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雕之双黄蛋_烟波江南【完结+番外】

  《(射雕同人)射雕之双黄蛋》作者:烟波江南文案

  黄老邪很邪,黄小邪也很邪,当双黄一起邪的时候,这就变成了“邪”星荟萃。

  且看双黄如何演绎他们的“蛋”疼史,一切尽在双黄蛋。

  双黄蛋,今天你看了吗?

  内容标签:不伦之恋 穿越时空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黄涟 ┃ 配角:黄药师,黄蓉 ┃ 其它:父子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一章(修文) …

  黄涟很郁闷,九年义务教育三年高中四年大学十六年的学习,虽说不上寒窗苦读,但也算是刻苦,如今又变成了半文盲。

  把手中毛笔放到一边,甩了甩有些累了的小手,苦着脸看着纸上终于有点样子的东西。

  “弟弟,你好笨。”一边一起练字的小女孩拿着黄涟刚刚写出来的字,说道。

  小女孩只有六岁大,却也从精致的五官看出,长大必定是个美人。特别是女孩的那双灵动的眼睛,更是增添了几分颜色。

  黄涟有着和女孩八分相似的外貌,只是那双黑白分明的桃花眼总给人一种水汪汪好欺负的感觉。

  “我背书比你快。”黄涟说的是实话,不过说完,他就觉得有些羞愧了。

  他上辈子和这辈子年龄加起来都足有三十了,还和一个六岁的小女孩计较这些,实在够他脸红的。

  其实黄涟也够倒霉,好不容易熬到不用上学了,谁知一场意外就夺去了他的生命,等他再醒来,就来到了金庸的小说世界,还成了一个小说里从来没有的人物。

  黄药师的小儿子,黄蓉的同胞弟弟。

  看过射雕的人都知道,黄药师可是真正的全才。

  上至天文,下至地理,文韬武略,样样有门,诗词歌赋,书画琴棋,八卦算数,无有不成,医卜星象,阴阳五行,奇门遁甲,皆在胸中,农田水利,商经兵法,柴米油盐,无所不能。

  身为黄药师的儿子,黄涟表示压力很大。

  不过,黄涟从生下来身体就不好,根本不如姐姐黄蓉健康,几次都差点被阎王收去。

  也多亏了黄药师精通医术,硬生生给黄涟从鬼门关拽了回来,现在虽每日都需喝药,身体也好了许多。

  “喝药。”黄药师身穿青色长袍,形相清癯,风姿隽爽,单手端着一青瓷小碗,放到黄涟面前。

  黄蓉有些同情地看了眼黄涟,就扑到黄药师怀里,“爹爹,爹爹,弟弟的字还是没有我的好看。”

  黄药师眼神柔和了点,伸手摸了摸黄蓉的脑袋。

  黄涟端着药,白嫩的小脸皱成了一团,像一个刚刚蒸好的包子,添了几分可爱。

  就算已经喝了六年,黄涟还是喝不惯这药,又苦又涩。

  可怜巴巴地看了眼黄药师,黄涟还是闭着眼睛,仰头一口气把药喝了进去。

  黄涟刚把碗放下,黄蓉就赶紧从一边的小食盒里捏出一大块糖,放进黄涟的嘴里。

  小时候,她看爹爹天天给弟弟熬药却不给自己吃,就偷偷尝过一口,自那以后,每次看到黄涟喝药,黄蓉都是满满的心疼。

  “涟儿的字确实没有蓉儿的好。”黄药师看小儿子吃完药,就拿起他们练的字,说道,“还需勤加练习。”

  “是,爹爹。”黄涟站到黄蓉身边,同为六岁的黄涟,竟比黄蓉还低上半个头,这也是黄涟最不满意的地方。

  黄涟记得外人对黄药师的评价多是离经叛道,狂傲不羁,厌恶俗世,更有一个黄老邪的外号,可是他对子女是真真的好。

  他和黄蓉的启蒙学习都是黄药师教导的,甚至他每天吃的药也都是黄药师亲手熬的。

  黄药师给他端来的时候,温度也刚刚适合,正好入嘴。

  当黄涟更小的时候,每次发病黄药师都是彻夜陪伴,百年难得一见的珍贵药材更是不要钱的用在黄涟身上。

  还有黄蓉,虽是个有些任性的孩子,可是对黄涟这个弟弟也是好的不得了,每次黄涟生病,都会陪着黄涟,从不出去玩耍,就算是黄涟睡着了也是一样。

  黄涟还记得黄蓉跟黄药师说的话,我要好好学武功。

  黄药师点点头,没有问黄蓉为什么,可是黄蓉自己扑到黄药师怀里,等我成为天下第一了,我就去外面给弟弟找药,一定能找到彻底治好弟弟的药,谁不把药给我,我就抢过来。

  这也多亏了黄蓉是黄药师的女儿,要是别人的女儿,说了这话,怕是不被家长打一顿也会吵一顿绝对不会教导武功了。

  可是黄药师却觉得黄蓉极好,爱护弟弟,还有目标计划。

  自此,黄涟把黄药师和黄蓉真正当做自己的亲人了,而不再只是一本小说中的人物。

  也不知道是心态好了还是黄药师的药管用了,黄涟的身体也渐渐好了起来,只是还不能过激的运动。

  吃过午饭,休息半个时辰后,黄药师就开始教黄蓉和黄涟练武。

  黄涟可谓是先天不足,娘胎里带出来的体弱多病,也多亏了黄药师博学多才,要不黄涟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学武了。

  黄蓉已经练熟了碧波掌法,正在学习落英神剑掌,落英神剑掌本是从剑法变化而得,攻敌时,双臂挥动,四面八方都是掌影,或五虚一实,或八虚一实,真如桃林中狂风忽起,万花齐落一般,妙在姿态飘逸,宛若翩翩起舞。(百度)

  而黄涟正在学兰花拂穴手,在射雕中那本是黄蓉的独门武功。书中记载,拇指与食指扣起,余下三指略张,手指如一枝兰花般伸出,姿势美妙已极。讲究“快、准、奇、清”。尤以“清”字诀最难,需出手优雅,气度闲逸,轻描淡写,行若无事。

  如今因为黄涟身体差,那些运动量太大的武学,黄涟是无缘去学了,黄药师又不愿自己的小儿子手无缚鸡之力,就择了这套武学教导。

  黄涟学的认真,毕竟身为男儿,在小时候都曾想过要变成一代高手,只是当时没有机会,现在黄涟有了机会,还有这么好的条件,自然更加努力。

  “爹爹,手是这样吗?”黄涟的声音糯糯的,水汪汪的眼睛巴巴地看着黄药师,总觉得他摆出来的动作比自己优雅的多。

  黄药师蹲下身子,帮小儿子把几个姿势摆正确后,又看黄涟打了一遍,才点了下头。

  “爹爹……”黄蓉天资聪慧,可谓是练武奇才,又得黄药师从小教导,小小年纪武功已经不弱,她练完落英神剑掌后,就扑到黄药师怀里,“爹爹,爹爹,弟弟累了,该休息了。”

  “我才不累,是你想偷懒。”黄涟哼了一声,很有气势地说道。

  “过犹不及。”黄药师看了黄涟一眼,说道。

  黄涟没声了,低下头,双手背在身后,脚尖在地上画圈圈。

  黄蓉在黄药师身后偷偷给黄涟做鬼脸。

  黄涟瞪了黄蓉一眼,抬头那双水汪汪的桃花眼带着几分可怜兮兮的感觉,“知道了,爹爹。”说完,就到一边休息去了。

  他也知黄药师是为他好,黄蓉每天学习两个时辰的武功,而他最多一个时辰,再多一点他的身体就受不住。

  “蓉儿,继续。”在黄蓉逗自家弟弟的时候,黄药师开口道。

  黄蓉得意洋洋的小脸顿时皱巴了起来,黄涟倒是乐了,两指按住眼角,往下一拽,舌头一吐,摇头晃脑逗黄蓉。

  黄药师自然看到一双儿女做的事情,却也只当没看到。

  黄涟坐在一软椅上,他记得书中所述桃花岛为“海风中夹着扑鼻花香,远远望去,岛上郁郁葱葱,一团绿、一团红、一团黄、一团紫,端的是繁花似锦。”

  可是只有真正住在这里的人才知道,桃花岛有多美。

  黄涟甚至觉得,桃花岛堪比那仙境。

  哑仆用锦被盖住黄涟的腿后,又递上了一杯热茶,黄涟喝了一口,就拿过一边小桌上的书,看了起来。

  黄涟看的是关于奇门遁甲类的,毕竟黄药师生平最得意的学问就是奇门五行之术,其除了尽通先贤所学之外,尚有不少独特的创见,发前人之所未发,端的非同小可。

  作为黄药师的继承人,黄涟自是要学习这些。

  他的内在条件实在比不过黄药师,黄药师这样的奇才该说是百年难得一遇,就连黄蓉也只得了黄药师的皮毛,已经算得上博学多才了,更何苦黄药师本人。

  惊才绝艳也不足以形容。

  内在条件不够,外在条件补充。

  黄涟有个好爹,他看的书都是黄药师精选出来的,甚至上面还有其批注,等他把这些看懂,也就足矣了。

  黄涟还记得,当时他才几个月大,黄药师刚丧妻不久,那时候的黄药师经常坐在他们两个的摇篮边,照顾他们两个不假人手,从最开始的生疏到后来的熟练。

52书库推荐浏览: hp同人小说作品| 父子文小说作品| 烟波江南小说作品|空间文| 阿豆| 马伯庸| 笙离| 综漫| 草泥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