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妄_王家小饭爷【完结+番外】

  《将妄》作者:王家小饭爷

  战五渣温润受x神秘兮兮不能说攻

  蒋谦十七岁那年一夜之间红颜白发,只因为他在梦里见到了一个不真切的身影。

  一路披荆斩棘历经千辛万苦的把人捞了出来,却发现……这似乎和说好的人设不太一样。

  这个一天到晚遛猫种菜跟人吵嘴的没谱货到底是哪位啊?!

  横刀立马白发少年郎…(划掉

  其实就是一个战五渣在妖魔横行的世道中千里寻夫的故事。

  嗯,而且没溜儿。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虐恋情深 前世今生 阴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蒋谦┃ 配角:多… ┃ 其它: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正文 1.最初

  蒋谦是个怪人。

  小时候斯文的像个姑娘,不像那些调皮捣蛋的男孩子,也不爱扎堆凑热闹,话很少,总是没什么表情。

  扔到人堆里都找不见的那种平凡。

  十七岁那年他却一夜白了头,醒来就死活说着要去找人,拦都拦不住,泪眼婆娑的说能感觉到有人在等他。

  没有人相信这些浑话,说他一定是被鬼怪冲撞附身,患了失心疯,满头诡异的银发就是铁证。

  家里人手忙脚乱的找了一众降妖除魔的道士,每个来都一通比划,一丁点儿用都没有。

  驱魔不成,乡里乡亲的又将他强行按在祭台上,要斩杀他以绝后患。

  为了请这个颇有名气的术士出山,村民们似乎凑了不少银子。

  说到底无非看他是个软柿子,好揉捏,不然为什么不嚷嚷着除了蛇妖,还年年为其献祭。

  祭台上,蒋谦被五花大绑,捆的活像个粽子,他心里挺无奈的,还有一丝诡异的欣慰——这么大阵仗,是不是自己还蛮重要的?

  他的父母在围观群众中抹着眼泪,一副不忍直视的样子。

  那术士拔剑出鞘,挥来挥去手舞足蹈,念了一堆叽里呱啦的咒语,眼神一凝,举剑刺向他的心口。

  众人都缩起了脖子,带孩子的已经连忙将孩子的眼睛捂上,也有人津津有味的等着好戏。

  就在剑尖将要搅碎那血肉之躯的瞬间,空中乌云急聚,狂风大作,风声如万鬼嚎哭一样凄厉,卷的尘土肆意飞扬。

  天现异象,必有殃灾。

  术士剑都不要了,屁滚尿流的率先爬走,村民见高人都吓成这个鬼样子,更是慌不择路,一个不小心摔倒在地,就会被后来之人三踢两踹踏着身子踩过去。

  他的父母吓得三魂少了两魂半,却还是良心发现的留了下来,颤颤巍巍的给粽子松绑。

  他揉着被勒的青紫的腕子,横下一条心,拜别父母。

  如今天道崩坏,妖魔横行,一个凡人少年远行,无非是找死。身后已生白发的父母啼哭不已,他却头也没有回。

  一晃三个寒暑,蒋谦依旧游荡于世。

  在客栈歇下脚,解开发带,任凭满头银丝倾泻而下,除去衣裳踏进了木桶,临渊剑静静的横在一旁。

  一路颠沛流离,有许多因缘际遇,可是他的能力依然十分平庸,一路活了下来也不知道是人品好还是真的有什么在保护他。

  连日里的奔波劳累被一桶热水化去大半,他深深舒了口气,闭上眼睛小憩。

  屋外夜阑人静,自他出生开始,世间就是这样一片混沌,妖鬼作乱,太阳一落山,大家都会忙不迭的躲回写了符咒的家里,完全不存在什么夜生活。

  一阵嘶哑的哭声划破夜空,他一惊,连忙坐了起来,三把两手的擦干身子裹上衣服,伏到窗边探头去看,湿漉漉的头发被夜风一吹,起了满身鸡皮疙瘩。

  他的房间临街,一眼就看见黑洞洞的长街上一个小孩在拼命跑着,边跑边哭,吓的脚下直踉跄。

  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开门,入夜后是妖魔的世界,没人想找死,蒋谦却没有半分犹豫,一撑窗台纵身跃下长街,稳稳落地,拦下那孩子轻声问道,“怎么了?”

  那孩子哆哆嗦嗦,一张小脸上布满泪痕,瞳孔吓得都散开了,哪还知道回答。

  他安慰着将孩子护进怀中,忽然在黑暗中觉出了窥伺感。

  似乎有什么在盯着他们,阴森森的不怀好意。

  猛然回头,空荡荡的街静谧的可怕,路两旁紧闭的大门如同一张张黑洞洞的嘴。

  一阵寒意激的他一哆嗦,再回过头,颈间吹过一阵凉气。

  四面八方响起了啪嗒啪嗒的脚步声,似乎有许多人在悠悠闲闲的包围他们,抬眼望去黑暗更加浑浊,什么也看不见。

  未知的空间总会让人遐想。

  孩子已经吓傻了,不哭不闹的呆在那里,像失魂一样,任他拉扯。

  蒋谦皱眉喝道,“小小吊靴鬼,还敢作怪!”

  临渊剑出鞘,泛着隐隐白光,照出了小小的一方天地,黑暗之气咆哮着骤然后退,那种好像金属刮擦的声音,听的人抓心挠肝。

  一声嬉笑远远穿杂其中,他回头扫视一圈,携着孩子纵身跃上二楼。

  将那失魂落魄的孩子放在床上,他翻着小册子,磕磕巴巴的念了安魂咒,小童这才慢慢放松下来,昏睡过去。

  可是他却自己无处安放了,只得叹了口气,倚在桌子旁,想着等天亮再做打算。

  可能是睡的太浅,又是一夜无梦,心里隐隐有些失落。

  第一缕阳光剖开黑暗洒向人间,街上开始渐渐有了些人气,小童还睡得很香,蒋谦稍作梳洗后拍醒他,小小的孩童睡眼朦胧,茫然的很。

  “你叫什么名字,家住何处?”

  小童似乎是骤然想起了什么,睡意顿散,警觉的瞪大眼睛,手肘撑着床往后挪了挪。

  他昨夜吓傻了,记忆停留在那如如蛆附骨的脚步声中,根本就不记得后来发生了什么,却又似乎对这个白发少年有些印象。

  蒋谦在床边坐下,耐心安慰道,“你不要怕,昨晚你被吊靴鬼吓坏了,我带你回来歇了一晚,一夜未归你的父母一定急坏了,我现在送你回去。”

  晨雾飘渺,蒋谦牵着小童的手,缓缓走在覆着露水的青石板路上,和煦的阳光洒落满身,暖意驱褪了夜晚的阴冷。

  小贩扛着插糖葫芦的稻草棒子,心不在焉的打着哈欠。

  蒋谦掏出两个铜板,取了一串递给小童。

  那双眼睛一亮,开心的看着蒋谦,蒋谦亦对他微微一笑,温柔如晨曦。

  论长相,蒋谦属于平平无奇那一挂,却胜在清秀干净,总是白衣青衫温文尔雅的模样,让人看着就想亲近,让晨光一衬,满头银丝熠熠生辉,居然有些慈眉善目。

  忽然,街边又传来了笑声,和昨夜一模一样。

  蒋谦蹙眉,察觉到一丝妖气晃过。

  送完小童回到街上,集市的人多了些,熙熙攘攘的,他随便买了个油饼,边走边啃边出神。

  距他最后一次梦境,已有半月之久。

  梦里的那个身影在黑暗中渐行渐远,无论他怎么追都有一步之遥。

52书库推荐浏览:欣欣向荣| 圆不破| 千山茶客| 刘慈欣| 静水边| 锦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