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重生之逃离_尘世之殇【完结+番外】

   书名:双重生之逃离

  作者:尘世之殇

  重生前云奚爱惨了韩烨修,甚至面对韩烨修的出轨以及殴打依旧矢志不渝。然而,在他临死的那一刻才发现,自己深爱的这个人根本对自己不屑一顾,六年的感情最终换回的却是一声无情的“别来烦我”。

  重生前韩烨修渣到至极,为了寻求所谓的刺激,他将和自己相恋三年的情人赶出家门。三年的放纵换来的却是无尽的空虚,直到他在那间窄小的洗手间发现死去的云奚时,才醒悟其实自己一直爱着这个人。

  云奚:既然重生,我必将割舍,从你身边逃离。

  韩烨修:既然重生,我必将全心全意疼你、爱你,弥补上一世对你的亏欠。

  一句话文案:这是一篇渣攻变忠犬,贱受变冰山的双重生文

  本文1V1,HE,微虐,入坑请慎重

  内容标签:重生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云奚、韩烨修 ┃ 配角:唐皓 ┃ 其它:双重生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 1 章

  布置单一的几十平小房子内充斥着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儿,循着味道来到卫生间,只见一名身穿白色衬衫的年轻男子正趴在马桶边缘咳得撕心裂肺,浅黄色的磨砂地板上泛着点点血迹,原本应该是清水的马桶内也已经被鲜血染得通红。

  男子一手紧紧拽着腹部,脸上呈现出灰白之色,显然已经是濒死状态。大量的鲜血从嘴里涌出,男子惨然一笑背靠着马桶坐在冰凉的地板上,白色的衬衫上也染了不少血迹。即使面露灰败,也难以掩盖住他清俊之色。

  喘息一番后,男子哆嗦着手从裤兜里掏出手机解锁,屏幕上赫然是一张合照,照片上是两名男子,一人清俊年少一人俊朗如斯,长相清俊的少年抱着另一人的胳膊甜甜地笑着,就连眼睛也弯

  成了好看的月牙形。而长相俊朗的男子眉头微微蹙着,似乎对照相很是反感。

  男子微勾着嘴角伸出手指,在见到指尖的血迹时,男子微微皱了皱眉头在衬衫上蹭了两下,直到确定指尖没有血迹后这才满意地将手指移到屏幕上细细地描摹着。男子名叫云奚,二十四岁的年纪却患上了胃癌晚期。

  喉间一阵搔痒,云奚一手捂着嘴再次咳嗽起来,粘稠的血液顺着指缝滴落在胸前白色的衬衫上,胃部已经痛到麻木。渐渐地,云奚的咳嗽声逐渐虚弱下来,抽出放在一旁的纸巾随意地擦了擦嘴角的血迹,云奚再次举着手机解锁熟练地拨出了一个号码。

  即使是已经虚弱无力,云奚依旧固执地举着手机凑到耳边,漫长的嘟声让他的心情由忐忑渐渐转为平静,就在他即将放弃时,对方却突然接通了电话。

  黯淡的眼睛突然一亮,云奚好看的嘴角微微勾着,“烨修……”

  “不是让你别再来烦我了吗!有话快说,我现在很忙。”

  冰冷得毫无感情的嗓音伴随着震耳的音乐声以及划拳声从听筒里传来,云奚自嘲地笑了笑,“没事,就想听听你的声音。”

  “听够了吗?”

  剧烈的疼痛从胃部传来,云奚一手紧紧拽着腹部微微点头,“嗯。”

  “那就别来烦我!”

  拽着腹部的手指慢慢松开,云奚收起脸上的自嘲低低地应着:“好。”

  挂掉电话,云奚再次描摹着屏幕上的照片,这张照片是他高中毕业时照的,站在他身旁的男人叫韩烨修,是他爱了六年的人,前三年幸福甜蜜,后三年痛不欲生。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云奚再次深深地看了一眼照片里的烨修随后单手微扬,还亮着白光的手机就这样滑落在充斥着鲜血的马桶中,溅出的血水滴落在云奚的背部,晕散成几块血渍。

  较之先前更为剧烈的疼痛从胃部传来,云奚无力地滑倒在地板上,沉闷的咳嗽声在狭小的洗手间内扩散直至嘶哑最后停止,黯淡的双眼最终缓缓闭上,眉宇间一片平和。

  烨修,如你所愿。

  ******

  酒巢是S市著名的酒吧,能够在这里消费的一般都是有钱有势的金主。豪华的包房内坐满了人,有西装革履的,也有穿着妖娆的。震耳的音乐声以及划拳声使得这间包房热闹非凡。

  坐在正中间的是一名身穿银灰色西装的男人,男人有着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庞,即使是这么随意地坐着,依旧掩饰不住他身上凌厉的气质。

  “韩总,再喝一杯吧。”一名长相漂亮的少年手执一杯红酒递到男人眼前,大眼睛内波光流转。

  看着眼前的红酒,男人微微挑眉,“你就这样拿给我喝。”

  少年脸上的笑一僵,随后恼怒地瞪了男人一眼,扬头喝掉杯里的红酒一手撑住男人的大腿凑近男人嘴边。

  掌下的震动让少年和男人均是一震,抬手推开少年,男人皱着眉头掏出兜里的手机,莹白的屏幕上闪烁的‘云奚’两字让男人眉间的褶皱更深,犹豫了一番,男人最终还是按下了接听。

  “烨修……”

  略显虚弱的嗓音从听筒里传出,韩烨修不明白对方这次又是耍了什么花招,于是不耐烦道:“不是让你别来烦我吗?有什么事快说,我现在很忙!”

  被韩烨修推开的少年缓缓将口中的红酒咽下,殷红的嘴角勾出一抹笑。

  电话里有短暂的停顿,就在韩烨修准备挂掉电话时,云奚的声音再次传来,“没事,只是想听听你的声音。”

  韩烨修冷冷一笑,“现在听够了吗?”

  “嗯。”

  “那就别来烦我。”

  “好。”

  挂掉电话,韩烨修直接抠出电板将手机扔到一旁仰靠在沙发上。

  “哟,烨修,你这是喝醉了?”

  戏谑的声音从另一边传来,韩烨修摆摆手示意对方没事。

  那人是了解韩烨修的脾气的,于是他撇撇嘴又继续和身边的人划起酒拳来。

  “韩总……”

  韩烨修抬眼面无表情地看向凑到自己眼前的少年,“你也别来烦我。”

  少年先是一愣,随后讪讪地点点头坐直了身体。

  韩烨修一手盖眼,思绪渐渐放空。认识云奚有多久了呢?七年还是八年?大约是八年吧。那时候才发现性向的他在第一眼见到云奚时就决定要让这个人归自己所有,于是他出钱资助身为孤儿的云奚上学,从高中一直到大学毕业。

  他花了两年的时间让云奚依赖自己并爱上自己,在云奚十八岁那一年,他如愿得到了云奚。之后两个人相恋了三年,他渐渐地开始感到腻歪。总是温声体贴的云奚给不了他想要的刺激感,于是他开始在外面找各式各样的男孩,对云奚也越发冷漠,生气时还会对他动拳脚相向。

  可是云奚从来不会抱怨他,也不会恨他,就连发现他在外面乱来,也只是笑着对他说“没关系”,他开始怀疑这个人是不是真的爱他,如果爱,又怎么会容忍他在外面胡来?

  于是他越发地肆无忌惮起来,兴致来了还会把人带到和家里,然后这个人总会垂下眼轻声对他说:“我出去转转。”回来后又会像没事人一般为他洗衣做饭。

  后来,他开始对这种生活感到厌烦,他不想看到这个本该是他恋人的人像个没事人一般在他眼前晃荡。这种生活持续了两年后,他终于忍耐不住和这人提出了分手并将这人从家里赶了出去。纵使这个人苦苦哀求,他却没有丝毫心软,那时候他固执地认为自己已经不爱这个人了,直到现在,他也依旧这么认为着。

  最后一次见这个人是什么时候呢?啊,应该是半年前吧。那次这个人在‘酒巢’外静静地站着,比以前更加消瘦的他站在寒风中一眨不眨地盯着‘酒巢’大门,即使是穿着单薄的风衣,他却仿佛感觉不到阴寒的温度一般固执地等着自己出来。

  当他见到搂着别人的自己时,他只说了一句话——烨修,你还爱我吗?

  而自己也只是冷冷地看了这人一眼便搂着怀里的人径直离开,那时候自己是怎么想的呢?哦,这

  种卑微的人又怎么配得上他爱。

  没想到半年后这人再次给自己打电话,原以为这人又要哀求自己回到他身边,却没想到这人只是简单的说了两句便挂了电话,使得他心底没来由的感到一阵烦躁。

  耳边震耳的嘈杂让他越发烦躁起来,这三年来,他虽然找到了自己想要的刺激,却再也找不到曾经云奚给他的那份安心,浮华的背后带来的永远是无尽的空虚,而这些愿意跟着他的男孩甚至男人们也无非是为了他的钱。他们懂的比云奚多,却也比云奚复杂太多。

52书库推荐浏览: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