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天之下皆仇敌_一丛音【完结】(18)

  小人被一箭穿心,血流满身,十分血腥了。

  容不渔指正好时尘的姿势,轻轻放开他的手,道:“稳住,放。”

  时尘立刻松手,一股灵力从指尖借着弓弦弹出,呼啸一声,射在了房顶的明灯上。

  那明灯不知荒废了多少年,被射得摇摇晃晃,灰尘像是雪花似的飘洒下来,落了角落里的二七满身。

  二七:“……”

  容不渔:“……”

  二七满身黑气地转过头,凶神恶煞地瞪着时尘,小虎牙闪着幽光。

  时尘吓了一跳,立刻跑到了容不渔身后躲着。

  二七满头满身都是灰尘,小脸一片脏污,再次成了小脏猴。

  容不渔没忍住,偏头笑了出来。

  又在容不渔面前丢人,二七气得眼圈都红了,拼命用手去抹脸上的灰,却越抹越脏,正要起来去揍时尘让他也一起出丑,却见容不渔走来,俯下身递给他一块方巾。

  二七微仰着头,一时有些呆愣忘了伸手接方巾。

  容不渔只好拿着方巾帮他擦脸,看着少年迷茫的眼神,他内心叹息:“还只是个孩子。”

  容不渔虽面柔心冷,但不知是不是自小养孩子养惯了,对仿佛幼兽似不知所措的少年往往平添了几分耐心,要不然也不会容忍时尘在他身旁蹦跶那么多年。

  二七温顺地仰着头,露出修长的脖颈,将命门大大咧咧地暴露给容不渔,有些暗红的眸子中全是细碎的微光。

  只是在旁边瞧着,便让人觉得他欢喜得不得了。

  时尘瞧见容不渔将伸爪露牙的小狗崽轻轻松松安抚好,也松了一口气,继续拿弓去练。

  许是知道了容不渔不喜人太闹腾,二七也安安分分收好锋利的爪牙,没再和时尘置气。

  雪又下了四天,到最后一日时,外面的结界已经发出负荷过重的吱呀声,仿佛随时都会破碎。

  时尘吓得一天跑到容不渔房里问个好几遍,担心三人会被雪给压死。

  “吱呀吱吱——”时尘学着外面的声音,拼命挥舞着手指着头顶,着急道,“冬日还没过去要是咱房子塌了可怎么办?会冻成冰渣的,哗啦啦就碎了!”

  他手脚并用地比划,十分忙碌,想让容不渔知道他们可能会惨死的事实。

  容不渔在一旁懒洋洋地喝酒,二七蹲在软榻脚,像看傻子一样看着他。

  时尘对二七仿佛蔑视万物的眼神早就习惯了,理都不理他,扯着容不渔的袖子晃个不停:“容叔,容叔!”

  容不渔被晃得险些酒洒到身上,无可奈何地放下酒坛,道:“有我在,这结界不会塌了,都和你说了多少遍了。”

  二七在旁边幽幽接口:“这是第九遍。”

  时尘喷他:“我和容叔说话,有你什么事儿?还有啊,你不再外室待着,成天窝在我容叔旁边,到底是何居心?”

  二七趾高气昂地看着他,当着时尘的面,往容不渔软榻旁又挪了挪,挑衅似的看着他,满脸都是“我就窝了,你奈我何”。

  时尘气得半死,指着他:“你!出去单挑!”

  二七龇牙。

  时尘立刻约法三章道:“不准用牙,你属狗的吗你?”

  这几日两人总是这样拌嘴,容不渔也习惯了,他就当看个乐打发时间,眸子微弯,笑意盈满双眼。

  就在两个菜鸟少年商议着要输了叫对方爹还是叫爷爷的时候,原本阴沉的天空在转瞬间天光大亮。

  阳光骤然洒下,几人这几日还未见过如此强烈的日光,当即被刺得一闭眼,半天才适应。

  不过片刻,外面幽幽传来一阵幽远钟声,只是这一回只响了三声便戛然而止。

  时尘愣了一下,才道:“冬日结束了?”

  一连下了七日大雪,积雪已经堆到了屋顶。

  冬日结束,周遭严寒也入潮水般褪去,炎热的日光倾洒在雪地上,不过半个时辰便开始飞速融化。

  一时间,冰天雪地的清河之境宛如偷天换日般,白雪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融成清水,汇到城外的护城河中。

  时尘在房里憋了七天,听到外面水滴的声音,开心得几乎要跳起来,连二七的脸上也有了些柔色。

  容不渔倒是不怎么在意,冬日夏日于他而言没什么分别。

  他依然拿着酒坛饮酒,破烂的房顶上积雪融化,水滴也顺着细缝缓慢往下滴。

  酒坛中并没有酒水,而是宛如水痕似的烟雾,一倾泻便宛如流光似的倒入口中,转瞬不见了。

  虽然不是酒,却有酒的味道,这几日他不知喝了多久,此时许是有了醉意,也没注意不知何时渗入房顶的水滴。

  外面的水流声更大了。

  突然,一滴水缓慢滴落,缓慢落在容不渔的手腕上,接着那水像是浸入土壤中一般,缓慢地渗入惨白的皮肤中。

  犹襄突然出声:“容不渔!”

  容不渔愣了一下,才偏头去看自己的手腕。

  被水浸入的那一小块皮肤此时像是凹进去一块似的,泥黄色缓慢朝着周遭蔓延。

  容不渔瞳孔剧缩,想要抬手抹去,发现全身竟然一丝力气都使不上来。

  他的身体太过特殊,末行之日的水全都夹杂着魔气,只是一丝一缕都能要了他的命——雪水也不例外。

  容不渔苍白的嘴唇轻轻动了动,却什么都没发出声。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强强耽美文 年下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