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绕_风喜月欢【完结】

  《缠绕》风喜月欢

  文案:

  因为升天时死的惨,所以成仙后怕高,因为怕高,所以腾云驾雾成了一道坎儿,某日这道坎儿绊了一跤,倒栽葱似得掉了下了天,以为仙命就此呜呼,哪知一栽栽进了一个怀里,魂魄自此未能醒过……

  特别提示:此文一对一,温情脉脉,属纯净水型!

  BGM:长安城外的夜!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聂容 ┃ 配角:却霜/问茶/子恒/东泽 ┃ 其它:姻缘/等候/命运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第一章玉街丢脸事件

  古往今来,今往古去,大抵除我之外,是找不出一个初登仙界还爱讲‘排场’的小仙了。

  每当我一出现玉街前去应卯,天门口一众仙僚们一定比昴日星君养的那只花脖子金公鸡还准时,早早的就守在玉街前,见我先齐齐露出八颗白晃晃的牙齿,再象征性的左右开列,随后又多露出两颗来。

  头一次见到这个场面是我刚到上界没两日,那是上界为新升的仙准备的一场说重不重说轻不轻的封衔典礼,当时我的心情是即澎湃又激动,忍不住就猜想,他们如此礼遇,上头那位是否封了我一个并肩王?毕竟我在下界地位还是登的上三宝殿的。

  事实证明,猜想它就是个不要脸的癞皮狗,当时去的可能有些晚,玉街前许多仙都到了,他们交头接耳轻声笑谈着,在我现身时他们全部愣了愣,我也愣了愣,但不多时又恢复了交头接耳,只是他们眼睛时不时会向我投来惊讶一瞥,紧接着就自主自发的分成两排垂手站立,让路般对我露出友好微笑,我虽有几分诧异但还算镇定,张口欲说大家不用客气之际,他们弯腰三分的同时,口中震耳欲聋的喊道:“恭迎紫徽仙君!”

  仙僚们对着我笑的越发星光灿烂,绕是本人脸皮厚如千层底,也还是感觉有些僵红僵红的,只好伸手摸了摸鼻头掩饰尴尬。

  原来他们恭迎的实是我身后那位还在远处的紫徽仙君,都怪本仙坐骑误事,挡了主视线不说,连对方的排场气都挡了个十成十。

  紫徽仙君,仙中之君!

  说起他,至今为止还都不曾正面见过,倍感遗憾矣。

  但听说他的名他的字以及他的封号和跟他沾边儿的所有东西,都是了不起的代名词,正真的并肩王,真正的第二皇帝,掌管全神仙的仙脉仙根,他要那天心情不好想动动手指松松土,足够全天界一顿好受。

  这是我刚来之际,方偏门的小仙侍做一脸痴呆状讲与我听的,他还说那紫徽仙君想打架都找不到对手,修为好到只能自杀!

  看到他那夸张崇拜的样子倒叫我觉得真假难辨起来,也就没怎么把这些放在心上。

  场中一派寂静,待我当时回过神来,所有人都将目光聚集在我身上,有哂笑的,有着急的,有蹙眉的,害得我原地瞎转了几圈,以为是否身上哪里冒烟了?

  兀地,一位手持柱杖白须白发的不知名仙者,老鸭子一样摆到了我的眼前,一般像他这个年纪的,应该都是很尊贵的,长者为尊嘛!

  我巴望了眼睛,心头正在酝酿如何表现方才得体,表情跟着心中想法由严肃转到正经,再由正经转到谄媚,只求得个好印象。

  谁知对方用眼不带珠,压根儿不理会我的刻意讨好,直接就用手中的木棍敲了敲鄙仙的小腿,唾沫横飞的道:“嘿嘿,哪来的小白面儿,挡着仙君的道了,边儿去,边儿去。”

  “你有小白面儿的时候吗?”从来没被人鄙视过,我当场直起脖子堵了对方一句,惹得周围众仙哄笑。

  他似是气急,下巴上长胡子筛糠似的抖了起来,“叫你胡言乱语没大没小。”

  脚下被他手中事物敲击的连连后退,直到退到仙民群众堆里方才停下,他像个没事儿人一样杵在我的前方,恶狠狠的道:“给我站好,没个规矩!”

  “凶巴巴的地头蛇。”心里那心酸加委屈整个汪洋大海都装不下。

  狠吸玉街空气调节情绪,接着不知被谁从后面拍了拍肩膀,当时只顾用眼神千刀万剐眼珠上的黑影,也没回头去看这个贴心人儿,只是抬手拍了拍他的手,示意自己无碍。

  待我再次看向前方,发现视线开阔了不少,原是我的坐骑不知被谁早早给收拾了,想来该是方偏门那两贴心仙侍‘歪瓜’和‘劣栆’吧。

  而天门之下,玉街之上,一对鸾鸟立于前方,鸾鸟之下是十六白衣仙童,男女各八个,手执花篮,分四排列,后面紧随而来的是娶媳妇儿似得一乘八抬大轿,它漂浮空中平稳前行,淡紫色的纱幔外悬挂着一层透明的水晶珠帘,轿子的八个檐角处各坠有一只铃铛,悦耳铃音美妙绝伦。

  我在老头后面咂舌,佯做艳羡的念叨:“这排场讲的怕是比天王老子都大,这位紫徽仙君肯定不好相与,没准还的罪过不少人,他不会是将家里翻云覆雨的床给叫人抬来了吧!”

  音量不大,也就周围紧挨着我的仙儿们听得到,但我自认却是没形容错啊!下界花魁们的床跟这个轿子同样梦幻。

  可我当时就是感觉众多眼睛之外还有一双眼睛……不对,是四面八方都有同一双眼睛盯着我,带着三分恼怒七分哀怨,直看的本小仙差点儿生活不能自理。

  前方那个老头鼻音特重的挖苦了我一句:“空气都酸的可以直接当醋使了,好好见识见识,人家这是老祖宗,你那顶多玄曾孙。”

  一听老祖宗与玄曾孙,哇靠,在下界两者虽见面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但好歹是一根藤带出来的嘛!我面上显得有些狗腿,吐字有些欠抽:“在下听说能与紫徽仙君扯上关系的东西都是了不起的,瞧您这马屁拍的,小仙听着还不大好意思。”

  “做孙子还有优越感,我也是开了眼了,哎!世风日下,世风日下。”

  老头明显欣赏不来我那超凡脱俗的理解看法,唯恐他认死理,便好心好意为其解释一番:“孙子做对了是老子,老子做错了是孙子,我们是仙,凡事得讲个理儿!”

  他头也不回的拿那棍子抽我,正左闪右躲间,身后便有噗嗤一声传来,“见解独到。”

  百忙之中回了一下头,就看见了一张让人如沐春风的脸,随即给了对方一个大大的笑脸,他亦还了我一个笑脸,俱是神采飞扬,不知勾搭成功否?

  那仙轿正行至此处,老头停止了对我的攻击,压低火气说了句:“今日是封衔大典,不准搞事情,赶紧弯腰参拜!”

  教训我的账就这样算了可不是我的作风,怎么着也得捞点本回来才是,我摸着下巴,寻思着要不要给他屁股上来一脚报仇,突然我的屁股就被人给踹了。

  踹了不要紧,踹倒了也不要紧,重要的是本仙的整个脸好死不死的擦上了前面老头的屁股,我咬着牙,心想其实这也不要紧,最最要紧的是,老头似有所觉,身体迅速往边上一扭,成功躲过了原本该被我撞出去的一击。

52书库推荐浏览:西西特| 冬雪晚晴| 廿乱| 弄简| 蓝淋| pri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