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少女攻[重生]_君埋泉下【完结】

   书名:《天下第一少女攻[重生]》

  作者:君埋泉下

  【文案】

  夏之衍招惹了一个神经病,这个人想替他洗澡,替他刷牙擦脸。做这一切的时候,眼睛还亮得吓人,嘴角甚至微微翘起,还蜜汁脸红(?)。

  夏之衍抵死不从,一朝被挚友害死,却发现只有这个深井冰愿意和他一起命赴黄泉。

  重回最好的年纪,来得及再次掌控自己的命运,他粉丝过亿,手握双金杯,被时尚界疯狂追捧,被投资人一掷千金求拍戏,他站上娱乐圈最巅峰。

  数千闪光灯包围着他,记者:如今站上巅峰地位,你脑子里想到的是什么?

  夏之衍回答:是不再辜负一个人。

  有一个人,用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决心喜欢着他,见他就脸红心跳,不见他就思之若狂,无论发生了什么都不分青红皂白地站在他这一边,无论过了多少年,都悸动如初恋。

  【注意:可以辱骂情节可以辱骂配角请不要辱骂主角!辱骂攻受两个人的请直接右上角!】

  1.互宠,双重生,攻重生后变成了少年时期的自己的第二人格

  2.清冷苏苏苏励志受vs外表强硬酷炫内心少女小娇花精分狼狗攻(没错他就是有这么多属性)

  3.整篇文走苏爽励志打脸风

  ~﹡~﹡~﹡~﹡~﹡~﹡~﹡~~﹡~﹡~﹡~﹡~﹡~﹡~﹡~

  内容标签: 重生 甜文 爽文 复仇虐渣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之衍,薛疏 ┃ 配角:陈沉 ┃ 其它:

  金牌作品简评:

  前世对薛疏的误解让夏之衍重活一世后,决定正视这段感情,也发现薛疏和他想象中的并不一样,那个人会脸红,会撒娇,逐渐触碰到夏之衍心底最柔软的那一块地方。两人携手并肩,在事业上闯荡出一片天。夏之衍从一个小明星做起,过五关斩六将,逐渐成为当红巨星,站在闪光灯下熠熠生辉。 两位主角的互动,呈现出爱情本来的样子,娓娓道来,讲述两人从校服到婚服的岁月。蓦然回首,那人就在你身边,两位主角始终坚守一份执着。这也是个励志的故事,主角从一无所有,逐渐靠自己的双手攀上顶峰,斩获梦想。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一章

  全都是血。

  躺在血泊中间的那个年轻男人俊脸上全都是血污,大喘着气,胸膛剧烈起伏,紧闭着眼睛,脸色苍白毫无生气。他的左胸口被子弹射中了一个大洞,鲜血从中流出,发出生命迅疾逝去的声音。

  他的身边跪了一群人,哭声恸天,呼天抢地。

  薛疏中枪这件事情很快便会不胫而走,引来各界人士躁动。他在望都的祖业、家产只怕会瞬间落入虎狼之手,这些薛疏在做这件事情之前,未必没有想过,可是他此时躺在血泊中,神情竟然带着完成一切的安稳平和。

  夏之衍茫然地站在人群外围,遥遥的看着。

  救护车呼啸而来,他挤在手忙脚乱的救治医生之中,跟着上了车。

  他蜷缩在救护车角落,盯着在心脏起搏器下被电击的薛疏,一下,两下,十几下,薛疏却仍然没能睁开眼睛。他失血太多,原本莹白的脸庞此刻惨无人色,此时的救治不过是徒劳。最后一次电击后,他的手腕从手术台上垂落。

  那两个为他进行急救的医生叹息了声,结局不言而喻。

  夏之衍有些呆滞,站到薛疏身边,伸出手,想要捂住他的伤口,手指却一下子穿透了他的身体。

  成为鬼魂三个月以来,夏之衍第一次感觉这么无力与绝望。

  他费劲地弯下僵硬的腰,用一种怪异的姿势将自己的脸贴在薛疏冰冷的手指上,小声道:“我现在让你摸一下脸,你快醒过来。”

  没有醒。

  也没有跳起来用那种欣喜若狂的眼神看着他。

  夏之衍坐到地上,茫然地抱着脑袋,不知道这一切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六个月前,夏之衍还没有死。

  他是个十八线小明星,虽不至于大红大紫,却也衣食无忧,经纪人好不容易给他拿到了一纸重要合约,他还在心底里期盼着自己即将咸鱼翻身,但没想到,要往上爬那么难,被一个浪头掀翻下去,却那么简单。

  被恶意合成照片、沾染桃色绯闻,紧接着圈内人爆料、恶意诽谤,紧紧是一夜之间,他就被推上了非议与舆论的风口浪尖,承受所有扑面而来的恶毒谩骂。公司迅速放弃了他,夏之衍向来知道在娱乐圈里混犹如在风雨中飘摇浮沉,但没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

  而打击他事业的罪魁祸首,说出来荒谬至极,根本无法启齿。

  他在圈子里混久了,也听过不少金主包养小明星的事情,男男女女都有,但从没想过这种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他长相十分俊朗,却并非散发骚气的小零一类。他不知道薛疏是何时何地看上了他,用这种手段毁掉他的名声,折磨他的傲气,逼他就范。

  毁了他的事业后,薛疏囚禁了他整整三个月。

  他本来以为,薛疏绑了他,无非想一场欢爱。

  但是他想错了,整整三个月,薛疏没有碰过他一次。而只是每天坐在一边,用炙热而亮晶晶的眼神看着他,还时不时脸红。

  夏之衍只觉得毛骨悚然,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招惹了这么个神经病。

  而这个神经病的目的,居然不是上床。

  他自暴自弃地主动爬薛疏的床时,薛疏除了俊脸烫红之外,还大发雷霆,十分生气,生气的后果就是更加限制他的自由。

  夏之衍被绑在床上,由薛疏亲自喂饭喂水。有一次薛疏有事出去,夏之衍让他的一个下属替自己倒一杯水,两个人仅仅是有一点肢体接触,薛疏撞见后脸色前所未有的阴沉可怕。

  这之后,夏之衍就再也没见过那个年轻的下属。

  甚至于,夏之衍上厕所双手双脚也是被绑住的,薛疏抱他进厕所,替他拉开裤子拉链,替他洗澡,替他刷牙擦脸。

  而做这一切的时候,薛疏眼睛亮得吓人,嘴角甚至微微翘起。

  他简直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被囚禁的三个月里,夏之衍刚开始愤怒、谩骂、挣扎、怒吼,到了后来逐渐沉默、崩溃、绝望。也终于弄清楚这个神经病的目的,居然是希望他喜欢上他。可怎么可能,他对薛疏,除了厌恶,就是深刻的恐惧。

  ——至少是那个时候。

  ……

  夏之衍怔怔地盯着医生给薛疏盖上白布,薛疏脸上血污已经被擦干净了,露出干净的脖颈来,右侧还有一处浅浅伤疤,十分熟悉。

  是那个晚上,他划开了薛疏的脖颈,才好不容易逃了出去。

  他不敢相信自己终于获得了自由,发了疯似的在路上狂奔一阵子后,才想起来接下来该怎么办。他的亲人几年前都不在了,身边无人可求助,他那时混乱的情绪像暴风骤雨一样搅弄在脑子里,令神经都快要崩溃了。第一反应自然是找十几年的好朋友,陈沉。

  他和陈沉虽然从小认识,也同在娱乐圈,但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每个行业都是二八原则,只有金字塔尖上的人才过得风光。比如陈沉,他生来就是聚光体,有身为钢琴家的父亲和影后母亲的身份加持,在演艺道路上走得很顺,年仅二十七就获得百金影帝,未来不可限量。

  而夏之衍则是个倒霉蛋,当时家里情况并不好,为了给弟弟治病,一脚蹚进了这个听说是来钱快的娱乐圈。

  在娱乐圈里赚到的第一桶金,去给弟弟治病的时候,却又因为陈沉在酒吧滋事给耽搁了,最后错过了最佳治疗期。他这么最后一个亲人也离他而去。

  他没有立场怪陈沉,只能反复怨恨自己。

  弟弟去世后,他一头扎进事业里,本来三个月前以为自己终于有了翻身的机会,还兴冲冲地打电话跟陈沉讲,谁知一夜之间就被现实拍回自己的泥巴坑里。

  ……

  他找到公用电话亭,打了电话给陈沉,倒是没有多加赘述,陈沉立刻给他提供了一个地址和一辆车子。他找到陈沉所说的停车场,在大雨里往山上的别墅赶。

  他也没有想到这一天他会死掉,当时大雨倾盆,乌云阴沉沉,没有一丝光。

  路过盘山口的时候,山上滑坡,副驾驶座上陈沉特意为他留的那只电话响了起来。电话那头说:“你这么心急赶过来,难不成,以为我是真的想帮你?”陈沉骨子里傲慢,可很会做人,即便生气也很少动怒,声音大多数时候都很是温柔。

  这时,夏之衍却从这话里听出了陌生的嘲讽。

  “什么意思?”他懵了。他一开始并不想把陈沉牵扯进薛疏的这趟浑水中来。

52书库推荐浏览: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