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娶盟主_月衣【完结+番外】

  《戏娶盟主》作者:月衣【完结+番外】

  1

  1、序幕 …

  乱世出英雄,也汇聚枭雄。前朝易主,却因前王重武轻文。可令人讽刺的是,鑫成之所以会江山失守,却是毁在一位文弱书生的手上。

  不过短短十年,辉煌一时的鑫成王朝被改朝换代。朝野改国号为周。而助周朝入主朝野的柳姓书生却功成身退,不见踪影。尔后,成为了周朝的一代传奇。

  可这也不代表说武人在周朝没有什么地位。

  原因无它,亦也因一位同为柳姓人士。当然不是那位功成身退的柳姓书生,而是另一个‘地方’的传奇人物。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无论朝野重文轻武也罢,重文轻武又如何。武术却是江湖向来最崇尚最直接的方式。乱世之中的江湖更加是乱上加乱。而此人仅以一己之力就将黑白两道的各路人马一一收服。这也是为什么,周朝没有太大的阻力就成功攻下当时可以说还是在鼎盛时期的鑫成王朝。这位仅是冠弱之年的柳姓少年便成为了新一任的武林盟主,就算是周朝天子对这位盟主也是礼让三分。

  好事之徒却因这两者皆是姓柳,又同助周朝天子开国。且是一文一武在旁辅助的原因。所以,周朝又被百姓戏称为‘双柳王朝’。

  不过,此‘双柳’却有着不同的方向发展。当今皇上封号为‘军师’的柳随风却下落不明,没有人知道他的下落。有人说他是因为遍寻不到心爱之人,他那心上人却是因鑫成灭亡而香消玉殒,那柳随风万念俱灰之下也自尽随之而去。当然,也有人认为,他不过是隐居山林之中,不再过问世事。

  则柳姓少年的武林盟主却在周朝立朝之后,在边境万林城成立青龙堡,立足于江湖之中。仅仅不到六年之间,青龙堡之名响彻云霄,就是外族也要畏惧三分,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柳怀寒仍当朝天子的亲卫,立于边境地区而让外族不敢轻易入侵。

  而故事就是发生这个不算是乱世却不能说是盛世的年代……

  作者有话要说:新开的坑,……一定会埋。

  另在这里说明一下,这篇算是一个通用开篇章,此篇是柳怀寒,柳盟主的。某月的下一个坑才是柳随风,那个书生的!

  因前面序章太过粗糙,所以大修了一下!~咳。不是伪更啊!~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2

  2、第一章 …

  韩治从没有想过自己有在大街上狂奔的经验,不过,现在有了,虽然这样也不符合他一老人家的形象,但对于一会要去接见的人物,他实在是顾不得形象了。

  柳怀寒,那位名动江湖的武林盟主找他这么一个小小书店的掌柜能有什么事情呢?难道是因为那件事吗?他心中一凛,这么多年来携子隐名埋姓,为的就是要避开这灭门之祸。但一想到这位柳盟主的人品和传言又觉得是不是自己想太多了。

  然后,韩治又在想莫不是自家儿子惹的事情?

  韩治妻子早逝,仅留有一双儿女,而且是龙凤胎,两人按辈份都是儒字辈,女儿韩儒凤,儿子便是韩儒文了。

  虽说只是小小书肆的女儿,韩儒凤在万林城也算是小有名气,琴棋书画无一不精,容貌更是百里挑一的大美人,上门提亲的人不下少数。

  不过,说到韩儒文,倒是比较不若其妹,因为至少目前没有媒婆上门为哪家姑娘说亲,原因无他。他与韩儒凤是龙凤胎。既然妹妹是如花似玉的大美人,则做哥哥的,……

  叹,一个女儿家美是国色天香。一个男儿家美则就让姑娘愤恨不已了。

  不过,认识韩儒文的人都知道,他最恨的就是人家拿他和姑娘家比了。而前些日子就听过,儿子因为追求张家的千金,而被取笑,而对方姑娘似乎用这个柳大盟主来讽刺他,还听说自家儿子去找柳盟主的麻烦了。

  但,韩治倒不认为自家儿子能有这个能耐,自己的儿子还不清楚吗?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一个。如果真的是去找柳盟主的麻烦,以这位柳盟主现时如今的地位,想要杀他们全家简直是易如反掌。而且,他没有理由这么做吧。

  擦擦汗,就已来到了万林城里这人人敬畏的青龙堡。

  青龙堡其实并不在万林城内,说白了,整个万林城都是属于青龙堡的。这也是柳大盟主财大气粗,这年头,就是万林城内的官员见到柳大盟主也要低头。不过,柳大盟主倒也不仗势欺人,而是将堡建在城外,方圆百里都是禁区,闲人免进。

  而这次居然会发请帖来宴请人来堡内,可以说是破天荒的事情。

  不过,他发现,请来的不仅是他,而本城的所有名望绅士,当然,他都算不上什么名门贵族,不过,当他看现,自己被领到上位坐时,那种不安感又涌上心头。

  而本来满座的官绅看到来的是一个小小的书肆掌柜都以不屑一顾的,但,一看到他居然是安排在上座的之后,却又跑来搭腔套关系。对于这样的事情,韩治这个小老头儿不是不知道这是人的天性,却还是忍不住反感。

  众人坐在厅中,也不见那位素有“寒心剑”的柳大盟主。但也没有人也对此有何质问。只能悄悄询问待从。而待从似乎也是一头雾水。

  说实话,韩治突然发现自己原来是最不清楚状况的一个人。因为在场的人全都不清楚柳大盟主的意图。只是,没有一个人敢接了他的请帖而不来的。

  而当柳大盟主进来的时候,在场的人都不由自主静下来了。这也许就是柳怀寒的个人特色吧!

  柳怀寒,人如其名,怀着万年寒冰,浑身散发着寒气,眼神锐而凌利。以十六冠弱之年成为武林盟主以来,九年来稳坐盟主之位无人能撼动其位置。

  他那身莫测的武功是其一,而其二就是他的手段了吧!可以号令黑白两道,光是用武功高强是没有用,可以另黑道各类凶悍人臣服的人,没有些手段是不可能的。

  韩治算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到这位传说中的人物吧,他这些平凡人可不是可以常常见到这些高高在上的人物的。

  但这次,柳怀寒直接走到他身边,随着他的来到,所以主座上的人都跟着站起来。韩治自然也是在跟着站起来。

  而令人吃惊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一向来对任何人寒若冰霜的柳怀寒,居然扯开笑容,而那笑容,让跟着后面进来的四大侍卫全身的寒毛都竖起来了。

  跟着柳怀寒最久的也有八年了的风无痕,自他有记忆以来,没有看到主人有对任何人有过这样,有点接受谄媚的笑容。

  “伯父!请坐。”

  ……伯父?!这是哪门子的亲戚吗?!韩治差点打跌下来,这和传说中的不符合啊。

  而其他厅里的人全都愣住了,惊恐万分了。尤其是青龙堡内的所有众人。没听说过堡主有亲戚呀!

  柳怀寒这才看到一屋子的官绅,皱眉,他只是要属下去宴请韩家的人,怎么会听成全城的官绅?

  他这一皱眉,倒是让他面前的这些客人心惊肉跳啊,这算是什么意思。

  不过,这对于柳怀寒来说,都无所谓了。他的今天的重点可不是这些无关紧要的人。

  “韩伯父,您远到而来,未能远迎还请谅解!这是小侄给你的一点小小礼物。”

  拍拍手,手下的人捧上一个青色的盒子。

  而韩治还是惊魂未定的,突然会冒出柳盟主这个侄子,这也太不可思想议了,另,他在万林城都隐名埋姓这么久了,而他柳怀寒早在六年前定堡在万林城时不认他,而是现在才来认。

  打开盒子,脸色大变。盒子里,是个古旧的瓷盆,以商人来说,这个可以说没有什么价值而言。可对于韩治来说,这代表着,他们韩家的血海深仇。

  他们韩家为了这个盆付出了险些灭门。而现在,突然看到这个盆的时候,不由得差点失手扔了出去。

  柳怀寒淡淡一笑,“韩伯父放心,此盆只是物归原主,而那些人再也无法再来找韩家的麻烦了。”

  这句话的代表涵义已经很清楚了,韩治当然也知道这代表什么意思,但是,可能吗?对方可是皇亲国戚啊!不过,对方是柳怀寒啊,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应不是不可能的吧!

  说不激动是不可能的。一门的血海深仇,而且以为是不可能会有报仇的机会了,现在居然这么简单的就报了。这让他真的是一下子都没有反应过来。

  “柳盟主,这个……”

  “当然,小侄得知,伯父有立过誓,淌若可以让大仇得报,此盆回归韩家,可以答应任何事情?!”

  “是的。”韩治已经不去想这个人是如何知道自己立的誓言的,韩家的家仇是没有有多少人知道的,就是自己的一双儿女都没有让他们知道,而柳怀寒都能知道的话,还能有什么秘密了。而就此看来,柳怀寒是来索要誓言的。只是,他现在不过是小小的书肆掌柜,能有什么可以让这个名动江湖的盟主费这么大的工夫要求呢?

52书库推荐浏览: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