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秀才和大猎户_涩涩儿【完结+番外】(3)

  里正不吭声了,里正婆娘这样抱怨着,可是手上动作却干脆,一会子功夫就备了四十个鸡蛋、半罐子糖、一小片白肉,还有两串铜钱。

  里正瞅了那竹篮里的东西一眼,道:“把肉拿了,给安哥儿家里担上十斤白面。他们家被分出来的时候,可是丁点东西都没分着。粮食……恐怕也是要买着吃的。”

  里正婆娘脸色一变:“那也不用白面。咱们家也就留了三十斤白面给我大孙子吃,平常谁也舍不得吃。这次怎么能……”

  “叫你去你就去!”里正瞪了婆娘一眼。

  里正婆娘边擦眼角边说:“我都跟了你这么多年了,你就为了一个小辈这样和我吵,就不怕家里晚辈看笑话?”

  里正不怕婆娘吵,就怕婆娘哭,头疼了一会,才说出他的另一个打算:“头发长见识短!安哥儿功名恢复了,名下就能有二十亩田地不用交税!他分家的时候一共才分了两亩地,剩下的十八亩地……”

  里正婆娘反应过来,按照本朝律令,考上秀才的,不但可以见官不跪,四处游历不需路引,还会免除徭役和大部分赋税。其中每个秀才名下可以有二十亩田地免田赋。安哥儿功名恢复,名下又只有两亩田地,她男人还是村子里的里正……

  里正婆娘动作立刻麻利了许多。

  林安家里被堵了个水泄不通。

  林安身子不好,原本还睡着。后来来的人太多,又是一副不见到林安誓不罢休的模样,林安只能强撑着起了身,跟特意来看他的人周旋。

  村子里的人当然知道林安身子不好,原本是想着跟林安说上两句话,把东西撂下就走,让林安记得自己的情就好了。只是谁也没料到,林安他居然不要肉!还不要他们塞的钱!

  “这肉可是新割得啊,安哥儿你身子那么差,站都站不住,不吃点肉补补,那怎么能行?”

  “就是就是,咱们也就是拿来了两串钱,给你们应应急而已,这可算不得什么。安哥儿就收下,也没人说你啥子。”

  本来么,林安以十六岁的年龄考上了秀才,让他们村将来有依靠,现在给他凑点份子钱都是该当的。怎么这安哥儿愣是不肯听呢?

  林安穿着长袍,却是摇头苦笑。

  直到里正带着婆娘来了,拿着烟杆隔空点了众人几下,好生替林安解释了一番,众人才明白过来,这读书人都有讲究——他们庄户人家,家里长辈没了,守孝三年,不穿鲜亮的衣服,不嫁不娶,这就算是守孝了。至于肉,庄户人家干的是力气活,没钱的人家就罢了,但凡有点家底的人家,隔上十天半月,总要吃上一回肉,好歹解解嘴馋,然后斗志昂扬的继续干力气活去。

  可是林安眼看着得了功名,却是讲究起来了。

  林安没料到在林家分家时一直避而不出的里正,这会子却来替他出头了。

  他稍稍想了想,就对着众人一拱手,苦笑道:“诸位叔伯兄弟,婶婶嫂嫂,不是林安不识好歹,图讲虚名。只是寡母青年守寡,为着我们兄妹四人不肯再嫁,青春虚耗数载。更为了林安能有银钱读书,能有机会考得功名,日夜做绣活不得眠,双眼更是……因着林安而哭瞎。寡母之恩义,我们四兄妹如何能忘?区区百日不食荤腥,也是我们兄妹唯一能为寡母做的了。”

  林安的一番话,让众人缓了缓脸色。是了,林安虚讲究,把他们衬得不孝顺了是不假。可是别的不看,但看林安那寡母为这四兄妹早晚辛苦,哭瞎了眼睛,林安这个“虚讲究”,也就不是那么碍眼了。

  里正道:“百日不食荤腥?”

  林安身子摇摇欲坠,叹道:“家中还有两亩田地,将来家里也是要种田养家,我们四兄妹无一成年,这样的力气活干下来,却不沾荤腥,涂讲虚礼,亏了自己的身子,那才是傻了的。”

  林二丫最是机灵,一边帮着大姐扶着兄长,一边哭道:“哥哥以前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我们本就是庄户人家,要不是娘为着我们兄妹哭瞎了眼睛,让我们兄妹愧疚心疼,我们、我们也不会……”

  众人原本看着林安一家“讲究”起来,像是和他们要划清界限似的,心中多少有些不舒服。可是这会子听着林安只打算守上百日,其他的还是和大家伙儿一样,也就没说什么了。

  带着肉的,赶紧回去换了别的东西回来,看着里正给了面,他们给不起白面,粗粮却还是能匀出一点来的;带了两串钱的,在和林家你推我让之后,到底是留下了一串走了。

  这送东西、收东西看着简单,却也让林安兄妹忙活了一下午,到了傍晚,家家户户都开饭了,这才都走了个干净。

  “哥,你先去床上躺着,我去给你倒碗红糖水。”大丫看着林安脸色惨白,忙扶着林安回了房间。

  林安知道自己这个身体因为头悬梁锥刺股,宁可不吃饭也要读书的缘故,稍稍有些低血糖,平常还好,这两场大病下来,身体虚弱的厉害,如果不好好养着,以后也有的麻烦。

  于是他也只好端着那碗红糖水,捏着鼻子喝下去了——他可是记得真真的,上辈子的时候,这红糖水,可是女生在大姨妈来的时候才会喝的!

  现在好了,他这一重生,不但要像个女人一样的“嫁”出去,还要时时刻刻记得补血什么的,林安终于明白五味杂陈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了。

  林大丫跑去给哥哥煮红糖水了,林二丫把东西抱起来分别放好,就迟疑的跑过来看哥哥了。

  “哥,你晚上想吃什么?大家送来了很多鸡蛋还有菜,我们终于不用吃野菜了!”林家这段时间拮据的很,虽然有猎户帮忙,可是林大丫和林二丫也实在不好意思让猎户为了这个给他们钱去买菜,因此两个人愣是趁着春夏的天气,每天跑出去挖野菜来做菜给家里人吃。

  林安知道这段时间两个妹妹都辛苦了,摸了摸二丫的头,“二丫想吃什么,就做什么,别心疼东西,咱们一家都得好好补补身体。做好饭,就去把平哥儿和茂哥儿接回来。”

  茂哥儿是那猎户的小侄子,七月十五鬼节出生的。父母都不肯要他,是那猎户回来,看他可怜才养着的。

  林二丫点头,就要跑出去。

  “急什么,我还没说完呢。”林安笑着道,“做上两碗蛋羹给两个小的吃,然后再摊些鸡蛋饼,留下咱们一家吃的,别忘了给隔壁送过去。”

  隔壁除了莫大婶一家,就是那猎户的家了。

  猎户昨个儿打了只狐狸,虽然是杂色的,今个儿还是带着狐狸去县城里了。临走前,还说卖了狐狸,把林安的药给买回来。眼看天色擦黑,那猎户也该回来了。

  林二丫张了张嘴,闷声闷气的点了点头,就去厨房做饭了。他们家欠那猎户这么多,就算哥哥的功名恢复了,可是他们家怎么有脸面在把这门婚事给推了呢?

  况且,就算是把婚事给推了,哥哥也要背上一个不信义的名声,将来做官都不好做。

52书库推荐浏览: 种田文小说作品| 涩涩儿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