铭刻_桔子树【完结+番外】

  《(士突同人)铭刻》作者:桔子树

  他代表了一种梦想,一种责任,一种感情,一段永远不该忘记的过去!慷慨激昂,热血悲歌,可又不同于一般的悲文,看完后,让人心中顿时升起一种豪情,又多了一块柔软!!

  文案:

  有时候我们记得一个人,是因为心爱。

  有时候我们记住一个人,是因为感动。

  有时候我们无法忘记一个人,因为他给了我们继续生活下去的勇气。

  题记:只要你还记得,我就存在。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一章 百日草

  公元2XXX年9月,林沉袖*在下课铃声响起的瞬间冲了出去,一边走一边往嘴里塞面包。

  “怎么了?才开学就搞得这么急?”何羽从背后追上来。

  “约了人,唉,我忘记今天还有课了,就是上次我叔叔介绍的,要找人帮忙写回忆录的那个将军,空军的。”林沉袖一边吃一边说,忽然一下子停住,直翻白眼,原来是噎到了。

  “你呀!”何羽又好气又好笑,旋开了水瓶的盖子喂她喝水:“什么人啊,叫什么名字的,这年头怎么好像是个人都能找个枪手出本书似的。”

  “袁朗,”林沉袖想了想:“好像是的。”

  然而何羽的脸色已经变了:“袁朗?不会吧,真的假的?空军的?将军?那没错了,不会吧,他找你出回忆录?你这次要红了。”

  “怎么了?他很红吗?”林沉袖疑惑。

  “军肓!他怎么会找到你的?”何羽不屑,但还是不吝赐教:“他不是红,是牛,超级牛的一个人,知道整个空军最厉害的飞行员在哪里吗?试飞团!那个叫袁朗是团长*,特级英模,军功章大把大把的。”

  “不会吧!”林沉袖忽然觉得有点麻了:“你怎么会知道得这么清楚?”

  “是你太宅不是我八卦好不好,他是前一阵八一节特别树出来的典型,你没看新闻啊,那家里,奖状多到可以糊墙玩……”何羽说得眉飞色舞,但凡男生对于英雄总有莫名的向往和好感,林沉袖越听越是不安,忽然听到何羽一声惨叫:“完了,我下面还有一堂时事慨论……我不能陪你去了,你自己要小心啊,对了……看到人家老将军要放尊重点……”

  “你快点滚吧……”林沉袖不爽的瞪了他一眼。

  老英雄,老英雄……

  林沉袖捏着纸片,心怀忐忑的站在一扇铁门之外,做完了三次深呼吸,抖抖豁豁的按响了门铃。

  屋里的人反应很快,猫眼里有什么闪了一下,门开一线:“你是?”

  那声音很好听,低沉柔和,而林沉袖第一眼看过去,却只看到一双眼睛,纯黑色,幽深无尽,好像一口深井,她愣了三秒钟才回过神来,连忙清清嗓子,正色道:“你好,我是林沉袖。”

  “哦,”屋里人偏了下头:“请进,不好意思,最近乱七八糟上门的人很多。”

  “没事没事!”林沉袖心里十分紧张,笑容僵硬:“那么,请问一下,袁将军在哪?”

  “袁将军?”眼前的男人挑了挑眉毛笑起来:“不好意思,正是不才区区在下。”

  啊……林沉袖张口结舌,这个人?将军?

  她忍不住上上下下仔细打量,忽然发现这是个看不出年纪的人,这个男人他有三十岁的面容,四十岁的神情,眼底却还保留着二十岁青年人的星点锋芒。

  “不,不好意思,失敬了。”

  “没关系。”袁朗笑了笑,指着一边的柜子,道:“渴了的话,自己泡茶喝,先让我把花浇完,好吗?”

  “哦!”林沉袖只能点头,这人问了她好不好,但是那双眼睛,没有给她选择的余地,虽然是真的有点渴了,可到底放不开自己去泡茶,只好跟着袁朗后面走到屋后的院子里……一开门,五色斑斓的花种了一地,颜色上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安排,只是胜在新鲜喧闹,生气勃勃,看来令人振奋。

  “好漂亮,这是什么花?”林沉袖惊叹。

  一个会种花的军官,这小小惊喜令她的神经放松下来。

  “百日草*。”

  “很漂亮!”

  “一个朋友种的,我帮他照看一下。”袁朗手里的水管喷出细密的水珠,在阳光下晶莹一片,他在彩虹色的水雾之后站立,笑容温和:“他最喜欢这种花,他最喜欢不会黄的叶子,不会谢的花。”

  “可是,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林沉袖脱口而出,可是话一说完,就恨不得咬自己舌头。

  袁朗转过头来看她,眼睛微微眯起,眼神锋利,林沉袖怔怔然不敢出声,只觉得背后隐隐的有冷汗冒出来,然而在下一秒,袁朗已经把头又转回去,手中的水管轻轻晃动,细密的水雾在半空中画出彩虹。

  “你说得对,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

  袁朗浇完了花,从屋里搬了两把椅子出来,放在小院一角某个背阴处。

  九月,秋老虎还在逞威,林沉袖在室外站了一会,已经微有薄汗,但是她仍然顺从的坐了下来,似乎这个名叫袁朗的家伙带有某种神奇的力量,他的一举一动都令人觉得不可违抗,十分的奇怪。

  “哦,袁将军,我想我们应该先讨论一下,您回忆录的形式。”

  “不要叫我将军,如果你坚持要有个称呼,可以叫我队长,另外,我不知道齐桓有没有跟你说清楚,我请你来帮我执笔的这个东西,应该没有机会出版,也就是说这个事可能会占用你很多时间,但你无法以此扬名,所以你可以再考虑一下。当然我会付钱给你。”袁朗说话很清晰,条理分明。

  但是林沉袖有点发愣,怎么,不能出版?那写来有什么用?

  袁朗看她神情便知道她心里是怎么想的:“我主要是无聊,现在整天在家里,想趁我还记得……我的手有点不太方便,所以需要找人帮我把口述的内容整理一下,写出来。”

  手不方便?林沉袖不自觉瞄向袁朗的右手,松松的握着拳,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问题。

  袁朗伸手抓合了几下:“其实,也还好,只是不能长久用力。”

  “哦!”林沉袖不觉动容:“行,我很乐意能帮您这个忙。”

  “这故事可能会有点长,而且很无聊。”

  “没关系,我很爱听故事。”林沉袖踌躇满志:“那等下,我们可以约个时间,我把笔记本和录音笔带过来,就可以开始了,您可以趁这两天开始回忆一下。”

  “不必约了,我一直都有空,你挑方便的时间过来就行。”

  似乎,已经没什么要说的了,该讨论的都讨论好了,林沉袖又开始手足无措起来,身边的这个人存在感太过强大,即使不说不动,也让人觉得如芒在背,林沉袖支撑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站起身来告辞。

  穿过客厅的时候,林沉袖无意中看到墙角边竖着一个画架,画板上打了一半模糊的轮廓,但是莫名的,林沉袖觉得那是个很英俊的男人。

  回到寝室之后林沉袖把所有相关袁朗的新闻都摆渡了一番,看完之后,吐血三升。

  双发停车,倒飞尾旋并发动机停车,起落架护板断裂,油箱渗油……然后这家伙把这些破破烂烂的飞机全部又飞了回来。

  靠!这……这还是人吗?

  林沉袖不是飞行员系科的学生,但是呆在这个航空航天大学里混,没看过猪跑也吃过猪肉。

  “桔宝*……”林沉袖趴在桌上呻吟:“你说这世上有妖怪吗?”

  “唔?”桔宝正专心吃着蛋糕看小说,随口答了一句:“可能有吧。”

  “是的,我今天遇上了一个,这个人居然立了三次一等功,九次二等功,三等功无数……*”林沉袖双眼呈呆滞状。

  桔宝手一抖,一块奶油落进盘子里:“这个,好像是过份了一点。”

  第二章 望春花

  当天晚上,齐桓给袁朗打了个电话,询问他那个远房外甥女是否还合他老人家的心意,说是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么一个热爱写作文笔又好,在航空航天大学里念书,多少还了解点背景的人才,要是这个还不行他真的就没办法了。

  “我无所谓,只要吴哲看着顺眼就好。”袁朗一手扶着话筒,右手指间挟着一支烟。

  电话那一头安静了一会,齐桓缓缓道:“你别老是想着吴哲会不会满意。”

52书库推荐浏览: 桔子树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