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天生反骨_文青青【完结+番外】

  《朕天生反骨》文青青

  文案:

  落魄皇子vs绝世高手

  众叛亲离皇帝vs家族世仇杀手的一念之间

  执着强势主动受vs总想着要离开攻

  一个清风皇子成长史,一个孤寂忽有港湾心理路程~

  内容标签: 强强 宫廷侯爵 江湖恩怨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琮邑,李孤 ┃ 配角: ┃ 其它: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引子

  萧琮邑是个绣花枕头,这不是父皇说的,而是他大哥皇太子萧琮颢说的。

  一时间京城传遍了。

  这等奇耻大辱言语换做一般人肯定气恼不行,不过作为一位已经冷落多年皇子,无所谓了。

  皇帝都不管,他又有什么可以在意的?

  当天皇太子议事结束公开和近臣谈论三皇子一直修仙幻想得道高人武功天下第一之事,说道:“承玄心妒成瘾,高空落败,只得佯装修身养心,再给他做太子也不过是个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

  承玄就是萧琮邑,这个乳名起的不好,不如大皇子承礼好听。

  当年萧琮邑母亲家族高贵,还得盛势之时,嫁得皇帝贵为刘皇后。皇帝心性高傲,心里看不上这群豪门贵族,不知为了赌气还是实在不喜欢,皇后只有尊重一直不受宠。

  导致先行怀孕的是不知名庶妃婉仪,也就是大皇子的母亲,现在的瑛贵妃,一个小小的婉仪最先承得盛宠,再生得长子,脸面何在?

  哪有如何,皇帝高兴,举国欢庆,又是自己喜爱的人生子,当即起了乳名写下“承礼”二字。

  所谓承礼就是,“不孝为三,无后最大”皇帝二十多岁才得子,礼成先祖,最为重视。

  轮到萧琮邑出生已经有了两个皇子两个公主,他的名字便成了承玄,好意是续弦萧家万寿江山,其实完全没有一个嫡子该有的礼数。

  皇帝不宠爱,迫于各方压力在萧琮邑年长六岁时候封为太子,刘皇后自从生子后一直体弱多病,养在宫中很少外出,又很少侍寝,家族污秽一个个落马,倒没给这个太子争取个什么权力后盾。

  加之萧琮邑本人不算聪慧过人,马马虎虎得过且过,加之皇帝并不十分宠爱,慢慢父子感情冷落许多。

  而后刘皇后在他未满十五岁离世,皇帝借口以萧琮邑“礼孝不周,不怀其母,难成大统”为由废黜太子,隔年封大皇子萧琮颢承礼为太子。

  再后来坊间谣传废太子自甘堕落心灰意冷,又传被人欺骗入了道门要修仙。于是很少再参与政事,整日在房屋练武,意欲得道。

  大皇子说他“绣花枕头”也是不错的。

  承玄母亲长的娇美动人,大梁朝数得上的美女,子长成母亲那样,不是绣花枕头又是什么,就是因为这个绣花枕头的脸过于相似皇帝不喜欢再正常不过。

  平生最后一次参加皇帝宴请宗亲的中秋晚宴,一整年没挪巢的萧琮邑前来恭父皇身体康健,穿着一身黑色长衫,头发不带冠,捋一方发丝露出脸,这模样活脱脱一个修道士。

  皇帝心中不悦厉声教训:“你年方二十已过,怎没个体面,整日沉浸丹炉化身,何时替朕分忧?”

  萧琮邑给皇帝鞠了一礼:“父皇一向英明果断,儿臣帮不上什么忙。倒是皇兄体察君情,一直深得民心,儿臣便不参与了。”

  大皇子听了高兴,瑛贵妃也高兴。

  轻劝几句,便放萧琮邑回去了。

  回去坐在仙炉旁边打坐,一心不闻窗外事。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第2章 争斗

  今年皇帝得了一场重病,他已然过了五十岁,忽然这么一病,竟一月有余不能起身。

  他也算尽职尽责,只有三天卧病不起,其他大臣内阁全部到寝殿商读政事。

  三十多年的皇帝,百姓都习惯他的统治,可如此大病,都知道要换主了。

  太子爷萧琮颢最为积极,此时侍疾最为关注关注人心,让年迈父亲心安,日日前来陪母亲瑛贵妃前来喂药。

  皇帝很是欣慰:“以后朕这身子会越发不行,凡事还需你撑起来,千万不能乱,兄弟一定要和睦。”

  萧琮颢忍不住痛哭流涕:“父皇所言儿臣一定谨记,定会兄弟和睦一同维护大梁江山。”

  皇帝点点头:“特别是你弟弟承文,心随放荡,性格怪癖,你作为亲兄弟一定好好相教,不要误入歧途!”

  瑛贵妃穿着一身深蓝绸沙,头饰简单不修粉黛,拿着手绢低声哭,“皇上勿要说这种话,您正值壮年,承礼还没听皇上教诲足够,承文年纪还小,都需要皇帝身子好了细心陪练。”

  皇帝笑了笑,握着瑛贵妃的手:“你给朕诞下二子,功劳最大,朕这身子一时半会也好不起来,后宫事务繁多你多替皇后照顾着。”

  瑛贵妃哭的泪人一样,“臣妾不听,皇上要臣妾享福不做后宫之事,臣妾只伺候皇上不做其他。”

  她娇嗔的可爱,大约皇帝就是喜欢如此。

  天伦之乐家庭和谐,大约是年迈之人最需要的东西。

  趁此之软弱机会萧琮颢报了皇帝二皇子恶毒之事,“父皇交给儿臣上月所办之事已经妥了,事关重大,儿臣思考前后还是不得不说,西陵郡受贿贪污,朝廷拨的金银粮仓都被拿了去,所剩无几,一郡死伤上千,惨不忍睹。”

  皇帝听此就震怒:“好大的胆子!”

  瑛贵妃抚着皇帝的气息,责怪萧琮颢:“没个规矩,气了你父皇如何是好?”

  皇帝执意询问:“什么人?有几个脑袋不想要?”

  萧琮颢磕了一头,重重的说:“回父皇,是…是二弟。”

  “承纨?”皇帝大惊,“承纨一向不善言谈,绝不会做这等勾当!”

  皇帝再不想承认,可是无能为力,群臣觐见,列举二皇子十大罪状,勾结大臣,暗地贿赂,生活不检点等。

  皇帝气的吐血几次,依然不停的说:“瑜皇贵妃人品俱佳,才貌双全,江南有名门第,承纨决计不会做出这种事情。”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大约都知道要什么结果。

  可不知为何,一向不问世事的三皇子萧琮邑被召见。

  群臣议论,大概老皇帝有点慌了想从不关注的三儿子那里驱魔成好。

  萧琮邑第一次身穿皇子衣服,正式打扮一番进了寝宫,许久未来,有点冷清。

  四目一看就可以觉察到所有的眼线全部是太子布置,当年日常见面还是清秀白净的少年,如今这么多年过去,竟变得如此飘飘欲仙沉稳感觉。

  他跪下行礼,皇帝定眼瞧了又瞧,让他起来。

  萧琮邑默生坐在一旁不说话。

  皇帝开口:“你不聪慧也不如你皇长兄做事果断,这点就随你母亲,性子倔强优柔,是她教育不当。”

  先不说话语错误,教育问题一向宫中先生所来,怎么就怪在母亲头上?不过萧琮邑习惯如此,每年每次见面,先埋怨母后再教育自己,内心深处没任何波澜任他说。

52书库推荐浏览:念一| 宁航一| 生生死死| 御井烹香| 顾漫| 桃宝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