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王爷不如娶庄主_季孟夏【完结】

  《做王爷不如娶庄主》季孟夏
文案:
在世人眼中,小王爷赵炎昱是最窝囊的皇族之人,无妄山庄的林晏君是最阴险的商人。
某天,赵炎昱向林晏君借银子,信誓旦旦地说要造反。
又一天,赵炎昱向林晏君借房子,大言不惭地说要金屋藏娇。
直到最后赵炎昱发现,做个王爷还不如娶个庄主做王妃。
于是,他欢天喜地的过起了种田追庄主的红火日子!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种田文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赵炎昱,林晏君 ┃ 配角:赵炎祁,祁郢 ┃ 其它: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第一章、一语成谶
赵炎昱觉着,他真当是个倒霉的皇子。
哦,不对,现如今他好歹也是个王爷了,虽说他当上这个王爷不过十日的光景。
自打他家那位皇帝老爹像是突然记起了自己还有一个不怎么争气的小儿子后,便大手一挥稀里糊涂的封了他一个昱王当当。
总算,他也是个有名分的人了,不再只是皇子简单二字。
只可惜他这个昱王爷在京城还没横行上几天,就因着太皇太后,也就是他太奶奶驾鹤西去而失去了胡作非为的机会。
此后便是一连串的丧礼,紧接着,安盛帝为表对太皇太后的孝心,心里一琢磨便起了派儿子去替母亲守灵的念头,许是他站得位置不大好,正好被安盛帝瞧见了。
故而,眼下他正在前往皇陵的路上。
“王爷,要不要休整片刻?”张安调转马头来到赵炎昱身边问道。
早前王爷还会在马车里,不过一刻钟前,他又嫌车里太闷,抢了侍卫的马,反倒将人赶到马车里头,自个儿一颠一颠地骑着马。
“唉呀,本王只想着在府里种田养花,为何老天爷就不能瞧见本王过安生日子呢。”赵炎昱摇头晃脑的说着。
张安闻言,小心翼翼地打量了他一眼,忍不住抽了抽唇角,无奈道:
“王爷,您五谷不分,种什么田呐。”
还安生的日子,他家王爷要是安生的起来,怕是要换个人了。
“那本王可以看着你们种田呐。”赵炎昱说着,想像着让张安同自己的府兵们种田的模样,想想还是挺滑稽的,忍不住笑了笑,看得张安直打寒颤。
而此时赵炎昱已仰头瞧了眼官道两旁的山崖,状似随意说道:“张安,你说要是有人在这里埋伏,咱们可逃脱得了?”
山壁算不得高,只是站于下方官道上却看不清上头崖顶的情形,就算是上头埋伏了千军万马,一时间他们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他的话似随意,然入了张安的耳后,却不由令他蹙起了眉头。
诚然,倘若当真有人在此处埋伏,还真不好对付,不过,他们只是扶灵去皇陵,总不至于还会有来抢尸体吧。
不由的,张安笑了笑:“王爷,埋伏咱们做什么?”
“自然是来杀本王喽,总不至于抢我那皇奶奶都快发臭的尸身吧。”赵炎昱嗤笑着白了张安一眼,极是不耻他的这个问题。
对于那位太皇太后,生前她便不喜自己这个曾孙子,一年到头也就见上那么几回,然可笑的是,最后被派来守灵的,却是他这个最不待见的皇孙。
也不晓得是不是他父皇年迈老糊涂了,派他来守灵岂不是要让老太婆死不瞑目么,就不怕太皇太后夜里找他一叙母子深情?
“王爷啊,您可别怪属下埋汰您,依着您的名声,我想派人来杀你还嫌花银子呢。”张安窃笑道。
他家王爷还真是高看自己了,也不想想在京都他可是声名狼藉,人人唯恐避之不及的。
赵炎昱虽被属下如此看轻,却也不见恼意,只是轻呵着胯/下之马快些前行,嘴里不忘同张安说道。
“本王便如此不值钱么?”赵炎昱自嘲一笑,忽然眼尖地看到右手边的崖边上,一株松树忽地摇了摇,不由勒停了马儿。
“王爷,似乎有所不妥。”彼时的张安也发现了异常之处,抬手停下马队,皱着剑眉望着前方。
嗳呀,他家王爷不会长着乌鸦嘴吧,难不成真有那钱多人傻的派人来刺杀王爷?
“记着,咱自家的府兵不能有损,那都是本王花银子养的。”赵炎昱扫过前方官道两侧,心中约摸已有些数了。
张安扫了身旁之人一眼,忍不住叹了口气。
他家王爷还真是……小架子气的让人无语呐。
他一挥手,便有五人成队的禁军往前去探路,而赵炎昱与张安两人坐于马背上,冷眼看着两侧的崖上方。
果不其然,张安看到两侧的草尖树叶都稍有异动,却很快平复,若不是细心查看,根本瞧不出异样。
许是因为只有五人小队探路,上头的人为防暴露行踪并未出手。然这些只是他们的猜测罢了。
“王爷。”眼见着五人安全无恙的归来,张安转头看向赵炎昱,两人只是互一对视,心中便有了计较。
张安抬手,后方有人送来一把长弓,他拉弦上箭,身后随即上来一小队弓箭手,一蹲一站横例两排挡在前方。
赵炎昱轻夹马腹,策马前行,将一侧的缰绳紧拽在手中。
张安的目光紧盯着两侧的悬崖顶,不敢错漏了丝毫,要晓得王爷可是将身家性命都托付给他了。
所幸王爷还未娶王妃,未有子嗣,要不然王爷但凡出一点点差池,他可是要帮人家养女人和儿子的。
蓦地,右侧崖上的一丛乱草轻晃了晃,满弓之手一松,利箭离弦而去,嗖的一声入了草丛,只能得啊的一声,一道人影从上方跌落。
与此同时,赵炎昱调转马头,挥着马鞭快速的往回奔来,而在他身后,利箭如雨落下,密密地钉入了泥地山石之中。
之后便是一场混战,箭阵不歇,同时从两侧山壁处借绳之力下来了不少黑衣之人,冲破了赵炎昱一方的箭阵杀来。
敌方人数众多,然赵炎昱却只是躲在队伍的最后,一手拉着马绳,一手搭在张安的肩头,凉凉地说道:
“你瞧瞧,你方才还埋汰本王,这么快便被打脸了,疼不?”
赵炎昱挑眉望着他,笑得很是得意,张安快速地扫了一眼,转头无奈地看着前方有些焦灼的战事。
他家王爷还真是心大啊,眼下局势未明,竟还有心思管旁事,想来这世间也确定只有如他主子这样的人物了。
他跟着王爷整整八年了,早该习惯不是么,可每回还是拜服在王爷的袍摆底下。
“王爷,真得不让咱们的府兵出几分力?”
张安看着前方安盛帝派遣的奉阳军正奋力厮杀,而他们王府所谓的府兵却站于他们二人前头,就差搬凳子磕瓜子看戏了。
两厢一比较,张安着实替奉阳军掬了一把同情之泪,王爷被安盛帝派来守灵算是倒霉,奉阳军被派来保护昱王爷,更是倒霉。
“你要相信奉阳军的实力,不过区区几个小贼,那还不如切瓜切菜,你就将心放到肚子里,很快,很快就会结束的。”
赵炎昱到是安心的很,还顺道避到张安的身后,躲过了几支不长眼射过来的长箭。
张安一边做着人肉挡箭牌,一边留神着前方的战事,不消片刻,果真见敌方节节败退,已呈败势。

52书库推荐浏览:秋至水| 安知晓| 九鹭非香| 长着翅膀的大灰狼| 亦舒| 舍念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