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木崖旧事_Fahrenheit【完结】(6)

  当晚,黑木崖下某酒楼,一群男人酒足饭饱晃晃悠悠的出门,甚至几人还在念叨刚刚陪酒女子美色,却被一声惊呼震得瞬间掩口。

  “好你个不守夫道的男人!”

  众人只觉得眼前女子怒目而视,在高声大喝之后衣袂拂动,转瞬就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之中。

  良久,回过味来的几人忙上前劝说,“东方兄弟,还不快上去追,凭玉姑娘刚烈的性子,不好好解释一番,恐怕难过这关。”

  情夫葛格面露难色,“那我先行告辞。”说完,一闪身也不见踪影。

  余下几位眼神交换,达成“原来东方兄弟爱的是这型的姑娘”之共识后,笑嘻嘻的各自回家。

  在不远处房顶蹲守的小莲子见小玉回返,酝酿了下,说道,“主子,好雷。”

  小玉大笑,又将美少年紧紧搂在怀里:暗自欣慰于自己一个月以来的调~教,有了如此可喜的成果。

  赶上来的东方看着抱在一起的小莲子和小玉,抹抹额头,“你这分明才是始乱终弃。”

  如今小莲子仍会为小玉的“抱枕抱”而脸红,大眼睛偷瞄一眼东方,尽可能的想显示自己的无辜,又怯怯的收回视线,低下头,唯恐自己态度不够恭顺。

  可惜对方显然并不这么认为。

  不过,还是情夫同学拎着小莲子,使出轻功,没多久返回家中。

  一路大头朝下的美少年好不容易落地,手脚并用爬了几步,窝在墙角,再没了动静。

  小玉愤恨的一掌拍向东方后背,“你折腾他做什么?”之后压着嗓音,“他都去了那玩意,对你没有丝毫威胁不是?”

  “他总归是个男人。”

  小玉气呼呼的抱着小莲子回了厢房。

  在美少年床边,她戳戳他扇子一样浓密的睫毛,“别装了,莫怕,姐姐给你出气去。”

  小莲子手攥着被角,用力的点了点头,嗫嚅着,“主子,东方先生是个好人,可他好凶。”

  小玉伸手抹抹少年的额头,“你睡吧。”又轻吻了下他的脸蛋。

  他抿了抿嘴,好不容易才笑了笑。

  ——给点阳光就灿烂,可真像那习惯于只受虐不受宠的纯美小受。

  不过这往往也是能激发女王保护欲的独特品种。

  其实,小莲子为何短时间内就和小玉亲近一点都不奇怪。

  美少年是孤儿,被贪财的叔父买到人牙子手里,又吃过不少苦,最后没了出路,被逼净身,在那吃人的宫廷里打杂出力,稍不小心,他这样没后台的孩子便尸骨无存。

  小莲子从小到大都没受过如今跟在小玉身边这种待遇,言语上的关心和肢体上的亲近双管齐下。

  没出一个月,小莲子就彻底沦陷,回宫这念头甚至他想都不想。

  言归正传,小玉冲回卧房,正看见情夫靠在床边对她安然微笑。

  她闷声不吭的开始宽衣解带,情夫扑上来,边吻,手下边帮忙。

  “你别热力四射了,”小玉面色冰冷,“我今天不方便。”

  “不方便?莫非是……”东方心下了然,难怪你昨天情绪那么糟糕。

  “你看看,”她撩起一绺长发,发际处赫然一颗红肿青春痘,指了指,“好疼。”

  “我瞧瞧。”

  顺势拉住他的手腕,“有些事情,你事先交代清楚对大家都比较有利。”小玉手指摩挲起他的喉结,对方嘴角含笑,毫不在意。

  枪杆子里出政权也算是颠扑不破的真理之一。

  东方野心昭昭可鉴日月,要他学宋太祖赵匡胤玩“杯酒释兵权”显然并不现实,那么他目前的打算应该是尽可能的拉拢教内实权派和威望人士,并在恰当的时机一拥而上,一鼓作气将任大爷赶下“神坛”。

  “你说说,你只来找我,不去招惹你的小妾,外加如今阴柔做派,是不是想暗示说你已经为修炼神功而自宫?为迷惑任教主么?”

  “若只是暗指为我已自宫,我又何须迷上你?”

  小玉眨眨眼睛,满心还琢磨着如何替小莲子出口气。

  顺着他的喉结,便一路下行,前胸,腰际,再向下滑,他也并不阻止。

  想当年GV里金毛小受鬼哭狼嚎,那十成十的是在表演,为艺术献身,而今枕边这个,如果她不出现,几年后也必将投身到这一伟大事业中去。

  说穿了,她不过是想亲耳听听那所谓“销魂的一声的呻~吟”,加上科学佐证:刺激前~列~腺,确实让很多男人“受不了”。

  于是她的“玉手”一路南下,可还没绕到他菊花处,便被一只更有力的大手捉住,按在前面的JJ上。

  她开始胸闷。深刻反省自己的“攻其不备,出其不意”完全还处在业余水准。

  话说男人JJ平常状态下,既软又小,手感也不怎么好。

  她难免丧气,收回手,直接往他怀里一钻,再不动弹。

  东方葛格也见过大阵仗,定力非凡,见她再无心思,便紧了紧怀抱,“我想试试走火入魔一次,之后再转个样子——就照着小莲子举止,教主可能会更信几分。”

  “嗯,有理。”

  “就这几天。寻个机会吧。”

  “好,我一定会好好发挥。”

  “你……今天便够让人印象深刻。”

  “我觉得我越不可理喻对你越有利,我若是疯癫,喜欢我的你也定会跟着我一起疯癫。”

  ——没人会把半疯的人当成真正的威胁。

  她想了想,又说,“但要适度,过了,痕迹显露,就让人看出咱们是在演戏。”

  “难得的机会,我一定不会扰你好好发挥。”

  作者有话要说:上礼拜每天双更六千五百字,果然写伤了。

  我打算用这张图的构图来做封面。太销魂了。

  ☆、六

  小玉纯阳内力,最大的好处不在于强健的体魄,而是……每次大姨妈拜访,她都能平安度过,至少自十二岁初~潮到现在七年,还不曾闹过痛经。

  如今有了阴性体质的枕边情人,亲密运动之后,阴阳调和,更是滋润。

  但偶尔冒出的一两颗痘子却似乎还在昭示着她的青春正盛,桃李年华。

  第二天,一向与情夫葛格相好的十长老之一的桑三娘偶然拜访——当然人家走的是前门。

  “玉妹妹针线活了得,所以特地来烦劳你帮忙。”说着从随身的小包袱里翻出块料子,几个花样,抿嘴一笑,面上满是风情。

  能以女子身登上神教十长老之位,必定有她的过人之处。

  何况桑三娘能大大方方的探访小玉而未遇阻拦,想是早就与东方葛格打过招呼。

  而能自由前来“安乐窝”拜访的还有一个麻将牌身材的童大哥,照原著的说法,他可是和东方葛格有过命的交情,至死也都未曾变节。

  东方应是有意让小玉和他们接触,以逐渐培养共同理想,增进阶级感情,甚至到最后能谈得上生死与共,向着伟大的目标奋进。再联系下昨夜小玉靠着一颗青春痘赚情夫凑近,直接摸向他咽喉要害,他也没有任何反应来看,她在他心里,已算是自己人了。

  小玉瞄瞄三娘手里的布料,走过去,坐到客人身边,接过花样儿,又仔细端详了一回,才微笑着允诺。

  不过以桑三娘的尊贵身份,竟也不知修炼了《葵花宝典》的东方的武功路数,小玉越发觉得任大爷当着众人虽传了镇教之宝给自己的情夫,实际上真的没安什么好心。

  “小玉这里生了颗痘子,该去找些药膏好好抹抹,万一留了疤,损了你的花容月貌,可真没办法和东方兄弟交代。”三娘纤纤玉指指向小玉的发际,打断她刚刚的沉思。

  这是在讽刺她“以色侍君”?“上火而已。”小玉粲然一笑,“如今这几日都在虚度光阴,看来也该找他采采精了。”

  三娘闻言大笑,之后捂着自己的肚子犹在哎呦,“东方兄弟说不能小瞧了你,尽管你武功一般,我原先还诧异,如今……果不其然。”

  小玉在外人面前一直在隐藏实力。

  那天在酒楼门口露面,捉奸佯怒,轻功刻意只使出三成,生怕自己也成了别人的眼中钉。

  如今,仅凭她枕边赶也赶不走的男人,小玉便已经被人迅速贴上了标签,分进某个势力范围之内,即便她一点也不情愿。

  待到晚上,情夫归来。

  她如一股青烟飘进他怀里,捶着他的胸膛,还故意卖娇,嗲声嗲气,“讨厌啦,白天人家被你的朋友品头论足试探甚久,原来在别人心里,人家就这么配不上你么?”

52书库推荐浏览: fahrenheit小说作品|王小波| 蔓妙游蓠| 语笑阑珊| 筱禾| 弄简| 七根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