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秀才和大猎户_涩涩儿【完结+番外】(4)

  林二丫眼睛红了红,低着头不说话,手上利索倒利索的紧,帮着林大丫摊了喷香的韭菜鸡蛋饼,还烧了一小锅杂粮粥,三碗鸡蛋羹。

  林大丫去林安屋子里把空了的红糖碗端了过来,手腕上还挂了两包草药。见林二丫正在分鸡蛋饼,就说:“分出一盘子给莫大娘家送去就行了,秦大哥过来了,说是要和哥一起吃饭。”

  林二丫呆了呆,木然的分好鸡蛋饼,忽然扯住林大丫的袖子:“姐,真的没法子了么?要不我替哥哥嫁给秦大哥?就算秦大哥将来打我骂我,只要哥哥能有前程,我也认了。”

  林大丫眼一红,忙忙又睁大眼睛,将衣袖抽回来,照着林二丫的后背打了几下,气道:“混说什么?这话是你一个女娃能说的?秦大哥不但是哥哥的未婚夫,还是我们林家一家的恩人,你不想着报恩,反而明知秦大哥只喜男子,却要嫁给他,这哪里是报恩,根本就是结仇!”

  林二丫虽然小,但村子里的女娃什么不知道呢?她也知道自己这念头不对,可是想到两次中了秀才头名的哥哥,就忍不住有这种匪夷所思的念头。只是错就是错,她只能干站着让林大丫打。

  可是,林二丫还是忍不住道:“可是大姐,哥哥一旦嫁给了秦大哥,将来就算考中了状元,朝廷也不会封官的,哥哥将来……将来最多当个夫子,还要被旁人讲究……我、我舍不得哥哥这样受苦。”

  “我不会让他受苦。”

  一个低沉的男音传来,两姐妹吓了一跳。

  回头看去,就见一青衣短褐的高壮男子,正站在厨房门口,睁着一双黑沉沉的眸子,平静地看着她们。

  第3章 被灌药的小秀才

  “秦、秦大哥?”

  林大丫和林二丫呆了呆,不知所措。

  秦止淡淡地看了二人一眼,上前一步,看着厨房的东西,问:“我来端安哥儿和我的食物。”

  林大丫忙忙把一大盘子鸡蛋饼、一海碗的杂粮粥、一碗鸡蛋羹放在一块平滑的木板上,又放好碗筷,递给秦止。

  秦止端着木板就离开了。

  回到林安的房间时,秦止就发现林安在抬头往房顶看。

  房顶破了一个脸盆大的大洞,还有数个小洞。

  这会子正是夏末,天还不算冷,但再过些时候,天气骤冷,或是下上一场大雨……

  林安顿时苦了脸,颇为惆怅。

  人家穿越来要么就是达官贵人,要么虽然穷,但有一副可以奋斗种田的好身体,就他现在这个身体,在阴湿冰冷的地下水牢里泡了半个月的小腿,就算是没有受别的酷刑,这文弱书生的身子也毁了大半了。

  别说是种田了,就是想要爬个房顶,补个洞,估计都能半路摔下来。

  难道要大丫上去补?

  林安面色登时更苦。

  秦止把东西放在房间里的一张瘸腿的桌子上,桌子登时晃了两下,险险没洒出粥来。

  林安:“……”这穷的!

  秦止:“吃饭。”毫不奇怪的坐下,然后伸出脚,用脚尖垫住瘸腿的那只桌子腿儿。

  林安:“……”

  两人虽说已经定亲了,但彼此并不熟悉,尤其是秦止比林安大了十岁。林安才三岁不懂事儿的时候,秦止生得高壮,吃得还多,干脆被家里后母撺掇着,当成十六岁的成丁,给送出去为家里服徭役,一去就是十三年,给秦家省了六次的徭役名额。

  原身林安只在母亲的丧礼上见过秦止一面,就一命呜呼了。

  穿越过来的林安一直昏迷在床上,整日昏昏沉沉,也就是今天刚醒,就碰上了衙门里的师爷跑来看他的事情。

  林安想,如果原身没把他的记忆留下,他估计当时立马就能露馅了。

  两人一句话都没说的吃完了一顿饭。

  林安是病号,理直气壮地干坐着。

  秦止收回垫桌子腿的脚,开始收拾碗筷,擦桌子,然后要推门出去。

  林安说:“秦大哥待会还过来?”

  秦止定定地看着林安,半晌才说:“三哥。”

  林安:“?”

  秦止:“我在家中行三,你以后,叫我三哥。”

  林安也觉得叫“秦大哥”很奇怪,闻言就点了头:“三哥,你待会还过来么?我有事情要说。”

  秦止板着脸说:“你晚上的药还没喝。”所以他一会肯定过来。

  而且……秦止抬头看了眼林安的屋顶,趁着天还没黑地太透,还得给林安把屋顶给补了。

  可惜准备好一肚子话的林安,没能等到秦止给他送药,就昏昏沉沉的趴在瘸腿的桌子上睡着了。

  秦止过来后,看了一会,就熟练的给林安脱鞋脱衣,扛到床上靠着,也不叫醒林安,捏着林安的下巴就给人灌药。

  整个过程林安都没醒。

  秦止把人给放进薄被里,趁机捏了捏少年微凉的手,皱眉。这才是夏末,少年身体就凉成这样。等到冬天,那要怎么过?

  还有,林安就算是被怀疑科举舞弊,可终究才十六岁,刚刚摸到成丁的门槛,看脸的话,顶多算是个孩子,怎么都不该被关到水牢里整整半个月,一个审讯他的都没有。这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等到林安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已经到了第二天的晌午。

  他抬头看看屋顶,屋顶上的动已经被补好了。

  “哥哥,你醒了?”孩童软糯的声音响起。

  林安刚想坐起来,就被一个脑袋上顶着两个发髻的娃娃给扑倒了。

  “平哥儿……”

  “哥哥,坏人来欺负大姐了!他们要退大姐的亲!他们还说哥哥的坏话!哥哥,他们那么坏,哥哥带平哥儿去打他们好不好?”

  林平糊了一脸的眼泪鼻涕在林安的被子上。

  林安一面忧愁自己晚上大概会睡不着的事实,一面更加忧愁的发现,他果断被一个三岁小孩压得坐起不来。

  行动力跟不上的林安,只能张嘴说:“……平哥儿,姐妹被欺负,你是男子,当为姐妹想法子出气,而不是一味哭泣。”

  三岁的林平听得懵懵懂懂:“可是哥哥,平哥儿还是好难受,好想哭!”

  林安:“……那你让哥哥起来,哥哥去解决问题,为大丫出气,平哥儿就在这学小姑娘哭,好不好?”

  突然不哭了的林平:“哥哥有法子?”瞪大眼睛瞅着他哥。

  林安面无表情的看着贴着他的脸的包子脸:“你把哥哥拉起来,哥哥就有法子。”

  于是林安终于从床上坐了起来,一面穿衣梳头,一面听着林平磕磕巴巴的把王家来退亲的事情说完。

  王家是隔壁王家村的富户,家里两个老人,一个儿子一个姑娘,几个长工,统共三十亩田地,县里还有个粮铺,那可真算是富户了。

  王家当初会看上林大丫,一来是王家小子看中了林大丫相貌清秀,亲娘又有一手刺绣的本身,林大丫身为长女,肯定也学到了不少,二来么,自然是林大丫有个会读书的哥哥。

52书库推荐浏览: 种田文小说作品| 涩涩儿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