,用自己的体温为少年驱除寒冷。

  “星辰,这三个是静儿、芙蓉、小曼,住在玲珑苑,这三个是离瑶、琼玉、尘绝,住在玉萧苑,而你呢,以後就跟我住在辰秋阁,知道了麽?”

  少年点头,却发不出半点儿声响。

  “以後有什麽需要就写出来告诉我,恩?”

  少年又是点点头。

  “管家,明儿叫裁缝来府里一趟,要给星辰良个身做点儿新的冬衣,快过年了,大家也都要添置点新衣才行。还有给我屋里头多加两个炭盆,星辰怕冷,容易著凉,唔,对了,再拿个手炉来。”

  毅爷一一记下,问:“少爷还有什麽吩咐麽?四公子可有其他需要?”

  “星辰嗓子哑了,说不了话,要他有需要会写给你的,先去准备了吧,大家也早点休息。”

  风尘仆仆刚回府的桐雨秋屁股还没在大堂的凳子上坐热乎,这头就已经抱著新入府的少年回了辰秋阁。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一阵糊涂,各自心领神会了番,就三三两两的散了。

  “离儿,你说少爷会不会不要我们了?”

  回了玉萧苑,琼玉最先忍不住开口。

  “不晓得,若少爷真是找回了柳公子,那也许……”

  离瑶也有些担心。

  “不会的,他不是真正的柳星辰。”尘绝看著铺满青石地的积雪,暮光染上的夕红灿烂著一地晶莹,反衬进他眼底深处,波光流动。

  “毅爷说过,柳星辰失踪那会儿是十五岁,按年月来算,现在也该是十八年华,而这少年,顶多十五六岁的光景,所以,他不会是柳星辰。”

  “阿尘说的对,他一定不是柳星辰,不然少爷肯定早就遣了我们,哪还会把我们介绍给他。”琼玉想通了理,自然也高兴了起来,一边嚷嚷著肚子饿,拉著离瑶和尘绝就要去用膳。

  “我不饿,你们先吃吧。”

  尘绝挣脱开琼玉的手,静静回了屋,留下哑然的琼玉,看著自己空空的手掌,不解得回头望向离瑶。

  离瑶若有所思的看著尘绝留在雪地里的脚印子,缓缓对琼玉道。

  “其实,三年前,我有见过柳星辰,他跟我一起被人关在一座破庙。他说他叫柳星辰,我还记得他跟我说不要害怕,说一定可以逃出去。我问他怎麽那麽有自信,他说,因为他的雨秋哥哥一定能够找到他。我记得他那时笑起来很阳光,那双眼睛里头是对未来的憧憬和冀望,是对幸福的肯定。今天来的那人,长得几乎和三年前的柳星辰一模一样,只是,很多东西,不是光长的一样就可以的。”

  “你见过柳星辰?那有跟少爷提过麽?”琼玉问。

  “没有。”离瑶呼了口气,道:“玉儿,你知道当年我被卖进了哪儿麽?”

  “以前听你提起过,你说你是少爷从怡园馆买回来的。”

  “那你说,跟我一道的柳星辰又能去了哪儿?”

  琼玉瞪大了眼,惊讶的不知所措。

  “我命好,在怡园馆调教了一年,又做了一年清倌,然後就被少爷拍下初夜,赎身带回了桐府,但是,玉儿,不是人人都象我一样幸运的。你让我怎麽忍心告诉少爷这样残酷的事实?”

  “知道了,我也不会说的。”琼玉低下头,喃喃道:“少爷真可怜。”

  尘绝一夜不曾进食。

  近年来他已经习惯这样清著肠胃度过一个又一个黑暗到黎明。

  只是,没有了秦月楼的夜夜笙歌,到是冷清了不少。

  借著月光他打量著铜镜里头自己的容貌。

  细细的弯眉,妖豔的双眼,挺秀的鼻翼,娇红上翘的双唇,还有嘴角两边的犁涡,浅淡甜美。

  三年的时光,他学会了魅惑众生,学会了怎样让男人为他痴狂成颠,甚至学会了怎样对一个男人取悦和献媚。

  可是,他忘了怎麽做自己,忘了自己,也该是一个少年。

  昔日青青今在否?

  在否?

  尘绝扣上铜镜,躺回了床榻。

  突如其来的胃疼让他皱紧了眉。

  细汗密布,句句呻吟,他闭著眼忍痛,只觉一股黑暗朝他袭来,很快,淹没了他本已脆弱不堪的知觉。

  音尘绝 正文 第五回

  章节字数:2505 更新时间:08-03-26 14:11

  醒来後,只觉得屋子里头暖哄哄的。

  劈里啪啦的火柴声作响,努力地在宁静里划出裂痕。

  “醒了?”桐雨秋看著尘绝睁开双眼

  “少爷。”尘绝想坐起身,才发觉浑身无力。

  “我不在的这两个月里头你是怎麽照顾自己的?之前就嘱咐过你要好好吃饭调养,这会怎麽痛到昏迷?”

  尘绝一愣一愣听完桐雨秋的唠叨,竟忍不住笑了起来。

  尘绝的笑,自然是倾城的。

  宛如纯粹里的曼陀花,带著一股直著的毁灭,在白与黑之间徘徊逗留。

  有人说,白色的曼陀,是纯洁柔软祥瑞,那是天上的花,代表著美丽的情爱。

  有人说,黑色的曼陀,是阴郁无间绝望,那是不可预知,代表著死亡和绝爱。

  不知觉间,桐雨秋在尘绝的笑里放轻了语调,温柔如昔,他听到自己如沐春风的声音“乖,起来吃药了。”

  梦一般,羽翼的轻柔,随著一连串急匆匆的脚步声折断。

  “少爷,不好了,四公子醒了见不著您,吓得浑身发抖,还不让人近身。”

  “什麽?”桐雨秋失声,连忙站起身就要走,这才想起尘绝尚未吃药,才道:

  “阿尘,药喝了就躺会,我吩咐了厨子半个时辰後给你熬碗桂花粥送来,记得一定要吃光。”

  “知道了。”尘绝保持著微笑,道:“少爷快去吧,我已经好多了。”

  “恩,我晚点再来看你。”

  自那以後,桐雨秋似乎忘记了画卷那桩事,待尘绝一如刚进府般。

52书库推荐浏览: 天娜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