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羽怀沙行_北不静【完结】

  《白羽怀沙行》北不静

  文案

  震惊!多年笔友一朝变床友,捡来的流浪汉竟是皇帝潜力股?宿小将军独家爆料!

  【完结,可以宰了】

  1、CP:强强,虎贲校尉扫把星皇帝 X 大力骑手抠门精将军

  2、攻受:王将

  3、WARN:有糖也有刀。有刀!有刀!狗血的刀!健康的刀!好吃的刀!

  4、本文又名:《如何征服可爱将军》《将军在下朕在上》《将军留步容朕劫个色》(划掉)。

  5、本文分卷:《一·王子变青蛙》《二·放羊的星星》《三·转角遇到爱》(再划掉)。

  6、微博:@拖拉机哔哔唧

  内容标签: 强强 阴差阳错 平步青云

  搜索关键字:主角:宿羽,谢怀 ┃ 配角:谢鸾,燕燕,燕于飞 ┃ 其它:网恋100问

  ======================================================================

  文章类型:原创-纯爱-架空历史-爱情

  作品风格:正剧

  所属系列:

  文章进度:已完成

  文章字数:364517字

  上有青冥之高天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第1章 无邪

  ———引子———

  皇长子怀王死了。

  一夜之间,激动人心的战报和二月似剪春风一起传遍了大周朝的八极六合。

  灞州的垂柳终于绿了,岭南的扶桑终于红了,金陵的大小闺秀二三纨绔们终于大大方方上街拈花惹草欺男霸女了,烟花春风巷的妖僮艳女终于把暧昧贪婪的目光放到新科士子们贫瘠的胸脯和钱袋上了。

  大周朝国祚平平,每隔三五年就要和北境外的北济人打一仗——北济人穷且益坚,勇猛如雪狼;而大周人天生优渥,优渥成了懒山羊。

  雪狼对上山羊,后果可想而知。如无意外,大周多半都能打输。

  去岁入冬前,烽火再起,坐镇金陵的老皇帝大手笔地派出了老大谢怀、老二谢疆两个儿子去镇守疆土、夺回失地。

  谢怀和谢疆带着大军在北境外狂扑数月,一场仗从初冬打到了初春,居然一口气攫住了被侵占的关外六城,甚至打得北济人夹起马肚子跑回了娘家。

  这胜绩堪称史无前例,扬眉吐气的大周王师终于扛起凯旋大旗打算班师回朝。

  只可惜,主帅谢怀送了命,这杆旗最终也没能竖起来。

  谢怀名声不好,命格也不好,就在最后一场奇袭里陷进了敌阵,带着一小队虎贲近卫军壮烈牺牲。

  怀王其人是个名副其实不要命的兵油子,除了日常招摇过市之外,很是在虎贲军营里泡了几年,被金陵人说笑着挂了个“虎贲校尉”的诨名。

  这位皇子出身的校尉究竟是好是坏还未有定论,但至少是死了。

  死了,回不来了。如此,堪称是一个不大受待见的皇长子最“合适”的结局。

  皇次子谢疆扶柩回到金陵,将长兄风光下葬。

  金屈膝,乌夜啼,金陵的好戏落下一声惊堂,又紧锣密鼓开了下一场。

  “怀王”两个字终于蒙上了一层正人君子的面纱,而“虎贲校尉”这个略带侮辱性质的诨名,大概今后也不会有人再提了。

  北境,古雁门关外的春天来得晚,灰绿的草原带着隐约的起伏绵延向长空之外,鹞子瘦长的翅膀掀起一片清凉的晨风。

  坡上春草长得没过腰际,宿羽抱着一只脏兮兮的小奶狗,用力拨开青草,高抬脚轻落步,仍是被绊了一跤,和小狗一起砰地摔在了什么东西上头。

  宿羽被撞得眼前一黑,但顾不上疼,一下子睁圆了眼睛。

  ——湿润的黑土晨露沾在手背上,而手心之下是带着缓慢节律的跳动,仿佛……心跳?

  小狗闻到了人血气味,不安地呜咽了一声。

  宿羽瘦长的手指缓缓拨开密密的矢车菊蒲公英和灰绿的草叶,然后,他看到了一个人的面孔。

  ———第一章·无邪———

  古城墙断得七七八八,还没人腿高,里里外外都透着荒凉。

  城墙下,小木屋内外一片寂静,间或飘过几段尴尬的乌鸦叫,随即响起了震耳欲聋的剁菜声。

  宿羽一边泪花盈盈地剁大葱,一边心想,如果有来生,他一定不要见义勇为!

  上次,他见义勇为从山上捡回来个脑子灌浆糊、撞到了自己人刀口上的逃兵,结果没能碰上知恩图报,反而是实打实的遇人不淑。

  此人与他八字不合,能把任何事都搞得鸡飞狗跳,短短一个月,宿羽已经有了家破人亡的迹象。

  宿羽越想越委屈,抹了一把被辣出来的眼泪,索性把菜刀“咚”地往砧板上一丢。

  屋里另外的一人一狗不敢无动于衷,一个虎躯一震,一个狗躯一震。

  那个“人”实在是顶不住这种隐形的压力,犹豫着开了口,“小宿羽啊,你的宝贝狗崽子这不是自己摸回来了吗……”

  狗崽子似有所感,立即摇起了黑成一坨的白毛尾巴。

  宿羽全当没看见狗子撒娇,又是“咚”的一刀砸下去,同时咬牙切齿道:“阿顾,你自己说,我让你去掰颗包菜,你活活掰了五趟,掰回来了吗?掰回来的是什么?”

  阿顾硬着头皮掰手指回忆新学到的词,“番薯秧子,萝卜秧子,茄子叶子,南瓜叶子,黄花菜……?”

  宿羽简直要气疯了,“你多大了?你真的连包菜都不认识?”

  阿顾诚恳地摇头,“真的不认识。”

  ——要不要脸!不可理喻!

  宿羽盯着阿顾,心里盼着眼神可以凝成实体化成利剑劈死阿顾。

  后者坐在床沿上,理直气壮、不明就里地和他对视,显然并不觉得有错。

  平心而论,阿顾长得很好看,甚至是过分好看。成年男子的五官犀利分明以至桀骜矜贵,偏偏配上了一双拈花惹草的眉眼,眼尾斜飞,眼皮深刻的褶皱上光泽俨然,像是桃花眼,偏偏又带点丹凤。不说话的时候,长眉总是微微蹙着,是明月隐雪,风落金陵——总而言之,一看就是个纨绔。

  不过,好看又不能当饭吃,尤其在草原上,连姑娘们都讲究功夫讲究蛮力,反正最没用的就是脸。

  所以,宿羽不吃这套。

  眼见阿顾的拈花惹草眼又眯起来了,不吃这套的宿羽又是恶狠狠地一砸菜刀,“胡说!你就是逃避干活!”

  宿羽完全不能理解,怎么会有人这么气人呢?

  当时,阿顾胸口被□□撕出了一个大口子,养了半个月才能下床。

  起初,他还试过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试图在宿羽的照料下当一个美貌而无用的大爷,结果险些被宿羽辣手摧花丢出去喂了野狼,现在也只好老老实实地遛狗掰菜了。

  虽然干活的水平非常令人侧目,但阿顾厉害就厉害在不怕死,勇敢地跟宿羽讲道理:“小宿羽,其实我也没有少干活的。”

52书库推荐浏览:王朔| 狂上加狂| 福禄丸子| 蓝宝| 丹布朗| 军旅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