峥嵘说_番尘/周流人鬼关【完结】

  《峥嵘说》番尘

  文案:

  万重峥嵘,无疆天下,终归随风葬。

  人活得太明白,注定在这青史长河中独饮悲凉。

  他不曾想到,那些随他生随他长的凌辱,竟会在他远离之后,再次为人剖开。

  而那人,是指引他新生,占据了他的心的人。他掩饰地如此完美,那人却轻易地将他打回原形。

  他不恨自己不堪的过去,只恨浮华尘世芸芸众生,终究逃不开利用二字。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近水楼台

  搜索关键字:主角:云阶韩寂 ┃ 配角:童怀杨湛 ┃ 其它:哎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一

  定康国建朝百余年,幅员万万里之阔,四海朝圣繁荣昌盛,有道是居安思危,定康君主却一代比一代懈惰,给予领邦可趁之机,区区千里之地的燕氏国异军突起,十年间翻山越河,侵吞定康国半壁疆域。

  战火无休,生灵涂炭。

  而荒唐的是,世人皆知燕氏国鹰视狼顾之辈,定康君上为双方止戈,两邦交好,竟答应将独子韩寂送入燕氏国当人质。

  此事传出,世人以为不耻。君后的嫡亲兄弟杨湛竭力阻止,君上才收回成命。

  杨湛,不惑之年,老成持重,接管天下兵马之后,整肃军纪,征兵御敌,燕氏国再未进半寸之地。但痛失半壁江山已是事实,君主下令五年内若无法将燕氏国赶出渭河之后,只得以子谋和。

  国要强在少年。

  定康再出懦弱的君上,百年王朝必将倾覆。杨湛请命将年及十五的太子带上战场磨炼,韩寂亦同之,自愿入伍从军。

  第2章 二

  “快快往里挪,军队来了!”

  人声纷嚷开,街道两旁的摊贩急急忙忙挪动摊子,空出一条宽敞大道。

  满街俯首噤语,铁蹄徐徐而过,空气中荡徹铮铮铁甲声。

  少年悄悄抬起头,直愣愣地盯看来将,他眸光渐亮,慕羡而露出的流光,即使白日里,依旧璀璨若星辰。

  忽然一只黄灿灿的鸡崽跳出笼来,小身影就往队列下钻。

  不出意外惊鸣声中马扬起前蹄,眼见鸡崽即将丧命铁蹄下,马首陡然一转,黄团子安然无恙地奔向自由。

  却焦急抓回自家鸡崽的妇人同时受到惊吓,瘫坐路中。旁边少年及时赶上,猫着腰护拉住她。

  不怨妇人如此紧张,那逃跑的鸡崽要是卖出,管他们母子半月口粮。

  杨湛旋身下马,走到母子二人面前,威颜不失和蔼,稍俯了身搀扶妇人,扶到是一把干枯的手臂,双手全是皱皮,不经表情黯淡了几分。

  “大婶没伤着吧?”

  他又看了眼一旁目光躲闪的少年,骨瘦如柴眼睛却晶亮。

  妇人撑着膝腿缓慢站起,士兵将鸡崽找回送到,她接过捧在怀里视如宝贝,连连喏喏地道谢。

  杨湛又朝手下使了个眼,士兵掏出一锭银子,递给母子。

  妇人慌忙推却。

  “收着,”杨湛将银子塞到妇人手上,看看少年,“给你家小子多补补,长健实了好上阵杀敌。”

  这时,传来催促的唤声,“舅舅。”

  杨湛回头一看,便不再耽搁,致个辞笑跃上马背。

  走出街道后,军士扬鞭策马,蹄声浩浩荡荡,如临战场。

  那少年还站在原地,目送漫天尘土,明眸如炬。

  日出到日暮,除了那意外之财,母子俩分文未赚。

  “娘,我想从军。”语音极弱。

  闻言妇人叹了口气,“阶儿,娘对不住你,可娘就你一个儿,你走了,娘一个人……”说着声音哽咽起来。

  云阶忙改口安慰,“我就是说说,我会一直陪着娘亲侍奉娘亲。”

  妇人欣慰地笑了笑,苍白且无力,“你今天不去张家了?”

  “呀,差点误了时辰,娘我走了。”

  云阶跳起脚,抓了个泛黄的干硬馒头便跑出残破的屋寮。

  等云阶走远,妇人捂嘴猛咳,昏暗的屋里,她看见自己掌心一滩血水,晕开殷红的纹路。

  五年前逃难到晏都,无依无靠,为了抚养云阶,妇人已竭尽所能。张家算是老东家,起先准她在府上做些散工散活,这两年见她身体每况愈下便辞退了她,至那以后,三餐无保,十五岁的云阶消瘦得似一把竹竿。

  张家是晏都丰实的大户人家,战乱之际人人自危,哪管得着他人死活,凌家母子来路不明,看他们可怜才收留一时,干的多要的少,这等也算好事。

  可惜凌家妇人身子不行,她儿云阶年大几岁后便顶替上,因为骨相瘦弱实在难登大雅之堂,于是将他安排在夜里干活。

  云阶趁夜幕四合,又跑去约定地点。

  张家唯有张知晓待见他,私底下常常教他认字,多亏他,云阶才不至于大字不识一个,起码写得认得自己的名字,说起来,他娘从未和他谈过他的出身,他爹姓甚名谁哪里人士一概不知,曾也问过,但每次都惹娘生气,后来便不问了。别人都称他凌家小子,但他娘只一次严肃地说他不姓凌,他想,也许爹姓云,而娘不愿提起过去。

  “云阶!”熟悉的声音唤他。

  云阶兴奋得爬起身,拍拍粘在裤腿的杂草。

  张知晓与他一般大,不比他高但长得比他圆润,眉目清秀白白嫩嫩。

  “知晓。”云阶笑笑回了声。

  “昨儿教你的诗赋可还记得?”张知晓俏皮地眨巴着大眼,若不相问,真要让人以为是个女娃娃。

  云阶有模有样地迈开四方步,假装手握□□,八百正经得胡乱打招式,“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

  越舞越起劲,最后连可怜白发生都无比的铿锵!

  张知晓连忙打住他,亦嗔亦怒半玩笑,“人家是壮志难酬一腔愤慨,怎么被你念得这般豪情?不对不对!”

  云阶收起‘兵器’,不满道,“辛老爷子悲白发,我正年盛,可不要像他一般。”

  白日里见到的金戈铁马似乎在他心里烙了印。

  “你要做什么?”

  云阶想起了他娘,从军的话,又给压下不提。

  “今日再教我个新词,我好边干活边记。”

  张知晓抿嘴思量,不一会儿,捡根树枝在泥地上一笔一划写起来。

  许是被云阶一番乱武激励,又当战乱,笔下又出一首慷慨词赋——大风歌。

  云阶如获至宝,一字一句默念,反反复复地琢磨。

  以前,满腹诗书的张知晓只教他舞风弄月的诗词,可是这些,食不果腹的云阶实难领会。

  “我记下了!知晓你回去歇息吧。”

  云阶双脚磨地,将字抹平,破旧的布鞋露出两个圆圆的脚拇指。

  “不急,再陪你待会。”张知晓也跟着去抹泥地上的字。

52书库推荐浏览:梅子黄时雨| 刘恒| 狂上加狂| 古默| 清歌一片| 鲁班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