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灵剑_小林子【5卷完结+番外】

  子灵剑之五 烽火 BY:小林子

  文案:

  唐门师姐的追杀,让萧子灵与唐忆情前往蝴蝶山庄的路更加坎坷。

  好不容易到了,却发现蝴蝶山庄竟变成一座空城?!

  无奈下,只好转往已成废墟的萧家庄,却无奈还是中了唐门毒娘子的毒。

  偌大的蝴蝶山庄究竟发生了何事,导致全庄的人一夕消失?

  接掌帝位的玄武外忧内患接踵而来,好不容易平定下来的天下硝烟再起,胡人大军倾轧而来,领头的将军赫然竟是冷雁智?!

  古良的生死究竟如何,赵飞英的过去牵扯出越来越多的神秘事件,终于能学成出山的萧子灵,是否能解开这一切的谜……

  本书另附番外《救风尘》,冷雁智与赵飞英一段被湮没的过去。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二十一章 毒娘子

  丐帮真的走了。尽管他们的帮主南下而去,丐帮一行人却迳往北上。

  萧子灵担心着自己的师叔,拉着唐忆情就是驾着马车,连忙循着谢卫国经过的路追去。

  一路奔驰着,越过了草原以及矮矮的丘陵。经过了几座庄园,那袅袅炊烟映着夕阳,有种宁静的美感。

  萧子灵紧捏着缰绳,直视着前方,而唐忆情却是静静地看着身旁那飞逝而过的景色。

  静静的,自从古良被带走了之后,就常有的寂静。

  静静的,彷佛是在想些什么事情,然后,偶尔的,静静地淌着泪。

  萧子灵本来没有注意到。然而,是到了夜已然极深,见不了眼前路时,萧子灵才发现了。

  马车不得不停下,因为马已然累极。

  而就在那皎洁的月色下,马车旁的溪水,映着唐忆情不发一语的,哀伤的面容。

  萧子灵静默了一会儿,才也扔下了缰绳,抱着头喊着。

  「混帐!」萧子灵从那紧咬的牙关间挤出了话语。「混帐!」

  那有些嘶哑的语声在寂静的夜里回荡着,惊醒了大片早已安歇的飞禽。

  在那一大片的振翅声中,萧子灵缓缓地抬起了头来。因为,唐忆情正以着一种无奈的眼神看着他。

  「看来,我真的还不了了。」

  「……没错,你完了,利上加利,古良不会忘记的。」萧子灵轻轻捶了唐忆情的肩膀一下,泛起了一抹苦笑。「就好像是我……欠了他三千两结果还让他讨了一千两的利息,真是个钱……早知道……」语声到了后头,已然有些哽咽。

  「……古长老知道的。」唐忆情轻声说着。「古长老这么聪明,他一定早就知道的。」

  「……我忘了跟他说声谢谢。」萧子灵闷着头说着。

  那,欠了他一条命的我,又该如何呢?

  唐忆情轻轻叹了一口气,望向了远方的星辰。

  谢帮主一去不复返,只晓得是送古长老回蝴蝶山庄救命。

  然而,来得及吗?

  谢帮主颤着抖的手与唇,以及彷佛只是静静睡去一般的古长老,让自己的心微微震动着。

  古长老福报必定不浅,就如同那人一般,才能在临死之时,有着如此安宁的面容。

  这一夜,微凉的晚风轻送,两人各怀心事。躲进车厢中,拥着薄被,靠着包袱沉沉睡去。

  只有那远处的,不属于这夜的清脆叮铃声,轻轻地,随着晚风响着。

  叮铃铃、叮铃铃……

  炽烈的阳光烤得唐忆情有些昏沉沉。一边赶着马车,一边迎着那闷热的风,唐忆情不自觉地想起了昨天的事情。

  以及,很久很久之前,母亲对自己说过的话。

  萧子灵还在车厢后头睡得很熟,根本就无畏于那吓人的热度。

  唐忆情则是陷入了自己的世界,有些伤感,又有一些无奈。

  本该死去的自己,就算活了下来,接下来又能去哪儿呢?

  以天下之大,却无自己想去、能落脚的地方。若非走投无路,他实是不愿再回唐门。哪里只有一间他能容身的屋子,却没有一个他能笑着跟他说话的人。

  没有……连一个也没有……唐忆情忍不住苦笑着。倒不如找个闲云野鹤的地方,辟块地,种些水果蔬菜养活自己。

  是了,就这样吧,一个人生活着,虽然寂寞,却再也不会受伤了……

  等他结束这一切,还清了古长老的债以后,就这样吧……

  可是,对于一个已经死去的人,他要怎么还他的债。

  突然间,一阵的发昏,唐忆情连忙抓紧了身旁的座椅才没有就这样跌下马车。

  怎么了,让太阳晒得昏头了?

  唐忆情连忙把马车停在了树荫下,重重喘着气。

  可不是,这头昏得厉害,胸口也发紧。眼前闪着飘移的白色光芒,比此时的阳光还要炽烈。

  虽说赶时间,然而他可也不想就这样赶车赶到自己栽下车去。还是休息一下的好。

  唐忆情有点蹒跚地爬进了车厢,正想在萧子灵的身旁躺下来休息。然而,一见到萧子灵的脸,唐忆情那本来还有些浑沌的脑子登时就醒了一大半。

  萧子灵的嘴唇都发黑了。

  「子灵?」

  唐忆情伸出了手,战战兢兢去摸那脉搏……还活着……唐忆情登时松了口气。

  「子灵?子灵?」唐忆情叫着、摇着。然而,萧子灵还是没有反应。

  唇色发黑,不是窒息的话,又会是什么?

  中毒?

  可是,这荒郊野外,又有谁会来下……

  乾粮……

  唐忆情连忙把车厢角落还剩下的一大包硬面饼翻了出来。

  萧子灵不肯再受丐帮的恩惠,两人又赶着要去追谢卫国。所以,萧子灵跟他是分头两路去采购。萧子灵买路上吃的乾粮饮水跟点心,他则是去雇马车。

  正在唐忆情一边颤着手,一边仔细地闻着、舔着硬面饼时,一声清脆的、不过却是让他从心底发出寒意的娇笑,从车外响了起。

  「忆情师弟?你在里面吗?」有如铃声般清脆的声音,然而……他却是知道……

  狠狠咬了下手指,唐忆情把鲜血淋漓的手指伸进了萧子灵的嘴里。于是,那鲜血染上了萧子灵的唇,反倒让那张苍白的脸上,突兀地染上了一抹妖艳的红。

  唐门人,自小浸淫在剧毒之中,尝遍了百草,体内也留着抗毒的宝血。

  尽管根治不了,但希望多少能撑一些时候……

  唐忆情有些着急地抚着萧子灵汗湿的黑发。

  「忆情师弟?你不出来的话,我就要进去找你罗?」好温柔的声音,可是,唐忆情却是神色惊慌地咬着唇。

  怎么办……怎么办……

  「忆情师弟?」

  唐忆情从布帘后钻了出来,而一个女子正趴伏在不远处的树上,带着充满了兴趣的眼神看着他。

  约莫二十岁出头的女子,露出了一大片的酥胸。颈上带着几大串五颜六色的琉璃,从树上垂了下来,迎着热风,清脆而悦耳的声音在唐忆情的耳里,却彷佛是世上最为可怕的声音。

  一见到果然是她,唐忆情的脸色整个都白了。

  可怕的六师姊,自小就折磨他到大的六师姊。

  「我可爱的小师弟,原来你还活着啊。你说,怎么赔我,我可是哭了好几个月,眼睛都肿了呢……」女子踢着脚,笑得一副天真烂漫,脚上的金铃也清脆地响着。「怎么了,不请我进去坐坐?我们好久没见面,也该好好『聊聊』了,你说对不对?」

  「……你下的是什么毒?」唐忆情的声音有点乾涩。

  「唔,还没取名字呢。」女子歪着头思索着,似乎还带着些稚嫩的娇气。「没办法啊,我还没在人身上用过呢,就连药性也还不晓得,怎么取名。你说呢?感觉怎么样?」

  唐忆情默默赞叹着自己的幸运。这热人的天气,让他的食欲大大降低,相较于萧子灵的大快朵颐,他只咬了一小口面饼。

  「只是觉得有些昏眩。」唐忆情尝试冷静地说着。

  「这样而已?」女子似乎有些惋惜。「唔……不过,你可能不太准,里头的那位呢?死了没?」

  「他只是睡着了。」唐忆情说着。「我怕惊醒他,也没再看些什么。」

  「喔?真的?没骗我?」女子眯起了眼。

  「……不信的话,可以进来瞧瞧。」唐忆情说着。

  「……我还以为你们的感情不错。」女子依旧是笑着。「一路把你背下华山的恩情可大的呢,你是这种恩将仇报的人?」

  「……要不是他们,我用得着眼巴巴上华山捱上那一剑吗?」唐忆情不自觉得抚上了胸。又在犯疼了,偏偏就在这时候……

52书库推荐浏览: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