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仙龙_五色龙章【完结】(3)

  萧展如见那狼走了,想到自己竟对着一只野兽讲了半天大道理,也暗自好笑,又看到一身衣裳已被风刃冰凌撕得稀烂,没奈何只好脱下道袍,将刚刚当作浴巾用过,本打算丢弃的中衣穿上了身;下半截的裙子也破得不成样子,又将道袍叠了又叠,卷了又卷,勉强系在裙外,看看不至于赤裸身体,打算凑合着先离开此地,到了有人烟的地方再购置衣服。

  走了不久,天色愈来愈暗,他虽然夜中视物一如白昼,但此地林木茂密,脚下树根盘结,又有各种野兽蛇虫出没,确实不方便行路,便随手摘了些枯滕树枝,手掐法诀,点起火堆,盘膝坐在火堆旁打坐调息。周围的野兽不知是畏惧火焰抑或还记得他身上银火灸杀魔兽之事,都不敢靠近他身边,只躲在周围树影中逡巡不前。

  还未到天明,火堆已渐渐熄灭,那些野兽也有些蠢蠢欲动,萧展如外松内紧,做好了与怪兽相搏的准备。果然,丛林深处响起了极轻微的脚步声,自远及近向他逼来。萧展如吐尽腹中浊气,运起双目看向来兽,竟是刚刚与他拼斗过的那头银狼!银狼走得小心翼翼,仍是低着头,夹着尾巴,口中不断呜咽,走上近前来,将一堆石头吐在了他面前。萧展如见那狼并无与他拼斗的架势,倒好像要拿这些石头来贿赂他一般,心中疑虑,也不怕那狼偷袭,便拿起了一块石头细细观瞧。那石头不知是什么宝石,通体晶莹透明,毫无杂质,色作淡黄,共十二面,面面精细光滑,仿佛经过了精心打磨。

  萧展如心想,这些石头莫不是这狼妖吃了过路的客人,将人家行囊中的宝贝收入自己洞府,今日遇到我能收服它,便将这些献给我,想让我给它指一条明路,好修成正果?只是它是个妖怪,又无九窍,怎能修行道门正宗,玉清心法?还是把它打发走,莫误了我行路才好。于是将那石头又推到银狼面前,说:“这些我都不要,你本是山中妖兽,与我派道法不合,若要随我修道,不知几百几千年后才有造化,能得个人形。你自己原也有修道之法,威力也极大,只要常存敬畏之心,不作恶害人,将来成果未必在别人之下。你自己去吧。”

  银狼看到眼前的人竟连自己寻来的这些九级魔兽的魔晶都不屑一顾,心中更加着急,一心要找样能让对方也喜欢的好东西,好换取自己活命。盯着那些晶核半晌,突然想到,以前有人类入侵森林时,除了屠杀魔兽夺取魔晶,还会大肆围捕独角兽,将它们活着弄出森林,可见独角兽比其它魔兽还要受人类重视。只可惜独角兽十分狡猾,又擅长群体出击,自己也难以捕捉到,但若能带这个人类到独角兽的居所去,说不定他自己就能捉到一只,这样他也会看在自己带路的功劳上放过自己了。

  主意打定,银狼也不管地上堆着的那些高级魔晶,主动靠得萧展如更近了一些,低声说:“人类,我知道独角兽在哪里,如果你愿意放过我,我就把你带到那里去。”它反复说了几遍,最后忍不住要去咬萧展如的衣角,拉他过去。

  萧展如察言观色,觉得这狼好像要带自己去什么地方,心中估量了一下,便多几只这样的狼怪自己也不在话下,他也想知道这狼妖打得是什么主意,就顺了银狼的意思,起身随它向独角兽的领地走去。

  第3章 独角兽

  银狼带着萧展如跨过水洼,向前走了约摸半天路程,又绕过几处山坳,最后走到了一处林木稀疏,碧草如茵的山谷,周围都是高有千仞,直上直下的绝壁,当真是设伏藏兵的绝佳之处。萧展如心中叹息,不知这只连人话还不会说的妖狼到底用的是什么心思,莫不是要把自己带到狼窝中,好让同伴帮忙杀了他?

  未及萧展如动作,银狼的脚步便停了下来,抬头看向他,正色道:“里面就是独角兽族群的栖息地了。虽然我是十级魔狼,独角兽只是九级魔兽,但它们一向群居,攻击时也是群体攻击,我这样单独捕猎的魔兽是不会拿它们当猎物的,如果你想要独角兽的话就自己去捕猎吧。我只能帮你到这里,如果你得到了独角兽,就请你放过我的性命。”

  当然,如果你死在这里,我也会很高兴把你的魔晶吃掉的。这句话魔狼仅在心里想想,倒没说出口。而后,又对着山谷大声嚎叫,通知谷中的独角兽有人类前来攻击。

  独角兽是一种十分高傲的生物,拥有纯白的毛色,和一只闪闪发光的金色长角。在这个世界的人类看来,独角兽是神的象征。尤其是在崇拜光明神族的国家,对独角兽的狂热已到了不分是非的地步,只要有人能得到一只独角兽,这个人马上就可以得到神使的身份,甚至拥有封地和奴隶,而独角兽就会被送到光明圣殿,由大祭司亲自派人喂养,并作为神迹出现在各种庆典和祭祀上。

  当然,这只是人类单方面的想法。对于独角兽而言,它们最好的生活方式是住在森林里。这种魔兽非常聪明又非常高傲,很难容忍其它生物靠近。听到银狼的传声,强壮的成年独角兽纷纷聚集到了谷口,想给这个外来的人类一点教训,最好打死他以绝后患,不行的话也至少要让他不敢再来此捕猎。

  独角兽聚集在一起的场景的确非常美丽。这样一大片皮毛呈现美丽银白色;体态如同最纤细优雅的牝马;头上还长着一只又细又长,像纯金打造成的闪闪发光的独角的妖兽看得萧展如心中不禁击节赞叹:好坐骑!是他错怪银狼了,这狼是真心敬爱他,见他没有坐骑,特地把它带到这里来挑选一匹脚力代步啊。

  他自觉愧对银狼,又整了整衣装,向狼敛容道谢。银狼听不懂他说的话,怕他要自己替它捕猎独角兽,向后退了退步,又想到这个人类要捕捉独角兽,不会来追赶自己,干脆转头就跑了。

  银狼走后,萧展如便迈步向谷中独角兽群而去,想不到还未走出几步,眼前景色就是一变——山谷、怪马全都不见,自己已置身在一片祥云之间,耳中传来丝竹之声,全身软绵绵仿佛脱力一般。恍忽之间,眼前竟出现了大师兄的模样,音容笑貌一如从前,正向自己说:“恭喜师弟度过天劫,此后散仙生涯就比从前更自在逍遥了。”萧展如正欲道谢,心中突然一凛,想起大师兄为助自己度过天劫,已在雷火之下化为劫灰了。想到此处,便知眼前情景全是幻术所致,马上凝心敛气,真气运转之下,灵台已恢复清明,但见眼前的怪马个个将头低下,要拿角顶向自己。

  刚送走狼怪,又来了马妖。这片森林难道真是神魔所有,怎么处处透着诡异?想归想,萧展如还是打算驯服一匹马妖作脚力,好早日走出这片森林,于是觑准其中最为骠肥体壮的一匹,闪身躲过尖角,一手抱住它脖颈下方,一手攥住鬃毛,翻身骑了上去。

  独角兽几时被人骑过?所有的独角兽都不知如何是好——不攻击,自己的同族被人类欺负了;攻击吧,误伤到同族怎么办?这一踌躇,就给萧展如留出了时间。他见那些马不再攻击,双腿一夹马腹,掰着长角就向外冲去。

  那只被骑的独角兽可是万分不乐意,上蹿下跳,左奔右突,恨不得立刻将背上的人类甩下去。可萧展如的力气比它大得多,任它怎奔跑跳跃,都死死搂着它的脖子,稳稳地坐在它背上纹丝不动,身上还释放出强大的威压,让它不由自主地想屈伏于他脚下。跑了大半天,独角兽的体力几乎被消耗殆尽,萧展如还不断夹它的肚子,催它前行。独角兽只管低声哀叫,却是一步路也走不动了。

  萧展如看那马怪的野性差不多消磨尽了,便在其头上画了一道符,那马便乖乖地伏在地上,听他吩咐。有了脚力代步,要回荃山便快了不少,萧展如心中稍安,就与那怪马取了个名字,叫做一寸金,取那马头上有寸许长的金角之意,然后放他自在吃草,自己便就地坐下,运功调息。

  一寸金吃饱喝足后,缓缓地来到了那个用奇特的魔法与他缔结主从契约的人类身边。尽管这个人类使用的魔法不是人类与魔兽缔结契约的正确魔法,这个人类所说的语言它也不能理解,但是这个人类却确实地成为了它的主人,他的意图它也能够理解,这种魔法到底是什么?这个人,真是人类吗?天生聪慧的独角兽陷入了沉思中。将来,想必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自己都必须要和这个披着人类外皮的怪物在一起,它会想办法了解这个人一切隐秘的力量,然后,从他的手中,重新争得自己的自由!

  萧展如并不关心自己新驯服的怪马想的是什么,见它休整已毕,便站起身来,重新骑了上去,呼喝一寸金寻路离开这片森林。

  独角兽虽不是识途老马,至少也比初来乍到的萧展如更认得路些。一路晓行夜宿,不过三两天的工夫,一人一兽便走到了森林的边缘。再往前行,并没有萧展如所期盼的村落民居,也没有道路,而是横着一条大河,波澜壮阔,对面不见人。水边趴着许多长嘴利牙的狰狞怪兽,正欲择人而噬。一寸金停下脚步,对萧展如说:“这片森林四周都被水环绕,河里都是些吃人魔鱼魔兽,一般人类都是许多战士和法师结伴才能安然渡河进入森林,只有我和你两个人是离不开这片森林的,你放弃吧。”

52书库推荐浏览: 五色龙章小说作品|茴笙| 李李翔| 万灭之殇| 挖坑不填| 莫言| 南风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