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砸下个外星人_零落成泥【完结】(5)

  是B大人!

  骤然听到B大人的声音,殷妍心中一喜,而它话中显露出来的内容,更是让她心神一松。

  B大人这么开心,显然这个叫易图的男人是自己人,是朋友!

  ☆、救人

  激动完的下一秒,B大人才注意到此刻的状况,声音比刚才更激动。

  【易图你在干什么?快放开这个人类!】

  而殷妍此刻也回过神来,忙低声飞快道:“我们是自己人!你先放开我,向警察们投降,晚点我想办法救你!”

  就算这个男人是外星人,此刻跟警察正面对抗也是不明智的。好在他还没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要把他从警局救出去应该不难……等一下,他应该还没来得及在地球上犯罪吧?

  易图沉默了几秒,缓缓松开了殷妍。他全身的力气仿佛气球似的瞬间泄去,靠着墙壁滑坐在地。

  吴警官见状,带头上前,将已经放弃反抗的易图抓了起来。易图表现得很配合,只在经过殷妍时,锐利深沉的视线落在殷妍身上。

  “殷小姐,你没事吧?”吴警官让同事把易图带走,肃着脸询问殷妍。

  殷妍摇摇头,“我没事。”

  “那就好。殷小姐,你先在房间里等一下,我一会儿就过来。”吴警官指了指先前的审讯室,便急匆匆地转身离开了。

  殷妍走进审讯室,在椅子上坐下,低头非常小声地问道:“B大人,那个叫易图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我上一次见到他时,他还是司令府护卫训练营的小家伙,没想到已经长这么大了。】

  “B大人,现在不是你回忆往昔的时候!你能想办法把他弄出来吗?”殷妍问道。

  B大人沉默了几秒,就在殷妍以为它又一次突然消失时,它才再度开了口,只不过却不是过去殷妍遇到麻烦时它那鄙夷又充满自信的语气,而带上了非常浓的失落和感伤。

  【非常困难。】

  殷妍沉默片刻,忍着没立刻提出自己的疑问,“那好吧。”刚才B大人说的“没电了”她已经放在了心里,只是现在不适合提问,最重要的是先将易图救出来。既然B大人无能为力,她只好麻烦别人了。

  殷妍先走出了审讯室,没走两步遇上个警察,她记得刚才对易图的围捕中他也在,忙拦住他问道:“警察先生,我能不能问一下,刚才劫持我的那个男人,犯了什么罪?”

  这个警察显然对易图的行为很是厌恶,哼了一声道:“破坏公物,打伤行人,还袭警,这样的狂妄分子得好好教训教训!”

  “还好……”殷妍松了口气。

  “什么?”警察诧异道。

  “我是说,还好把他抓住了。”殷妍忙改口。

  警察也没怀疑什么,快步离开了。

  殷妍立刻找了间厕所,拿出手机给她姑姑打电话。她的姑姑殷情没有孩子,在她小时候就特别疼爱她,而她的姑父现在是帝都公安局副局长,属于警察这一块的事,殷妍觉得找她的姑父应该没问题。

  电话接通得很快,手机那头殷情的声音听起来很年轻,语调又活泼,仿佛只是个十几岁的小女孩。

  “妍妍!你都好久没给我打电话了,我可真是想死你了!”

  姑姑的热情让殷妍有些赧然,遇上事情了她才想起她这位姑姑,确实是她不对,“姑姑……是这样的,我有件事想你和姑父帮个忙。”

  “怎么了,妍妍?你爸妈不在帝都,有什么事一定要告诉我!”姑姑的声音充满了担忧。

  殷妍忙道:“不是我的事情,是我的一个朋友……他打伤了人,现在被警察抓起来了,我想把他救出去。”

  “什么情况?”

  “具体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刚才他到警局后还打警察了,我想可能比较麻烦……”殷妍底气不足地说。

  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随即殷情带着惯有甜美的声音便又响了起来,“妍妍,你在哪个警局?我马上过来。”

  “哦,好的。”殷妍忙将这边警局的地址告诉自己的姑姑。

  在殷妍等待救星的时间里,吴警官又回到了审讯室,看上去心情很差。殷妍试探性地问道:“吴警官,那个男人……没再给你们惹什么麻烦吧?”

  吴警官显然是被易图弄烦了,冷着脸道:“他身上没有证件,我们问什么他都不回答,我当警察五年就没见过这么嚣张的人!”

  吴警官的话提醒了殷妍一件事,但她并未表现出异样,也没再多问,配合着吴警官做完笔录。吴警官说有什么问题他会再联系她的,就匆匆离开了,而殷妍则来到了警局的办事大厅,在沙发上等着她的姑姑。

  没一会儿,她姑姑就风风火火地赶来了,不过随行的不是她的姑父柳嘉瑞,而是一个三四十岁,带着金边眼镜,身着笔挺西装,手拿黑色公文包的严肃男人。

  “妍妍!”殷情一看到殷妍就两眼发光,快步跑过来用力抱住了她。

  殷妍快被殷情的热情所淹没,好一会儿才挣扎出她的怀抱。

  跟寻常年近四十的女子不同,殷情天生一张娃娃脸,再加上会打扮,也一直保持着年轻的心态,走出去往往被人误以为是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孩。有时候陪柳嘉瑞出席一些派对,还会被不熟悉的人误以为是二奶,不过对此她倒是挺高兴,还时不时将这些事当做趣事说给殷妍听。

  今天,她依然打扮得很时尚,跟T恤牛仔的殷妍形成了鲜明对比。好在殷妍长得漂亮,又是真正的年轻,跟她站在一起也没落了下风。

  见殷妍疑惑地看向自己身侧的男人,殷情敛了笑道:“妍妍,这件事我可没有告诉你姑父。他那个人啊,太古板了,让他办点小事像要了他的命一样。这位是洪烨洪律师,我的私人律师,跟警界人士多少有点来往,有他在,肯定能把你的朋友救出来,大不了多赔点钱。”

  “洪律师您好,这件事真是麻烦您了。”殷妍礼貌地对一旁无声站立着的洪烨道,“不过,还有一个比较麻烦的问题。”

  “请说。”洪烨面色不变,专注地看着殷妍,淡淡发问,表现了良好的职业素养。

  “我那个朋友,不能说出他的名字和一切个人相关信息。”殷妍道。刚才吴警官的话就是提醒了她,易图是个外星人,没有身份证啊,对地球人来说,他就是个黑户。

  见殷情和洪烨的脸色有些变了,殷妍忙道:“但我保证,我这个朋友绝对不是什么坏人,他有不能说的苦衷。”

  “既然妍妍你这么说,我们就什么都不问了。”殷情给了洪烨一个眼神,后者点点头,推了推眼镜道:“那我先去找负责人谈谈。”

  “你去吧,洪律师。”殷情没有一起去的意思,拉着殷妍走出警局,上了自己的车。

  殷情是看着殷妍长大的,很明白殷妍是个颇为让人放心的小姑娘,但她对殷妍的朋友多多少少也有点数,从来没听说过这个“不能说出他的名字和一切个人相关信息”的朋友。

  “妍妍,你这个朋友……”殷情起先还皱着眉,下一秒仿佛想通了什么,双眼都亮了起来,“该不会是你的男朋友吧?”

  殷妍没想到姑姑居然会往那方面想,颇有些哭笑不得,“姑姑!你胡说什么啊。他就是我的一个普通朋友。”

  “哦,这样啊。”殷情暧昧地低笑,倒也没再这话题上继续纠缠,转而谈起了别的事,“对了妍妍,我前两天又设计了一套很漂亮的洋装,你什么时候过来试试?”

  殷情从小就喜欢穿哥特风服饰出门,即便回头率百分之百,也从来不会觉得不自在。每一次殷妍拜访殷情家的时候,她总要把她当洋娃娃似的给她换很多华丽累赘的衣服,让殷妍觉得苦不堪言又只能默默忍着。

  想起小时候的痛苦经历,殷妍干笑,“姑姑,你看起来那么年轻漂亮,可以自己穿的啦。”

  “真的吗?我看起来很年轻漂亮吗?妍妍,你可真会说话!”殷情捧着脸兴奋又害羞,任何一个年近四十岁的女人做出这样的动作都会让人觉得恶寒,可她却偏偏不会,只会让人觉得她可爱。但随即,殷情便沉了脸一副伤心的模样,“可是我要是穿那套衣服,你姑父是绝对不会跟我一起出门的!”

  “没关系的姑姑,网上有一套衣服,姑父穿上了一定会跟你一起出门的。”殷妍立刻拿出手机,翻找出一张图片给殷情看。

  图片标题是“最适合跟lo娘一起出行的衣服”,而那张仿佛中世纪盔甲卫衣,帽兜设计成了盔甲的模样,完全可以将整张脸遮住。

52书库推荐浏览: 空间文小说作品| 零落成泥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