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作者也来抢女主[GL]_夭与折【完结】





《[穿书]作者也来抢女主》
作者:夭与折
文案
穿越到自己书中,截胡大总攻!
阿爸竟然穿越到一篇只有大纲和框架的文中!
而且还穿到了一个必死之人身上!
为了争宠,要跟几个小屁孩斗智斗勇。
为了活命,还得紧抱那冰山傲娇腹黑恶毒养母的大狗腿!
不过能跟我的女神一起长大,也值了!
作者君穿越书中,没有金手指,装b被吊打
却还要锲而不舍的勾搭调jiao大总攻的欢乐故事!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近水楼台
搜索关键字:主角:安凉,安溪,安骆城 ┃ 配角:安i,古衍,莫久 ┃ 其它:牧倾雪,穿书,干掉女配抢女主!

第一章 调戏小萝莉?

嗯……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晚上。
阿爸一手扯着衣领,一手摸着键盘,叼着笔抠着脚。
绞尽脑汁想大纲。
《半世安凉》这篇文,原本是在日程中,因为某些不可抗力的因素,不得已砍掉了。
不过发现还是有不少老读者喜欢凉凉,想再看看凉凉。
阿爸不高兴了。
明明我更高冷,更女神。
咳……
这文也想了有一阵子了,可一直只想出了几个大概的节点,细节完全没有头绪。
讲真,当初写倾城雪时,没想过会写苍茫,就更别提会有凉凉小时候的事了。
啧……半世安凉……大事记……
嗯……四岁的时候,因为饥荒,家破人亡,被安骆城带走收养……
十岁上战场,见到牧倾雪,嗯……一见倾心。
嗯?这么好的女神,阿爸也想要啊,为什么要便宜了牧倾雪!?
一脸懵比的挠了挠凌乱的碎发。
想不通,谁让我写安牧gl的,放学你别走。
……
救沧澜城百姓,被安骆城虐打……
拍桌!
好气哦!这安骆城,动不动就打我家凉凉,不行,不能让她□□逸。
一拍大腿!
让她亲女儿是智障!
嘿嘿,好主意,快记下来。
嗯?不行,智障不是□□逸了吗……
划掉划掉。
嗯……她喜欢虐待我家凉凉,那……哎!就让她女儿喜欢我家凉凉!
但是!凉凉不喜欢她,还要干脆利落的甩掉她!嗯,可以的,这很亲妈。
下一个是……算了,先想人物好了。
安家众……养女。
安凉……安亦……安踏……嗯……安慕希……希腊好酸奶!什么鬼……
好烦哦,你们乖乖的别乱动,我去拿本字典来。
老五……老六……唔……好了下一个。
哦!这个人物很重要,老幺,安……
随手翻了一页字典……
息……
安……息……
有点直白啊……
不过倒也贴切,就叫安溪好了。
嘿嘿嘿。
安啦安啦,别这么哀怨的看着我,至少凉凉很疼你啊,好了,摸摸臀,乖。
你知不知道,你这家伙还是很重要的,因为你的死,才让凉凉寒心,你可是她背离安骆城的□□哦。
好了好了,下一个。
该到凉凉杀三将了吧。
骨钉……
妈个鸡,安骆城,好狠的心!
不行,还得从你女儿身上找补回来,让你看看什么叫母债女偿,哼!
然后是……被牧倾雪俘虏……
哎,雪妈啊雪妈,你丫也是个低情商,凉凉多体贴的小暖攻啊,你不要多少人排着队等着要呢,嘁,不懂得珍惜!
然后……跟牧倾雪终成眷属,帮她带娃儿,这样就跟前文接上了,ok!
好嘛,折腾这半天,还是没想出什么细节……
不行了,实在熬不住了,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呵欠,去床上想好了。
“凉凉……唔……凉凉……”
“凉凉……亲……”
“木木木……”
唔……
“喔喔喔――”
“喔喔喔喔喔喔――”
“妈个鸡啊,谁家养鸡了!大清早的,吵死了!”抓起身下的枕头怒摔。
“你再敢叫一声,阿爸就把你烤了吃了!”倒头继续睡。
“喔――”
噌的坐起身子,眼睛瞪的跟榴弹似的,直盯着面前。
“啊嘞?做梦了?”
左右瞧瞧,屋中家具……这是……檀木吗?还挺沉……
抱起床边的木凳仔细打量。
哇哦……这雕花好精致啊……
透过凳子的镂空向屋中打量,正中一张圆桌,一套茶具,三把木凳,一旁还有一张书桌,桌上整齐罗列着古书,笔架上还挂着各色毛笔。
“妈呀……这做的是哪国的梦啊……”
这屋子比自己住的十八平小出租房大了好几倍,果然是想发财想疯了?
“哎……真好……”摸着床头的檀木,“就算是梦,也满足了。”
擦擦口水,倒头继续睡。
今天还要把新文的细节抠出来啊,好烦躁啊!
翻了个身,睁了睁眼。
嗯?卧槽!?不对劲啊,眼前这景物完全没变化啊!
还在梦里?
不该吧……
“喔喔喔――”
鸡叫?
懵b……
呆……若……木……鸡……
“这他妈的什么鬼!”噌的一下跳到地上,用力跺了跺脚,确实是踩在石头地上啊。
“等等等等……让我缓缓……不方……先不方……”坐回到床上眨着眼睛。
好歹阿爸也是个小作者,各种奇葩文也没少看过,也不是那么保守。
保守……?
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这种情况,如果不是做梦的话……
等等,先掐自己一下!
哎?我的手……怎么……缩水了!?
不管了,先掐,掐……掐脸!
不行,阿爸就靠这张脸活了。
掐腿,大腿!
不行……阿爸怕疼……
胳膊胳膊,胳膊可以!
撸撸袖子。
咦?这小胳膊白白嫩嫩的,好滑哦……
“吱呀……”门被推开。
“醒了?”来人声音中透着一丝欣喜,快步走到床边。
“你这是……”蹙着小眉头看着阿爸掐自己的胳膊……
卧……槽……好……萌……啊……
眼睛不大,却很有神,笑起来像月牙儿一般,弯弯的。
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着。
精致的鼻子,粉嫩的唇瓣……
笑起来还有一个小酒窝!
白皙的皮肤,光洁透亮。
乌黑发亮的头发整齐束起,还扎着一个玉带。
淡蓝色的长袍,银色鹿皮小靴。
正弯着腰,侧着脑袋盯着我。
“哇……”一声惊叹,这娃儿看上去也不过七八岁的模样吧。
怎么能有人小时候就长得这么精致!阿爸都自惭形秽了。
嗯?奇怪……怎么越看越觉得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快躺好,大夫说你得静养。”那小娃儿托着阿爸的手将阿爸扶到床上,躺下,还贴心的盖好被子……
阿爸热,但阿爸不说。
“别再乱动了。”
“哎,我不动。”你打死阿爸阿爸都不动。
这小声音,好温柔哦,软软的,糯糯的,再说两句话来听听嘛!
讲道理,这要是梦,阿爸一辈子都不要醒来了,就这么硬气,不服憋着。
“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小威她们也不是故意要推你下水的,你可别记恨她们。”
“哎,我不恨,我自己跳下水的。”
“什么?”
“哦不是……我的意思是……意外……是意外……”
等等?阿爸被人推下了水!?哪个龟孙干的好事?不记恨?不记恨就有鬼了!
“那,先吃点东西吧,一会药就煎好了。”
嗯嗯嗯嗯嗯!小萝莉快喂我次!
小萝莉端着碗,轻吹了吹,连碗一起递到我面前。
我……
嗯?白粥啊!?这是侑宝的最爱,可阿爸是肉食动物啊……
撇撇嘴。
“啊。”张着嘴等喂。
这小萝莉看上去挺好说话的,应该不会拒绝我吧。
小萝莉皱皱眉,“要我喂你吗?”
这不废话嘛……
眨着漂亮的大眼睛疑惑的看看我。
一脸无奈的抿嘴笑了笑,舀了一勺粥,轻吹了吹,递到我面前。
“嗯。”
“啊。”一口吞下,咂咂嘴,嗯!小萝莉喂的粥真好次!
“凉儿。”屋外一阵敲门声。
凉儿?好熟悉的名字啊!
“师傅,您来看小溪吗?”
“嗯,我刚去厨房瞧见这个,顺路拿过来了。”将手中的药碗递给小萝莉。
“谢谢师傅。”
“嗯。”
阿爸眼睁睁的看着这女人摸了摸小萝莉的头……哼唧,阿爸不高兴了。
“小溪好点了吗?”
趁那女人走过来,仔细瞧了瞧,嗯……人高马大?目测得有一米七五啊!古铜色的皮肤,嗯……稍显粗糙……
啧啧啧,这哪是个女人的皮肤嘛,嘁。
模样嘛……
啧……一般……
跟阿爸比起来可差远了。
嗯?对了,她刚才叫我什么?
小溪?
这名字听起来也有些耳熟啊。
等等……捋捋……
凉儿……师傅……小溪……还有刚刚那个什么……小威?
不……会吧……
盯着面前摸着阿爸额头的女人。
“古衍?”
两人一脸错愕。
“小溪你怎可直呼师傅名讳!”
妈啊……
阿爸……阿爸……穿书了?
穿到了自己的书里!卧槽卧槽!这下赚大了啊啊啊啊!
那面前这个小萝莉就是……凉凉啊!!
阿爸要跪舔,跪舔跪舔跪舔!
凉凉……我的凉凉!
看俩人这一脸吓坏了的表情,没招,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啊!
凉凉……
抓着凉凉的袖口,一脸花痴的表情。
“吸溜……”吸了吸口水。
小脸蛋好嫩啊……戳上去还弹弹的。

52书库推荐浏览:尾鱼| 温馨文| 凌力| 月出云| 无限流| 念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