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扇_Elli【完结+番外】(55)

  何管家看着心疼了一下,走进去把茶盘放下,“王爷,时候不早了,您早点歇息,小皇孙生辰还早,不急这一时,这是厨房做的甜羹,吃完就去睡吧。”

  萧行衍端起粥来,舀了一勺放进嘴里,入口香甜,煮的刚刚好,他快速扒拉进嘴里,一碗粥很快就见了底,吃完把空碗放回茶盘上。

  “你先去睡吧,我再等会儿。”叶北辰还没来,再等等吧。

  萧行衍说完之后就不再看他,何管家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端着东西离开,带上了书房的门。

  老何出去之后,萧行衍拿过几张宣纸,铺在桌子上,用镇纸压好,当毛笔沾到砚台里的时候,想起还没研墨。

  石林最近被他打发出去找当年的旧人了,故而砚台还是干巴巴的,那块墨还在桌子上躺着,萧行衍只能认命地自己磨起墨来,这样一边研磨一边写字,下笔前还要斟酌许久,半个时辰也只写了一张。

  后背感到一阵细风,萧行衍勾了勾嘴角,“既然来了,就帮我研墨吧。”

  书房的门在他左手边,身后倒是有一扇窗户,这个时辰还是从窗户进来的,那只有一个人了。

  叶北辰走过去接过他手里的墨,慢慢地磨了起来,目光一直逡巡在萧行衍脸上。

  他写字的样子很安静,并未束发,只是用一根丝带轻轻地绑上,那只握笔的手泛着莹莹的光泽,一笔一划,下笔有力,字迹工整,从叶北辰的角度,还可以看到他轻轻咬着嘴唇,贝齿恰巧碰到那颗朱砂痣,可能是写的时间长了,眼尾泛着潮红。

  尽管看了这张脸这么久,盯得久了,他还是会不由失神,手上的速度也就慢了下来,幸好萧行衍字写的也不不快。

  萧行衍写完了几张字帖,搁下笔,揉着发酸的手腕,“过些日子就是轩儿生辰,我写几张字帖给他。”

  众人皆知,宁王殿下萧行衍只有三样东西拿的出手,字、棋艺还有脸。他的字被许多人拿去给孩子启蒙时练,不少坊市在卖他的字画。

  提到棋艺,就不得不提他十六岁就凭一己之力破了方老先生留的残局的事,从此名震天下。至于脸,叶北辰深有体会。

  “明日再写也来得及,怎么偏要今晚写。”叶北辰搬了椅子在他身边坐下,“我去你房间没找到你,出来发现只有书房灯还亮着,猜你在这里,其他人呢?”

  “都被我打发去睡了,世子也不看看现在什么时辰了。”

  叶北辰突然想到什么,眼里的星光快要溢出,注视着他,“这么说你是在等我。”

  “……”萧行衍揉手腕的动作停住了,好像确实有这么回事,大概因为被说个正着,他此刻越发不敢看那双眼睛,微微垂下眼睑,“不是,轩儿生辰要到了,我这个做皇叔的总要送些东西去的。”

  “这几张字?”

  “收起你怀疑的表情,你不去打听打听,谁家幼子启蒙时不是练的我的字。”说起来,还是兄长让他抄书抄出来的成果。

  他刚开始抄书的时候,字迹潦草,被沈志一句“再写成这样就翻倍”吓得,也是无聊,慢慢的就认真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大家还想听什么情报

  第29章 沐浴

  叶北辰心想早就打听过了,只是他怎么就那么不信他这么晚不睡只是为了写字。

  “本来想早点来的,正巧王婶在做糕点,等她做好了就给你带过来些。”

  他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纸包,缓缓打开。

  “这是什么?”萧行衍拈起一块,还热乎着呢,咬了一口,里面的馅儿就现了出来,甜而不腻,还有一股清香,“这是什么馅儿。”

  叶北辰轻笑,“你猜猜看。”

  “这么麻烦。”红红的,萧行衍凑近火烛左看右看,也没看出是什么,又伸出舌头卷了馅儿进嘴里,细细品起来。

  叶北辰看着嫣红的舌尖伸出来,顿时感觉全身的血液在沸腾,呼吸也不受控制的渐渐粗重起来。

  为了不让他发现自己的异样,不由直起腰板,坐的端正起来,抄起桌上的茶杯一饮而尽,复而想起那杯茶是萧行衍的,好像更渴了。

  好在聋子正专心品尝糕点,没有发现他有什么不对劲,嗯了一声之后,打算再次伸出舌头来,叶北辰突然凑到他面前,握住他的胳膊。

  “是玫瑰馅儿的,府里的玫瑰开了,王婶就做了这个。”

  “原来是这样啊,咦?你是热吗,我去把窗户打开。”

  说完就站起身来,叶北辰没拦着他,如果不是皮肤颜色比较深,恐怕他此刻的异常早就被发现了。

  萧行衍走过去把窗户打开,夜里清凉的风吹进来,也给发蒙的脑子醒了醒神,喃喃自语道:“我总觉得有点不真实,这些年我不断想办法离开这里,大概是前年冬季的时候,皇祖母以养病为由把我送到了扬州,不出半年宫里就传出皇祖母摔了一跤,摔得不轻,在床上躺了三个月才好,我不得不回京,皇祖母好了之后我开始调查她摔倒的原因,查了半个月才查到些蛛丝马迹。”

  “所有的证据都指向皇祖母中毒,一种能麻痹神经的□□,下毒之人不用我说了,我做的十分小心,还是被他察觉了,也不敢查下去,其实这两年我和那位的关系已经十分紧张,也……”

  萧行衍转过身,笑的有几分凄凉,屋里一时间充满诡异的安静,过来许久,他才接着说道:“也早就抱了必死的心,我命大,他没打死我,当年我家的灾祸是因为他,我花了很长时间才去放弃报仇,放弃了把他的罪行公之于众的想法,大凉创建几十年,外有虎狼之辈觊觎,经不起折腾,一旦有战事,兄长肯定首当其冲,我拥有的不多,所以太怕失去。”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年下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