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诱受_水龙吟L【完结】

   《重生之诱受》作者:水龙吟L

  文案:

  水墨白这辈子对不起两个人:一个是被他叫了十多年的‘父亲’,实则是他同父异母的哥哥,水龙吟;而另一个就是他自己。

  对于重生,水墨白认为这是老天给他的一颗后悔药。

  吞下后悔药,水墨白从上辈子的渣受脱变为诱受,一步步诱惑着……开始他重生后的幸福生活。

  ~﹡~﹡~﹡~﹡~﹡~﹡~﹡~﹡~﹡~﹡~﹡~﹡~﹡~

  水墨白说:水龙吟,这辈子、就这辈子,我会偿还你,好好地偿还你。这一生一世我绝对不会再让你流出半分苦涩地笑容。

  水龙吟说:我们相爱是罪孽,水家会断子绝孙。

  水墨白说:水龙吟,上辈子,你能爱上我;这辈子,我依旧能让你爱上我。

  水龙吟说:所有罪孽由我一人承担,阎王殿上我一人向祖先谢罪。

  内容标签:虐恋情深 天作之和 黑帮情仇

  搜索关键字:主角:水墨白、水龙吟 ┃ 配角:白洛、水天翔 ┃ 其它:重生、水龙吟L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1、重生 …

  作者有话要说:散花,终于开坑了。

  欢迎新老顾客光顾。

  这几天《宅男》即将完结。

  老龙携两儿子前来露面

  孤寂的背影,粉红色的气氛,哎呦!!

  以后作者有话说里面,咱放小剧场哦!

  花园内,水墨白坐在一张紫香藤木的贵妃椅上,已是年老色衰、油尽灯枯。他脸色苍白,各种皱纹布满在皮肤上,五官仍能看出俊美的影子。

  水墨白耷拉着眼皮躺在藤椅上,气若游丝。半响,水墨白抬起重重地眼皮,仿佛这如此简单的动作都耗尽他最后一丝力气。

  水墨白耷拉地眼皮,在隙缝中看了眼跪了一地的子孙与下属。

  花园内,气氛凝重,鸦雀无声。

  跪倒在水墨白面前的人们,他们的眼中虽有凝重之色,脸上却看不出有丝毫哀伤之情。

  静候等待老人离去的子孙们显得有些薄情,这不是他们的错,而是水墨白已经交代过:“别用哭声惊扰到我的轮回路。人在江湖、早晚是要还的,我能活到八十七才还,是喜。”

  “主母,这潜龙岛我们会照应好。”出口的人是跪在水墨白身侧的长孙。他低着头,虽过多年,叫出那个称呼时,语气依旧夹杂了几分的慌张。主母,是潜龙岛的第二个主人,也是岛主的妻子。

  如果是一个女人,这是无尚荣耀。

  可是,水墨白是个货真价实的男人,对他来说这是一种屈辱,是一种性别上的侮辱,是对他这个人的抹杀。几十年前,在水龙吟尚未死之时,有人这么水墨白,水墨白脸上定会当场冷了下来,碰上他心情好,抽你两耳掴子算你运气好;碰上他心情不好时,捅你几刀,你也不能吭出半点声。

  而现在的水墨白,他躺在藤椅上一脸安详,不可见地点了点头,脸上再无当年的厌恶。

  水墨白享年八十七,他是上任岛主的私生子,岛主在水墨白出生之死就被仇家暗算,一直没能入岛。

  直到现任岛主水龙吟坐稳潜龙岛主这个位置后,这才完成上任岛主的临终遗愿把水墨白接了回来,那年水墨白已十二岁。

  十二岁,不大的年龄,却已能分清善恶是非,道德伦常。

  入岛后,水龙吟告诉水墨白,他是的他儿子,并对他是关怀备至,呵护有加,宝贝的有些过头。

  毋庸置疑,水墨白的的确确享受到一段美好的少年时光。

  直到,水墨白十六岁那年在岸边救下一名少女。

  十六岁的水墨白正是情窦初开的年龄,与少女连日相处下来,可想而知——水墨白喜欢上了少女。

  年少的水墨白心中藏不住事,他想把这份喜悦跟人分享。

  那天,阳光明媚,蔚蓝的天际还飘着几朵白云。

  水墨白带着激动兴奋的心情闯进水龙吟的书房,小孩用着情窦初开才会有的羞涩告诉水龙吟他有了喜欢的人。那一天对水墨白来说是一场噩梦,是一只无形的手把他深深地推向了地狱的深渊。

  撕心裂肺的痛夹杂着少年的哭声与咒骂。

  哭声消失,水墨白已经身在地狱。

  第二天,水墨白强忍着身上的痛楚醒来,看着自己身处的卧室,视线飘向窗外。窗外,乌云密布,阴霾潮湿,是个阴天,水墨白看着窗外发起怔来。

  水墨白想无视掉眼前的一切,身上一阵阵的痛楚,只当做这是一场噩梦,梦醒之后,一切都会恢复原样。

  就想这阴雨天,终会雨过天晴。

  良久,水墨白隐约察觉到有人走了进来,站在他的身侧,水墨白丝毫未动,直到那个人叫了他一声:“主母。”霎时,水墨白瞳孔放大,全身巨颤,昨日的屈辱、咒骂、泪水、还有那撕心裂肺的痛如大浪般涌入脑海。

  一股由内心深处发酵出来的恶心让水墨白趴在床上干呕起来。

  从那天起,潜龙岛上再也没有叫水墨白的小少爷,只有一位名叫水墨白的少年主母,而那张稚嫩的脸上再也没有出现过十六岁少年该有的神色;。

  至于被水墨白救上来的少女,他再也没有见过。水墨白没有去问,也没有去查,因为没必要。

  十年,整整十年,水墨白跟被他称之为‘父亲’的男人纠缠了十年,在这期间水墨白逃过,闹过,可是他逃不掉……命运的枷锁把他们连了一起。

  当年的潜龙岛如不定时炸弹,人人自危,一直到水龙吟惨死在他怀中。

  水墨白呆坐在地上,脸上与身上染满了怀中人的血。

  闻风赶来的下属震惊地看着眼前的一幕——他们的主母抱着被货车刚碾过的主子坐在地上,主子那张英俊脸已看不出原来的样貌,一坨一坨的脑浆不断从分裂的脑壳中泄了出来。

  水墨白神色呆滞,他坐在地上一动不动,没有人敢上前一步,深怕惊扰到那一直被岛主呵护的人儿。

  怀中身体逐渐僵冷,水墨白的心也渐渐沉了下去,他理不清现在是什么感觉。

  水墨白非常清楚,他恨,恨着自己怀中的人,是这个人强上了他,是这个人不顾他的意愿把主母的位置硬塞给了他,是这个人把他拉下了罪恶的深渊。

  纵使如此,他却从来没有想过这个人会死,会离开自己……

  水墨白想哭,却怎么都无法哭出来。他甚至怀疑是不是十六岁那年哭的太多,自己的泪腺已经分泌不出眼泪这种液体。还有内心深处那一抽一抽无法停止的痛,这一切都让他有一种将要窒息感觉。

  怀中的人因保护他而被车撞死,水墨白看着这一切,感受到内心的彷徨,却他依旧不明白自己对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

  可是,有一点水墨白却清楚的知道,他自由了,真正的自由。

  水龙吟死后,水墨白当家作主。他跌破众人眼睛,竟没有坐上岛主之位。

52书库推荐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