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居秋叶_姬九念【完结】

  《山居秋叶》作者:姬九念

  文案:

  那一生,

  我说我要救这天下人,你说,你来救我。

  那一年,

  你开疆拓土,我繁华盛世。

  那一月,

  你说凯旋归来,为我十里红妆。

  那一日,

  你嗤笑:你是男子,我怎会和你在一起?

  二百三十六年的等待,叶子,我只为一个真相。

  内容标签: 虐恋情深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山居,秋叶 ┃ 配角: ┃ 其它:轮回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灯火阑珊

  江湖上曾有一名剑客,他天下闻名的原因有二,一是他出神入化的剑术,二是他来时无影去无踪的行迹。

  没有人见过他,没有人知道他是谁,众人只知,此人名秋叶。

  秋叶说,他是一名剑客,此生不会把任何东西放在心上,除了他的三尺长剑。

  本着如此原则,秋叶到了涟城,这座千年不衰的古城。涟城很美,有山,有水,还有美物佳人。

  秋叶却什么也看不见,一如既往向前走。如这三十年来一般,戴着斗笠,披着黑袍,背着长剑,头也不抬的一路往前。

  不知走了多久,天色渐暗,夜风也紧随而来,秋叶正想喝口酒暖暖身子时,才发觉壶中的酒早已没了。放眼四周,见路边只有一家简陋的档口,再没别的店了。秋叶这才醒悟,原来早已出了涟城。

  秋叶自以为,说这家档口简陋,已经实在太给面子了。不说别的,就说这档口外的灯笼,在明亮的月光下,若是不细看,简直不能认为它还是亮着的。再说这档口的棚子,秋叶毫不客气地说,脆弱得不需要他切实触碰到,便是他的剑气也能将它轻而易举的打散。

  不过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秋叶并不打算这么做。虽然这档口实在太破,但这荒山野岭的,他还是决定去斟一壶酒。

  “店家,随便来壶酒吧。”

  秋叶在棚子里坐下,随便吩咐道。他并不打算斟到什么好酒,一来他除了他的剑,他什么都不挑剔,二来他也实在不能寄希望于这种档口有什么好酒,凭良心说,他觉得非要跟这种档口要好酒,简直就是仗势欺人,为难人家。

  秋叶的斗笠一如既往压得那么低,让别人看不清他的脸,他也看不清别人。当然,别人怎么样他也并不想看见,他只在意他的剑。

  因此,店家将他的酒壶斟满酒递给他时,他仍不曾注意到店家,只是自顾自地喝起酒来。

  这酒果真普通得很。秋叶一口气闷了一壶酒,又让店家再打一壶。却是被店家拒绝了:“客官,没有了。”

  秋叶并没有看到店家的神情,只是觉得这店实在破了点,怎么居然只有一壶酒。虽然结果不甚满意,但他也不好再做什么要求,只是问道:“这酒多少钱一壶?”

  “客官,不要钱。”店家的回复让秋叶第一次感到惊讶,他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从没见过不要钱的地方。

  “江湖人说一不二,没有白拿的东西。”

  “客官若是想付钱,下次再来也不迟。”

  “不会有下次了,我从不走重复的路。你开个价吧,我付得起。”秋叶想,大约是他穿得不够体面,让店家误以为他付不起酒钱,才让他下次来付的。这么说,这店家倒是个好人。

  谁知店家轻声一笑:“既然如此,客官,那我们打个赌吧。”

  “赌什么?”

  “客官最珍视的东西是什么?”

  “自然是我的剑。”秋叶答得毫不迟疑。

  “那就赌你背上那柄剑。你若是回来,并且还想喝酒,就把那柄剑付给我。”店家说得不紧不慢,仿佛早已笃定了一切。

  秋叶只好再次解释:“我不会再回来,也不会把剑给你,你现在开个价吧。”

  “现在不要钱。”店家还是那个答案。

  于是秋叶转身离开了,他不愿意白拿,但是更不愿意白费口舌。

  这些年来,他什么都不在意,也什么都不想,包括这荒山野岭的地方如何安身,对他来说都不是什么问题。他什么都不挑剔,随意找棵树歇歇脚便是,没什么好想的。

  但是今天,他想了。他觉得这店家,有病。

  第二天一早,秋叶又踏上了路途。他继续朝前走着,没有目的,没有方向,只是一如既往地走着。直到黄昏时分,他记起酒壶已经空了,便要去打酒。

  这时才发现,他又回到了昨晚见过的破旧档口。秋叶不禁有些奇怪,他竟不知自己何时改了方向,往回走了?

  “客官,回来了?”店家笑道,“再来一壶酒?”

  秋叶点点头,从腰间解下酒壶递给店家,心里仍旧不解,自己为什么会回来?又是从什么时候转头往回走的?

  店家将装满的酒壶递给秋叶。

  秋叶如昨日一般,一声不吭地喝着酒,却是比昨日慢了许多。

  待喝尽最后一滴酒,秋叶又问:“店家,这两壶酒,共多少钱?”

  店家道:“昨日说过,客官若是回来,便将背上的剑付给我。”

  秋叶拒绝的话脱口而出:“我说过,我不会将剑给你的。”

  闻言,店家轻声笑了起来:“客官,你也说过,你不会回来的,可如今呢?江湖人士,可是说一不二的。”

  秋叶一怔,握着剑的手竟有些发颤,他自然不愿意留下他的剑,却不知怎的,更不愿违背了这店家的心愿。

  秋叶抬头,这是他第一次正视别人,见店家是一位美貌的男子,此时正目不转睛地看着他,虽是笑着的,但眼中流露的却是无尽的凄楚。

  纵然灯光暗得几乎形同虚设,秋叶也能看得仔细,店家眼中流露出的决然不是笑意,而是凄楚。

  莫名的,秋叶一阵心疼。

  终于,还是店家上前,一手握住秋叶的剑柄,笑问:“如何?客官,给我可好?”

  店家比秋叶略低一些,秋叶略微俯视着店家,看着他嘴边的笑意和眼中极不相称的落寞,最终松开了手。

  店家接过秋叶的剑,霎时笑了起来,秋叶看得明白,此时店家的笑,才是真心的笑。

  秋叶心中忽的一动。此时秋叶觉得,能得如此笑容,便是损了一把剑又如何,哪怕是陪伴了他二十年的,他唯一在意的剑。

  怕是连秋叶自己都没有发觉,在此情此景下,他冷若冰霜的脸,竟也有了一丝松动。

  秋叶转身正要离开档口时,忽而听得背后店家叫他:“客官留步,客官有东西忘带了。”

  秋叶正不明白自己这般身无长物的人还能落下什么东西时,便见店家又将那柄剑递给了他。

  秋叶忙道:“我既答应了把这剑付酒钱,便不会食言,店家只管拿去。”

  秋叶说得诚心诚意,却不想引来了店家嗤笑:“客官以为,区区一把剑,就能够付清你的债了吗?”但店家的失态仅是一瞬,很快便见他恢复如初,仍旧面带微笑,将剑承在秋叶面前:“客官先前把剑给我,是付酒钱,我现在把它给客官,是送客官的礼物,两者并不冲突。”

52书库推荐浏览:莫里| 风言青| 爽文| 蝶之灵| 肥妈向善| 舍念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