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我们成亲吧_醉轻烟【完结】

  《将军,我们成亲吧》醉轻烟

  文案:

  又名:《曲水流觞》《买个将军回家过年》

  向来喜欢小事化大,大事闹到不可收场的云家七少爷——云觞。

  这日正游玩,遇上旧冤家,七公子心情不美丽,便在众目睽睽之下,一掷千金,将一个小倌强行砸下来。

  没曾想这失忆的小倌竟是自己‘惦记’了十年的青梅竹马!

  意外中了大奖的七公子心花怒放,趁着心上人失忆,尽展情场老手之能,耍流氓占便宜,一心想在心上人恢复记忆前强行拐回家拜堂成亲洞房花烛,不料就在成亲前夕……

  主受,1V1,HE,努力谈恋爱~

  沉稳寡言对受很宠的冷脸将军攻 X 任性骄横见攻就怂的流氓少爷受

  内容标签: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曲烽,云觞 ┃ 配角:柳容,齐爽,厉铭 ┃ 其它:小白文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序

  五月的江南,在燕子飞舞的羽翅下苏醒。

  如一滴墨迹,落入缓缓展开的画卷之上,晕染无边风光。

  然而今日的白龙州,却在初升的太阳下迎来了格格不入的来客。

  一队被甲执兵的铁骑,威风凛凛的踏碎一片朦胧烟雨。

  过往百姓无不避趋,面露畏色。

  有路人远远瞧着那队铁骑的背影,无奈长叹。

  “要征兵了。”

  白龙州,云府。

  一棵枝干粗壮饱经风霜的老树下,站着一位衣着华贵的夫人,和七八名丫鬟仆人,均一脸焦急朝上望。

  头顶高处,玉兰花开的正盛,枝叶交错间,一个小小的身影趴在一根树枝上,两手牢牢抱住粗壮的枝干,粉琢玉雕般的小脸蛋鼓成球。

  云夫人瞧着儿子越发苍白的脸蛋,心里又是担忧又是气愤。

  “觞儿!快下来!不许闹了!曲烽是出门办正事,马上就回来了!”

  云觞一脸的不相信。

  云夫人头疼。

  曲烽是庄里下人的儿子,十五岁的一个大男孩儿,性子内敛做事稳重。

  云觞自幼患疾,脾气古怪,三岁起便由曲烽贴身服侍至今,七年来,只要曲烽在身边,施针喝药向来是乖巧的,日子久了,便一刻都离不得,不料家中人习以为常,便忘记了少爷那副怪脾气,前些日子随手将曲烽指派出门,结果打那日起云觞就各种甩脸色,今天更是忍无可忍的爬到树上嚷嚷着曲烽不回来他就不下去。

  奶娘焦急万分的朝上喊,“少爷先下来好不好,家丁已经寻去了,说不定您刚下来小烽就到跟前了。”

  云觞咬着下唇,对这个说辞特别不满意。

  也不怪他,曲烽出门第二天开始,他就一直被这个借口搪塞。

  云觞伸出手,恶狠狠揪下一朵玉兰花朝奶娘的头上砸去,漂亮的墨色眸子中盈满了不悦气恼。

  晌午的大太阳火辣辣的照在云小少爷苍白如纸的脸蛋上,肉嘟嘟的小嘴巴一开一合,呼吸似是有些吃力。

  云夫人见状,心知不能再耗下去,朝身旁两个护院的家仆使个眼色,家仆得令,绕过正面,纵身跃上那棵百年古树,试图将高处的云觞抱下去。

  不料云觞极为警觉,树枝稍一颤动他便发觉,扭头朝着他们大怒,“下去!你们敢上来我就直接松手!”

  说罢身子一晃,整个人瞬间倒挂在树枝上,吓的树下一片惊呼,所有人都聚拢在云觞下方,伸长了手,生怕小少爷一个失手就真的掉下来。

  云夫人脸色苍白,焦急的语气也失了平日里的端庄,“曲烽怎么还没过来!”

  话音刚落,一个英挺的少年踏进庭院,抬头便瞧见枝叶间摇摇欲坠的身影,沉静的眼眸中似有些无奈。

  不待夫人指示,他快步上前,蹬着古树的树干几步跃上高处,勾着树枝来到云觞身边,一把搂住他下坠的腰身。

  眼见来人,云觞一扫方才的气恼之色,眉眼一弯,乖乖伸手搂住他的脖子,丝毫不嫌少年身上的布衣粗糙,很委屈的将脸埋进他怀里,由他抱着自己从树上跳下来。

  举了半天胳膊的众人可算松了口气。

  曲烽抱着他,熟门熟路将人送回房间,屋内地上还摊着药碗的碎片,夫人赶忙命人将新熬好药送过来。

  云觞闹了半天,筋疲力尽,服下药后乖乖的躺回被窝里睡回笼觉,还不忘气呼呼的警告他,“不许走!我睡一小会儿就醒!就一小会儿!”

  曲烽笑了笑,宠溺的揉揉他的脑袋,却没有像往常一样开口应声。

  云觞又累又困,没察觉到异状,打了个哈欠,闭上眼睛。

  众人退出门外,正要离去,曲烽却先一步拦在云夫人面前。

  云夫人见他脸色有异,停下脚步,“怎么了?”

  曲烽踌躇片刻,缓缓开口,“夫人,我……打算从军。”

  云夫人一愣,看着面前虽已英挺修长,仍难掩稚气的少年。

  “从军?你才十五岁啊!”

  曲烽低着头:“我今日回府前去问过,够了。”

  正好够最低的年龄线。

  云夫人很是不解:“云家待你不好吗?”

  曲烽摇头。

  云夫人:“那为何要去拿性命换功名,一将功成万骨枯,有多少人封候拜将不成,反成了河边白骨,客死他乡。”

  曲烽攥紧拳头,低头不语。

  云夫人看他神色坚定,心中了然,“罢了,你的去处我无权阻拦,只是……朝廷并非强行征兵,为你,为你娘,再好好想一想吧。”

  “……我已经想了很久了,有些事,总是要面对的。”曲烽抬起头。

  话音刚落,他的目光却在触及云觞房门时瞬间停滞。

  不知何时将门扒开一条缝的云觞,怔怔的看着他,明眸中的惊愕,刺的曲烽心底微颤。

  “为什么要去当兵,叔叔说当兵吃不饱穿不暖会受伤会流血!还没有人给你呼呼伤口。”

  “我可以让我爹……哦不,我哥哥他们教你剑法啊,云家的剑法天下第一哦!”

  “曲大娘身体不好我可以请大夫给她看病,等我长大赚好多钱给你们买新房子,穿新衣服!”

  “不要去好不好。”

  “要不要不,你等我一年嘛,大夫说我再吃一年的药就痊愈了,到时我和你一起去当兵!”

  数日来,云觞缠在曲烽身边说尽了好话,哭过闹过,央求威胁,掏空了小小身体里所有能承诺的美好,却依旧无力动摇曲烽眼神中的坚定。

  于是他去求娘亲,求当家的二哥,求曲烽十分敬重的伯父,求庄里一切说得上话的长辈,最终却只换来一句无奈的斥责。

  不要胡闹!

  云觞气的不吃不喝,将药碗饭碗统统摔碎,缩在被子里哭哑了嗓子,病发疼的数度晕过去也不肯吃药,使出浑身解数都无法改变的现实,如冰冷的海水要将他没顶。

52书库推荐浏览:绪慈| 西子绪| 沈南乔| 廿乱| 老草吃嫩牛| 高干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