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酌孤枕泪_塞外雪【完结】

  《独酌孤枕泪》作者:塞外雪

  文案:

  心里有座坟,住着未亡人。

  即使再怎么心理阴暗心狠手辣阴险狡诈的人,心中也会有一朵不可沾染的纯白莲。

  我是地地道道的京城子弟,父辈便是那些传说中跟随太祖皇帝打下天下,建立帝国的开国功臣。

  一日,我瞧见了他。

  他生的极美,或许这样形容男子有些许不当。但当时在那样纷扰的世界,似乎一瞬间清净了一般。

  大概这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吧…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徐蕴、小九 ┃ 配角:曹筱筱、范清杭、无析、王虎、杨将领 ┃ 其它:放心入坑,全文存稿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一

  细雨纷飞,一条小径蜿蜒至树林深处,山间流水潺潺,如同世外桃源。

  随着小径走入,是一片绿油油的竹林。细细微风吹动,叶子沙沙作响,随着风儿起舞。

  此时在硕大个林子中,只见一青衣男子四处似在找寻着什么。林中静的便只剩下青衣男子脚步的细碎声响,和树影婆娑的沙沙声响。五感之中,感受到的便只有无边空旷的寥寂。

  “——远浮公子的心意,奴家自是看到了。”那是一名女子,白衣束身。

  沉默了片刻,似是下定了决心般,对那青衣男子颔首道:“死物即便是死物,也是有着那股子灵性。他不想让我找到,我便是怎么费那会子功夫,不过也是徒劳…”顿了顿,又道:“公子便随奴家进来吧。无析居士的下落,奴家倒也知晓两分。”

  ……

  深山之中,竹林深处。

  一方棋盘,青瓷荷花。热气绕绕,茶香余韵。

  “公子可愿意听奴家讲一故事,这些倒也是陈年烂芝麻谷子的老事了…就怕太过冗长,公子听着怕是得无聊了。”

  石几前的青衣男子抿了一口茶,对坐在对面的白衣女子道:“姑娘说便是了。陈年老事自有一番韵味,远浮平日里最喜爱的便是那些个史书了。愿闻其详。”

  白衣女子放下茶杯,抬眼看他,娓娓道来:

  青阳镇有一首富,生意做的是极大的。

  不过首富一直未有过一个孩子。直到晚年,膝下才有一女,起名曹筱筱。

  那老爷子待她女儿是极好的,从那名字便也瞧得出来——只希望女儿一生开心,做一个没有忧愁的‘筱筱’。平时的吃食就连邻国的那些糕点也不过是稀疏平常;穿的自是锦衣绸缎;抹的胭脂也是那些漂洋过海来的珍贵玩意儿;就差把天上的星星摘下来送给她了。

  女孩儿渐渐长大了,可那眼界被老爷子惯得不是一般的高,心气不是一般的傲,到了18岁也未曾嫁出去,成了一个没人要的老姑娘了。

  老爷子可急坏了。忙乎着给他女儿办了一场盛大的招亲。老爷子家里的财富那是一整个国家都可以相之比较的。所以即使老爷子是身份低微的商人,但那眼热的财富也着实也吸引了不少人。

  当时,招亲宴里甚至还来了位王爷。

  可女孩儿却也瞧不上,回府直白的告诉他爹,她就瞧上了那个书生,就是看起来秀秀气气的那个,平时说话爱之乎者也的那男的。满腹诗论,一看就是饱读诗书的。女孩儿觉得这书生一看便是极好的,谈吐气质之间压根不是那个王爷可以比拟的。

  女孩儿眼里便只剩下了那书生了。

  那书生有个极为好听的名字——范清杭。女孩儿每晚总会不自觉的念上几遍他的名字,再入眠。

  她始终忘不了那天的场景——阳光明媚,书生抱着琴,坐在石阶上,弹着一首她从未听过的曲子。琴音袅袅,书生见着她在那儿听他弹曲,便抬头对她扬起一个灿烂的弧度:“姑娘,可是喜欢?”

  当时她便只会呆呆的点头:“……喜欢。”

  女孩儿最终嫁给了书生,十里红妆,十分壮观的婚礼。

  老爷子本就想招个上门女婿,以书生的傲气,本是这婚礼怎么也成不了。

  那晚,老爷子和书生在书房谈了一晚,未曾想到最后,书生却放下了傲气,入赘了。

  女孩儿和书生成亲后生活在一起,虽有些许吵闹,但日子过得也算甜蜜。深夜里,书生在书房看着经书,女孩儿便在旁边陪着,红袖添香,倒也是相得益彰。

  平日里,女孩儿遇见那些个好看的诗本,总会风风火火得跑去拿给书生瞧瞧,可口气也不是一般的傲:“范呆子,这是本小姐送给你的,快看看,喜不喜欢?”

  书生总会笑弯了眉眼,摸摸女孩儿的头:“你送的东西我见了自然是欢喜的。”

  ……几年过去,女孩儿渐渐变成了女人,肚子却从未有过丝毫动静。

  一年,书生的老母亲生了一场急病,怕是坚持不了多久了,老人家唯一的愿望便是希望能抱上孙子。

  女孩儿只能躺在书生怀里,委屈道:“你不能嫌弃我没给你生出孩子……你知道的——我也想,”女孩儿记得都要哭出来了“可是就是怀不上……”

  书生沉默着。

  压抑的气氛在房间蔓延。

  晚上,女孩儿终是无奈地同意找个通房,替书生传宗接代。老爷子这次也不曾反对。

  年底时,女孩儿却惊觉自己似乎怀上了。她乐坏了,忙跑到书房告诉老爷子。

  “老爹,老爹,我怀上了!”

  老爷子也是笑着合不拢嘴。

  当晚,老爷子把那通房丫鬟叫到了书房。

  翌日,丫鬟的肚子便扁下去,似从未有过孩子一般平坦。书生想要说什么,却发现张嘴什么也说不出……书生的老娘不知从哪儿知道了丫鬟肚子里孩子没有了的消息,咽下了最后一口气,去了。

  书生在曹府里越发沉默。平日里,女孩儿问他若是生的是女儿该取什么名字好,若是男孩又该取哪个名字好生养。他也不回答。

  女孩儿怒了:“范清杭!你到底是想怎样!”

  书生抬头看她,眼里全是泪水。

  她呆愣在原地。

  书生转身离开了,终日里在书房呆着,不吭声不闷气,整一隐形人儿似得。

  女孩儿想要说些什么,却发现说出的只能是无言的沉默。——不管她怎样的逃避现实,她内心终归还是内疚的。她有时甚至会想,书生的娘之所以会死地那么早,是不是因为她……她不敢把这些想法告诉老爷子。

  她始终不明白——她和书生原本那样的恩爱,为何结局会变成这样。

  女孩儿的话也愈发的少。闲时只静静地抚着肚子中的孩子。

  年底,书生老娘刚出事后3个月,老爷子一直十分健朗的身体竟也出现了问题,不过几天,便也去了。

  女孩儿哭得十分伤心,这是一直宠她的老爹啊!就这么没有了。她去找书生,却发现对方今早便已离开府上,上京参加春试。

52书库推荐浏览:戴尔·卡耐基| 晓春| 安知晓| 风起涟漪| 谦少| 青衫落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